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
有趣的小插曲


  夜幕又悄悄降临。
  刚吃完晚饭,小虎子和小燕就到各自的房间里去了,大概是忙着去记日记、绘画、整理邮集了。他们的业余爱好是挺多的。
  我呢?心里挺矛盾的:今天上午在空中散步,下午在海底漫游,要赶紧把所见所闻记下来。可是,一听说晚上播映立体电视系列片《三国演义》,我又挺想看。
  一个猎人,没办法同时追两只兔子。我想,还是看立体电视吧,多么难得的机会。至于今天的见闻,看完电视再记,顶多开个夜车。
  电视观众只有两个——我和铁蛋。
  这部《三国演义》拍得真不错。千军万马在我的眼前厮杀,真带劲儿。我的屁股像被焊在椅子上似的,不愿离开。我看了一集又一集,不知不觉时间悄悄从身边溜掉。
  演到诸葛亮草船借箭了,我的四周浓雾弥漫,整个客厅像搬到了庐山。
  演到诸葛亮借东风了,我的耳边响起了呼呼风声,仿佛真的东风浩荡。
  演到火烧赤壁了,唷,风助火威,火借风势,曹操的战船起火了。那熊熊烈火,那震天动地的战鼓声、厮杀声,紧扣着我的心弦。
  “起火啦!快逃呀!起火啦!快逃呀!”曹操的军队在大火中抱头鼠窜,跳水的跳水,逃命的逃命,像热锅上的蚂蚁,乱成一片。
  就在这个时候,我忽然听见小虎子的惊叫声:“什么?着火啦?不得了!不得了!”
  紧接着,扑通一声,小虎子摔在地上。那声音好响,摔得一定不轻。
  我顾不得看电视了,霍地站了起来,想奔过去扶小虎子。没想到,我刚跨出前脚,就“乒”的一声,仰面摔在地板上,摔得好疼。
  铁蛋也站了起来,想把我拉起来。他呀,帮倒忙,摔了一个跟头,撞在我身上。
  这时候,客厅里电灯没开,立体电视还在继续播演,大火还在燃烧,火光中,曹操兵败如山倒,那些只顾逃命的士兵,不断从我们的身上“踩”过去。东吴的军队乘胜追击,三路人马赶来。中路的大将是周瑜、程普、徐盛、丁奉。左路大军为首的是韩当、蒋钦两员大将。右路大军为首的是周泰、陈武两员大将。三路大军全都从我们的身上“踏”过去。幸亏立体电视中的千军万马只是虚影而已,踩在身上不痛不痒,要不,早被踩成肉酱了!
  我不知道怎么会跌倒的,也不知道为什么爬不起来。地上本来是塑料地板,现在变得比冰还滑!
  “小燕!小燕!”我们三个人齐声喊小燕。
  小燕一开房门,猛不防,“叭”的一声,又掉在地板上。
  小虎子好不容易伸手掀开关,灯亮了,曹操和周瑜的兵马全都不见了。我们四个人都狼狈地趴在地上。我这才发觉,塑料地板上好像涂了一层油,变得溜滑溜滑的。
  我想扶着椅子站起来。没想到,我的手一碰到椅子,那椅子竟一下子滑到屋角了。
  “怪我不好,冒冒失失,错揪了‘防盗开关’。”小虎子跌得鼻青脸红,不好意思地说。
  “‘防盗开关’?什么是‘防盗开关’”?
  事情是这样的:小虎子刚才在用微电脑算题,算得晕头转向。忽然,他听见“起火啦!快逃呀!”的呼喊声,开门一看,唷,客厅里一片火海。他忘了这是立体电视,以为真的起火了。他赶紧去揿“消防开关”,没想到,忙中撤错,手指按在防盗开关上。顿时,安装在墙壁底部的“溜滑剂”,便喷洒在塑料地板上……
  “‘溜滑剂’?什么是‘溜滑剂’”?
  小虎子说:“上午你在空中少年宫里,不是看到溜冰场——那就是在玻璃上喷了溜滑剂。”
  “我还以为是真的冰哩。”我说道。
  “溜滑剂是一种高级润滑剂。在我们这儿,几乎所有的机器里都加溜滑剂,减少摩擦。用来防盗,只是它小小的用途——地板变得溜滑溜滑,小偷怎么也逃不走!”小虎子道。
  “哼,溜滑溜滑,把我摔得好疼!”小燕埋怨道。
  小燕这一说,大家都笑了。
  小虎子知道自己做错了事,尽管爬一步要跌三跤,他还是爬到了自己的卧室,拿出一瓶“消滑剂”,倒进一个喷壶。真有趣,喷壶喷到哪儿,哪儿就不滑了。
  “未来市也有小偷?”我问。
  “有,不多。”小虎子答道。
  小虎子的喷壶,总算把我、小燕和铁蛋都“解放”出来。
  喷完“消滑剂”,小虎子一头栽进沙发,长长地吐了一口气:“唉——”
  “怎么啦?不舒服?”我问道。
  小虎子这才点了点头说:“手臂疼,头也疼。”
  原来,刚才小虎子是忍着疼痛,喷完“消滑剂”的。他呀,总以为自己做错事,应当由自己来改正。
  “我的手也摔疼了。”小燕说。
  “快,快,我来叫急救车。”我问,“你们这儿急救站的电话号码是多少?”
  “用不着叫急救车。”小虎子说着,吃力地站了起来。
  他来到电视电话前,拨了一个号码。
  三秒钟后,屏幕上就出现一行字:“擦破了一点头皮,不要紧。”
  小虎子问:“电脑大夫,我的右手手臂骨折了吗?”
  屏幕上立即出现一行字:“请把右手举高。”
  三秒钟后,屏幕上出现一行字:“没有骨折。”
  小虎子朝小燕招招手。小燕来到电视电话跟前,也举起右手。
  三秒钟后,屏幕上出现一行字:“没有骨折。”
  “我虽然没有疼的感觉,不过——”这时,铁蛋也说话了,“刚才一摔跤,好像身上掉了一颗螺丝钉!”说着,他挤到电视电话跟前:“我身上是不是掉了一颗螺丝钉?”
  屏幕上立即出现两行字:“本电脑只给人看病。机器人看病,请打电话244244。”
  铁蛋打通了244244。
  三秒钟后,屏幕上出现好几行字:“你身上的所有零件完好无缺。所谓‘掉了一颗螺丝钉’,纯属机器人遇到意外打击后所产生的一种错觉。”
  荧光屏上的字幕消失了。
  这时候,小虎子乐了,说道:“刚才,我老觉得自己的手臂好像骨折,这大概‘纯属人遇到意外打击后所产生的一种错觉’。”
  小燕紧接着说:“我也有这种错觉。”
  我呢?老老实实地说:“我同样有这种错觉。”
  我刚说完,一阵欢乐的笑声,充满整个客厅。
  嘿,从溜滑剂到电视看病,这真是一段有趣的小插曲。
  小虎子笑罢,把粗壮的小手一挥说:“画图去!”
  小燕笑罢,把娇嫩的小手一扬说:“我绣花去!”
  铁蛋也笑了,把裹着泡沫橡胶的铁臂一甩说:“我赶紧给《未来时报》写稿去!”
  我呢?不看电视了,用手拿出了太空圆珠笔,沙沙地把我的见闻写下来——包括刚才这段有趣的小插曲。

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