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
一举两得


  我在未来市医院10楼采访“病人机器人”,花去了不少时间。整个医院大楼有50多层,显然,即使走马观花,也得跑上一两天。
  “陈教授,哪一层最有意思,我就上哪一层采访。”我说。
  陈教授抓了抓后脑勺,一时拿不定主意。他思索了一会儿,忽然说:“小灵通,我带你上最高层,那儿也许最有趣!”
  “行,听你的。”
  我们跟着陈教授,坐着电梯,来到顶层。
  电梯的门一开,我就觉得好笑。小虎子和小燕也一眼就发觉了。小燕忍住了笑。只有小虎子说什么也忍不住,扑哧一声,笑出声音来了。唉,他这一笑,弄得我和小燕也忍不住了,都哧哧地笑了。
  是啊,怎么不惹人发笑呢?不知道怎么搞的,顶层的走廊里,那白色的长椅上,一溜儿坐着一排胖子,一个比一个胖!
  对了,那边有一张床那么大的椅子上,坐着一个最胖最胖的胖子。他起码有三个下巴,头颈上的肉像一个个面包横放在那里。他一人独坐,磨盘一样的屁股坐满整个椅子。他胖得走不动,幸亏他坐的是“机械椅”,那四条椅腿可以像马腿一样走动。
  “他们得了肥胖病,是吗?”我问陈教授。
  “不错。”陈教授点了点头,说道,“未来市的居民,大部分是脑力劳动者。在实现了‘信息化’以后,好多人用不着去单位上班,在家里就能办公,用电视电话、电脑交换信息。走动少了,加上营养又好,很容易发胖。尽管我们天天在报纸、电视、广播里宣传,要加强体育锻炼,可是有些人就是懒得运动,一下子便像吃了发酵粉似的胖了起来。现在,癌症已经不是大敌,可是,肥胖病成了未来市的‘流行病’!”
  我沿着长长的走廊走着,一路上,椅子上坐着许多胖子,个个肥头大耳,大腹便便。
  再往前走,迎面挂着两个大字“静”、“冷”。
  陈教授弯下腰来,关照我们说:“在前面的病房里参观,不能说话,要保持安静。”
  他还特别叮嘱我:“小记者同志,那儿不许用闪光灯拍照!”
  还没有进病房,迎面便飕飕地吹来一阵冷风。我不由得打了个寒战,仿佛来到了滴水成冰的严冬季节。
  陈教授让我们穿上白色的防寒服。那防寒服的上衣和裤子、衣袖和手套、裤腿和鞋子,全都连在一起。穿好后再戴上透明的面罩,个个活像宇航员。不过,这儿的防寒服都太大了,我们几个穿了,走起路来都变得不利索了。
  陈教授领着我们走进病房。
  病房里的护士,跟我们一样,也穿着防寒服,像宇航员似的。那些病人——胖子们,个个躺在床上,盖着被子,都闭着眼睛睡熟了。
  护士们轻手轻脚地来回巡视着。我们也蹑手蹑脚,参观各个病房。
  前面几个病房里的病人,个个都胖得像刚出笼的馒头。中间几个病房里的病人有点胖,可也不算太胖。后面几个病房里的病人,一点也不胖,有的甚至还相当苗条呢。
  这些病人,全都昏昏沉沉地在睡觉,半天,才吐出一口气。
  再往前走,我看见护士把一张病床推出了病房。床的四脚都装了轱辘。病床被推进了另一个房间。我们也跟着进去。这儿温暖如春,护士们脱去了“宇航服”,我们也脱去了“宇航服”。
  护士给沉睡的病人打了一针。过了一会儿,病人睁开了眼睛。他用惊奇的目光打量着四周。
  护士来了,走到他跟前。
  病人开口说话了:“护士同志,我这一觉睡了多久?”
  护士看了一下挂在床头的卡片,说道:“你呀,一觉睡了两年零九天!”
  乖乖,一觉睡了两年零九天,我从来也没听说过哩。
  病人起床了。他刚一坐起来,赶紧用双手拉住自己的裤子说道:“我的裤子怎么会这样大?这样肥?”
  他系紧了裤带,可是,裤腰、裤腿那样肥大,看上去像穿了灯笼裤似的。他的上衣也挺大,看上去像穿了京剧演员的蟒袍。
  他对着镜子照了照,哈哈笑了。
  我、小虎子、小燕、铁蛋,也都哈哈笑了。在这个房间里,“保持安静”的禁令已经取消。
  “你去换套合身的衣服吧!”护士对病人说。
  病人换衣服去了。这时,护士摘下病人床头的病历卡给我看。
  病历卡上贴着那个病人进院时拍的全身照片,嗬,胖得像皮球。上面写着,体重254公斤!
  病人换好衣服来了。他穿了一身西装,步履轻捷,显得非常精神。
  “谢谢你,大夫!谢谢你,护士同志!”病人紧握着陈教授和护士的手说,“我可以出院了吧?我两年多没回家,巴不得马上回家。”
  “你别急,吃了点心才能出院。”陈教授说。
  护士端来了面包、熊猫奶。病人一口就咬掉半个面包。
  “你可得记住教训——不能吃得太多,每天要坚持体育锻炼。”陈教授对病人说,“要不,一年以后,你又会成为一个胖子,还得到我这儿‘冬眠’!”
  “大夫,谢谢你的叮嘱。我一定牢牢记住。”
  他虽然嘴巴上这么说,可是,一口气竟吃了五个面包,喝了五瓶熊猫奶。看那样子,简直饿坏了!
  病人走了以后,我赶紧问陈教授:“刚才你说的‘冬眠’是什么意思?”
  陈教授告诉我:每当严冬来临的时候,黑熊要拚命地吃东西,吃得胖胖的,然后躲进村洞冬眠,一睡就是四五个月。科学家们从黑熊的丘脑下部,提取到“冬眠激素”,用化学方法大量地生产这种激素。给肥胖病人注射“冬眠激素”,进行人工冬眠。这样一举两得,一方面,在冬眠中大量消耗了病人体内的脂肪,变胖为瘦;另一方面,人工冬眠使生命“冻结”,可以延年益寿呢。不过,在人工冬眠期间,务必安静,不能惊扰病人。正因为这样,人工冬眠病房,设在医院大楼的最高层。
  陈教授还告诉我:从未来市发射的宇宙飞船,如果要飞向遥远的星球,宇航员在飞船里也要进行人工冬眠,一睡就是几年、几十年。在人工冬眠中,给宇航员定时注射营养液,维持生命。这样,宇航员可以延年益寿,经过漫长的太空飞行,仍能活着到达目的地,活着返回地球。人类应该向黑熊致谢呢!
  已经中午了,我只好依依不舍地离开未来市医院。这次,我只参观了这幢大楼中的两层,已使我的眼界大开。我想以后有机会,一定再到未来市医院采访。

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