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
历史的画廊


  地下城的灯光长明,在那里分不清白天和黑夜。当“五用车”钻出地面,我看到血红的夕阳沉没在高楼大厦后面,这才意识到,我在地下世界度过了整整一个下午。
  当我们回到小虎子家里,可真热闹透了。
  隔壁的门开了,小虎子的爸爸妈妈从里面出来,跟我握手。
  隔壁的隔壁的门开了,小虎子的爷爷奶奶从里面出来,亲昵地拍着我的肩膀。
  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的门开了,小虎子的老爷爷老奶奶从里面出来,用手抚摸着我的脑袋瓜。
  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的门开了,小虎子的老老爷爷老老奶奶从里面出来,亲着我的脸蛋儿。
  哦,就在我采访地下禁区那时候,小虎子的爸爸妈妈的“抽屉房子”,从郊区搬过来了;小虎子的爷爷奶奶的“抽屉房子”,从海滨大楼搬过来了;小虎子的老爷爷老奶奶的“抽屉房子”,从湖滨大厦搬过来了;小虎子的老老爷爷老老奶奶的“抽屉房子”,从荷花大楼搬过来了。嗬,全家老老少少、大大小小10口人(加上铁蛋共11口)大会师了!
  小虎子的爸爸和妈妈,似乎是全家的中心。10口人,加上铁蛋和我,全都聚集在小虎子的爸爸妈妈那房间里,济济一堂,好不热闹。
  客厅当中,放着一张圆桌,不多不少,正好放着12张圆凳。我们12个人,正好坐一桌,虽说铁蛋不吃东西,也坐在那里凑热闹。
  小虎子的爸爸妈妈,已经准备好了饭菜。每人面前放着一杯橙黄色的橘子汁。
  小虎子的爸爸举起了自己面前的橘子汁,说道:“《三国演义》开头有句话,‘分久必合,合久必分’。我们家也是这样。平时‘分’,谁喜欢什么地方,就住到哪儿。每逢过年过节就‘合’,住到一起。今天,我们全家为了欢迎‘老朋友’兼‘小朋友’的小灵通,‘合’在一起。干杯,为欢迎小灵通而干杯!”
  晚上愉快的聚会,其实既是欢迎会,又是欢送会——我决定在次日中午离开未来市。
  我第一次漫游未来市,用了整整三天时间。这次故地再游,仍旧用了整整三天。
  我在《小灵通漫游未来》中,曾经写到过我当时的心情:
  说实在的,我是多么希望能在未来市多住几天。而小虎子和小燕呢?他们简直已经是第100次对我说了:小灵通,急什么,在我们这儿再往几天吧!
  然而,当我一想起编辑部交给我的采访任务,一想到编辑部的大朋友在焦急地等着我的稿子,还有那成千上万个小朋友在急切地等着看我写的新书,我就连一秒钟也不想多耽搁了!
  此时此刻,我的心情和那时那刻一样。
  在未来市,我只剩下最后一个上午了。我对小虎子和小燕说,在这个上午,我希望采访最值得一看的地方。
  “到历史博物馆去!”小虎子这么说。
  “到历史博物馆去!”小燕同样这么说。
  “对啰,历史博物馆最值得一看!”小虎子的爸爸、妈妈、爷爷、奶奶、老爷爷、老奶奶、老老爷爷、老老奶奶,也都这么说。
  吃过早饭以后,我和小虎子、小燕、铁蛋坐上“五用车”,直奔历史博物馆。
  历史博物馆的模样,有点像北京的天坛:下面是圆柱形的展览厅,四壁全是大块大块的玻璃,一派现代化建筑的味道;上面却是圆锥形的屋顶,装饰着天蓝色的琉璃瓦,一派古色古香。这似乎象征着它是一座“古今结合”的建筑。
  “五用车”来到历史博物馆门口,我正准备下车,没想到,“五用车”竟径直驶进展览厅。
  展览厅内宽敞明亮,人造大理石地面像镜子一样又平又光。
  令人奇怪的是,展览厅的内壁,盘着螺旋形的“公路”。观众们坐在各自的“五用车”里,沿着“公路”徐徐前进。一路上,陈列着许许多多化石、标本、模型、实物、图片、照片、机器之类,组成一条漫长的历史画廊。这画廊起码有好几公里长。幸亏是坐车参观,要不,会把腿都跑酸。
  哦,历史的画廊,也是历史的长河,它的上游是“过去”,它的中游是“现在”,它的下游是“未来”。
  “五用车”来到了“上游”,慢慢驶向“中游”、“下游”。
  在“上游”的源头,有一个巨大的蔚蓝色的球,在凌空徐徐转动。这个球,一望而知是个地球模型。可是,我弄不清楚它“无牵无挂”,怎么会凌空转动,仿佛宇航员在太空中看到的地球一般。
  旁边站着个机器人解说员,她指了指那蔚蓝色的球说道;“宇宙中有数以亿计的星球,我们的故乡——地球只是其中普通的一个。据说,地球的年龄至少已经有46亿‘岁’。在地球‘老爷爷’面前,人类只不过是个小孙子!”
  没想到,这时候走来一个男机器人,说道:“她讲得不对,人类在地球‘老爷爷’面前,连做个‘小孙子’的资格都不够!来,你们这些‘人’跟我来!”
  嗬,这男机器人挺神气地对我们这些“人”(他大概没看出车上的铁蛋不是“人”)说着。他朝前走,“五用车”也跟着他向前进。
  他来到一张巨大的挂历前面站住了。这挂历上画着12个月和各种各样的图画。
  机器人指着大挂历说:
  “在你们的面前,不是一张普通的挂历,而是46亿年当作一年,一个世纪算起来还不到一秒,把漫长的时间高度‘压缩’在这历史挂历中。”
  “如果把地球诞生的那一天算作元旦,那么,一直到2月份,地球表面才穿上了‘外衣’——地壳。”
  “到了4月份,地球上才出现最原始、最简单的古代生物。”
  “到了12月中旬,那是恐龙在地球上最昌盛的日子。”
  “一直到除夕——12月31日晚上Ic点钟,人类才在地球上出现。不过,那时候的人,还只是人科动物!”
  “一直到12月31日晚上11点55分,现代人才出现在地球上——现代人充其量只不过有着5万年的历史。”
  我赶紧拿出手提摄像机,拍下这大挂历。我觉得这大挂历画得实在太好了。它使我明白,那“过去”是多么多么漫长!
  这时候,刚才那位女机器人,不知道怎么也走了过来。她说:“诸位观众,请不要误会,以为‘现代人’就是穿西装、着皮鞋的人。来,你们这些‘人’跟我来,去见识见识现代人!”
  她一边说着,一边朝前走去。“五用车”跟着她向前进。
  走过小小的“单细胞动物”,走过漂亮的海星,走过柔软的文昌鱼,走过庞然大物——恐龙,走过古老的始祖鸟,走过已经绝迹的猛犸象,走过人类的近亲——类人猿,走过那熟悉的北京猿人,那女机器人停住了脚步。
  女机器人指着一个光着膀子、腰间围着兽皮短裙的“土里土气”的人,说道:“他就是现代人!”
  原来,只是因为现代人的模样儿,跟现在的人差不多,才叫“现代人”。“现代人”,并不是“现代化的人”!
  那位现代人在干什么呢?他正在用石块砸石块,砸出一把把石斧、石刀。他生活在“石器时代”。
  我想仔细看看他怎么砸石斧。没想到,由于挨得太近,一块石屑溅到我的脸上。我吓了一跳。用手一摸,脸上连皮都没有擦破。我明白了,眼前看到的现代人,只不过是“立体电视”罢了。
  “走,你们跟我往前走!”这时,男机器人追上来了,对我们说,“我们沿着时间的长河往前走,去看一看‘青铜时代’!”
  “五用车”跟着男机器人往前走。一路上,走过一个又一个时间的里程碑:
  写着“1万年前”的时间里程碑过去了,那时候农业诞生了。
  写着“公元前8000年”的时间里程碑过去了,那时候畜牧业诞生了。
  一块写着“公元前3000年”的时间里程碑出现在我们面前。男机器人站住了,说道:“青铜时代从这儿开始。”
  小燕对青铜镜挺感兴趣,拿起来照自己的脸,照了半天,才看到镜子中模模糊糊的人影儿。她说:“跟我的小玻璃镜相比,差多了!”
  小虎子拿起一块青铜币,掂了掂那沉重的分量,对我说:“小灵通,你出差的时候如果带一袋子青铜币,会把你累得连路都走不动!”
  喔,那青铜的编钟响了,那钟声悠扬,非常动人。
  喔,那青铜的“越王勾践剑”寒光闪闪,非常锋利。
  女机器人追上来了,她说:“跟我来,去看一看铁器时代!”
  她带领我们来观看一块时间里程碑,上面写着:“公元前2000年。”铁代替了青铜,开始了铁器时代——铁的武器,铁的工具……
  男机器人追上来了,他说:“别在历史长河的上游流连忘返。走,跟我来,大踏步地走向中游,那儿更加精彩!”
  走过中国的万里长城,走过中国古代的“四大发明”,走过希腊欧几里得的“几何学”,走过哥伦布发现的新大陆,走过列文虎克发现的微生物,走过牛顿的“运动三大定律”……
  男机器人在“18世纪”这块时间里程碑前站住了。他指着蒸汽机说道:“蒸汽机的诞生,开始了‘蒸汽时代’。”
  女机器人领着我们来到“19世纪”展览馆。她说:“发电机和电动机的诞生,又开始了‘电气时代’。”
  这时候,男机器人赶上来了。他和女机器人手拉着手,领着我们来到“20世纪”陈列馆。
  男机器人指着“1945年”这块时间里程碑说:“这一年,世界上第一颗原子弹爆炸,开始进入了‘原子能时代’。”
  女机器人指着“1946年”这块时间里程碑说:“这一年,世界上第一台电脑诞生了,开始了‘电脑时代’。”
  男机器人指着“1957年”这块时间里程碑说:“这一年,世界上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上天,开始了‘宇宙航行时代’。”
  女机器人这时向我们鞠了一躬,说道:“亲爱的人们,我们机器人的生日,到现在还没有考证出来。有人说,早在1773年瑞士的钟表技师贾凯·德洛斯父子,就制造了一个1米高的机器人,装上发条以后,这个机器人会拿着笔写字。不过,只有在1946年世界上有了电脑以后,我们机器人有了‘脑子’,才成了真正的能为人类服务的机器人。我们机器人是人类的忠实仆人。尽管有人说‘机器人时代’开始了,可是,在我们机器人看来,应该更确切地说,‘机器人为人类服务的时代’开始了!”
  男机器人这时也向我们鞠了一躬,说道:“‘机器人为人类服务的时代’开始了!”
  历史长河的“中游”结束了。
  “五用车”驶向“下游”,驶向未来。“下游”无穷无尽,无边无际。那两位机器人解说员不见了,不知去向。
  一个又一个时间里程碑,从我们的身边闪过:“21世纪”、“22世纪”、“23世纪”……“100世纪”、“1000世纪”、“1000O世纪”“1 0世纪”……
  “下游”除了一个个时间里程碑之外,一片空白,什么都没有。
  “五用车”沿着展览厅内螺旋形的“公路”不断向上盘旋,在一片空白中前进。
  “五用车”终于开到了展览厅顶部的出口处。
  在出口处,我看见一行令人深思的字:
  “未来是一朵美丽的花,花儿要靠小园丁们双手栽!”

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