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
地下禁区


  我的采访日程表,排得满满的,紧紧的。
  吃完中饭,连个盹儿都来不及打,我和小虎子、小燕、铁蛋又坐进“五用车”出发了。
  上午,“五用车”曾路过地下的高速公路。那高速公路有点像地下铁道,“五用车”只能单向行驶。高速公路不算太宽,路边除了塑料墙壁之外,什么都没有。听小虎子说,未来市地下不光有高速公路,还有一座庞大的地下城呢。我一听说地下城,当然挺感兴趣,决定下午到地下世界去采访。
  “五用车”驶进地下高速公路,拐了一个弯,驶入另一条地下公路,速度便慢下来。透过明净的车舱,我看见了像万花筒一样迷人的地下城!
  地下城的大街,竟然像北京的长安街一样宽广、笔直。一盏接一盏顶灯,雪亮雪亮的,连地上丢根绣花针,都看得清清楚楚的。
  街道两边的商店,一间挨着一间。商店的橱窗里,五颜六色的灯光,像一束束鲜花绽放。
  尽管在地下,清风习习,空气新鲜,一点也没有沉闷的感觉。
  地下城又大又深,一层又一层。环城公路是螺旋形的,像盘山公路一般。
  “五用车”沿着环城公路向地下深处驶去。
  公路两边花花绿绿的橱窗,渐渐稀少了。小虎子告诉我,商业区、住宅区在地下城的上层。现在是工厂区——地下城的中层。
  真的,工厂一家连着一家。“未来市化工厂”、“未来市冶炼厂”、“未来市发电厂”……一块又一块闪光的厂牌,从眼前掠过。
  在我的印象里,工厂总是跟“烟囱像森林”联系在一起。可是,眼前那么多工厂闪过去了,我没有看见一根烟囱。尤其是发电厂,那烟囱常常是羊群里的骆驼——数它最高,可是,“未来市发电厂”居然也没有烟囱。
  “烟囱哪里去了?”我问小虎子。
  “这儿的工厂不烧煤。”小虎子回答说。
  “那烧什么呢?”
  “什么也不烧!”
  “什么也不烧怎么能发电?”
  “老师说过,地球是个大火炉,越深越热。地心的熔岩,温度有几千摄氏度,甚至上万摄氏度。现在,未来市的许多工厂搬到地下,用的都是地热,当然不需要烟囱了!”小虎子说道。
  “怎么很少看见工人?”
  “这儿的工厂,很多是自动化工厂。还有的工厂让机器人在那里工作。机器人可以24小时连轴转,用不着‘三班倒’,也用不着上下班。它们永远在上班。”
  “五用车”沿着地下环城公路,驶往地下深处。我很想知道,在地下城最深的地方,究竟是什么样子?
  突然,“五用车”刹车了。环城公路当中,亮着一盏巨大的红灯。红灯两边,是八个由霓虹灯管组成的红色大字:   
地下禁区 不准通行

  作为记者,职业养成了打破沙锅问到底的习惯。越是“不准通行”,越是“禁区”,我越想看个究竟。
  我们几个下了车。迎面,竟是一堵严严实实的铁墙。铁墙的上方,跟环城公路的拱顶相接,连一条小缝都没有。
  铁墙正中,有一道铁门。铁门紧闭,旁边有盏小红灯,灯下有个按钮。
  “这儿你们来过吗?”我问小虎子和小燕。
  他们摇摇头。
  “这铁墙后面是干什么的?”
  他们又摇摇头。
  我猜想,灯下的那个按钮,也许是门铃按钮。我试着用手指按了一下。
  半晌不见动静。
  我又按了一下。
  仍不见动静。
  干脆,我把手指一直按在电钮上。
  还是没人来开门。
  小虎子是个急性子。他伸出小拳头,擂那铁门。小拳头擂红了,铁门仍纹丝不动。
  过了好久,铁门上突然开了一个小小的窗口。一张戴着橄榄绿镶着黄边大沿帽的脸,出现在窗口。看上去,仿佛是一张嵌在镜框里的照片,那窗口恰好成了四方的镜框。
  “你们干什么?”那声音冷冷的。
  小虎子和小燕吓了一跳,不敢吱声。我连忙说:“我是小记者,想来采访。”
  “这儿是什么地方,你知道吗?”那声音依旧冷冷的。
  我答不上来。说实在的,我连铁墙后边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。可是,我又不能说“越是不准通行的地方,我越是想去看看”。
  “这儿是禁区!”警察用很严肃的口气说道,“只有指纹已存入电脑档案的手指按这电铃,铁门才会打开。无关人员一概拒绝入内。记者只有经过未来市政府批准,办好手续,才能入内。”
  “警察叔叔,他是小灵通!”这时候,小虎子凑上来,说了一句。
  “小灵通?就是《未来时报》上报道的著名小记者小灵通?”警察叔叔那冷冷的口气变热了。
  “对!对!对!”小虎子、小燕、铁蛋连声说道。
  “把记者证给我看一下。”警察叔叔说。
  我赶紧掏出红底金字的记者证,从小窗口递了进去。
  突然,铁门向旁边移动,露出一尺来宽的空隙。我们四个赶紧侧着身子挤了进去。我们刚一进去,铁门就自动关上了。
  警察叔叔用手拍了拍我的脑袋瓜,说道:“小灵通,你是远道而来的小客人,我们打破惯例,让你进入禁区参观。不过,这儿是禁区,你务必严格遵守这里的一切规定。”
  我点头答应了。
  警察叔叔说:“这儿不能乱跑。前面有三道门,每一道门都装有看不见的放射性射线‘门帘’。这‘门帘’非常厉害,连小虫子都飞不过去。只要一碰上这‘门帘’,马上栽下来,死在那里!”
  听警察叔叔这么一说,我的每一根汗毛都竖了起来。小虎子最爱东摸西跑的,听了这话,两只手臂笔直垂了下来,紧贴在裤缝上,那副“老实”模样,我从来也没见过。
  “来,请上车。”警察叔叔带着我们登上一辆坦克车。车里又小又狭,关上车门以后,非常闷。警察叔叔告诉我,这辆坦克披着厚厚的铅甲。铅能挡住放射性射线。只有坐上这样的铅坦克,才能通过那无比厉害的“门帘”。
  铅坦克向前驶去,那声音在地下道里发出巨大的反响,给面前的地下禁区更增添神秘的色彩。
  地下禁区是什么地方?是生产原子能的工厂?是军事重地?我暗暗猜测着。
  铅坦克像个问罐头,连一扇小窗也没有,缓缓地向前行驶,不知它开到什么地方。
  铅坦克开了好一阵子,大概是过了那三道“门帘”了吧,终于停了下来,门自动打开。
  我们走下来,松了一口气。
  使我感到惊讶的是,面前既不是机要部门,也不是原子能工厂或军事重地,却是食品工厂的包装车间。机器在那里自动包装,把从传送带上不断送来的白色的东西,装进塑料盒里,然后送进冷藏库贮存。
  那些白色的东西是什么呢?
  我走近传送带,哦,看上去好像是虾仁。
  我感到奇怪,生产虾仁用得着这样戒备森严?
  我们紧跟在警察叔叔后边,参观这座奇特的地下工厂。
  这儿的车间都是密闭的,门窗关得紧紧的。我们只能从窗口朝里看看,不准入内。
  在一个车间里,我看到一层层架子上,有许多白色的东西在蠕动,远远望去,一片白茫茫,看不真切。不过,至少可以断定,那白色的东西不是虾仁,因为虾仁怎么能蠕动呢?
  从另一个车间的窗口望进去,我吓了一跳:里面黑压压的,许多黑色的东西在飞来飞去,连窗玻璃上也歇着好多个。隔着玻璃,我看得清清楚楚,那是苍蝇!
  原来,这是一家苍蝇工厂。那“虾仁”是苍蝇的幼虫——白白胖胖的蛆!
  怪不得车间里的门窗紧闭,设下一道又一道“门帘”,为的是不让一只苍蝇逃出去。
  警察叔叔告诉我,未来市的垃圾经过粉碎,通过管道送到这里,成为苍蝇的美餐佳肴。苍蝇在这儿安家,繁殖后代。那些白白胖胖的蛆,营养价值不比虾仁差。100吨蛆,含有40多吨脂肪和40多吨蛋白质哩!
  “这些蛆运出去,变成苍蝇可不得了!”我有点担心。
  “不会变苍蝇的。运出去的时候,经过那三道‘门帘’,全给放射性射线杀死了。”警察叔叔答道。
  “谁高兴吃蛆?恶心死了!”小燕插嘴说。
  “喂鸡喂鸭呀!”警察叔叔幽默地说,“蛆吃垃圾,鸡和鸭吃蛆,你吃鸡和鸭!”
  我们一听,都乐了。
  在这家工厂里,我还参观了“白蚁车间”。那些白蚁也养得白白胖胖。听说,一斤白蚁含的脂肪,比一斤牛肉含的脂肪还多。白蚁还含有许多氨基酸,味道可鲜美呢,鸡鸭最喜欢吃。
  这儿的“蝗虫车间”、“蟑螂车间”,也挺“热闹”,每天的产量十分惊人。
  苍蝇、白蚁、蝗虫、蟑螂都是害虫,除了这儿,在未来市已经把它们一扫而光。正因为这样,这儿戒备森严,绝不允许有一只活的害虫溜出去。
  警察叔叔说,这儿也像一座监狱——害虫监狱!
  在这里,害虫们再也没办法传播疾病,只好乖乖地服从人的命令,成为蛋白质的生产者,成为脂肪的生产者。
  当我离开地下禁区的时候,发觉坦克里有股药水味儿。那是因为坦克只有经过彻底消毒、灭菌、杀虫,才允许开出去。要严防那些害虫躲在坦克里蒙混过关。

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