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
静静的世界


  未来市的生活,像彩虹一样瑰丽多姿。
  我在空中散步,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上午。吃过午饭以后,“五用车”飞向湛蓝湛蓝的海洋。
  万里晴空,太阳把金色的光芒洒满海面。
  风平浪静,海面像一块无边无际的玻璃。
  “五用车”越飞越低,溅落在海面上,激起一阵雪白的浪花。“五用车”的翅膀自动收拢,变成一艘小汽艇,在海面航行。船尾留下一道长长的白色航迹,看上去就像喷气式飞机在蓝天上留下的航迹一样。
  铁蛋又诗兴大发,摇头晃脑,念起了自己的“新作”——《海上吟》:
  大海绿茵茵,
  蓝天蓝盈盈,
  绿茵茵啊绿茵茵,
  蓝盈盈啊蓝盈盈。
  我一听,这首诗只不过把他的《空中吟》颠倒了一下诗句的顺序,改了几个字而已。唉,可敬的“机器人诗人”,只不过这么点水平。幸亏他的电脑还有点自知之明,懂得颠倒了一下顺序的诗的质量比原作好不了多少,所以也就没有把“新作”向《未来时报》投稿。
  “哎,小灵通,地球表面70%是海洋,为什么叫‘地球’而不叫‘水球’、‘海球’?”小虎子冷不丁地向我提出了这么个怪问题。
  “大概因为我们的祖先生活在陆地上,他们的鼻子底下只看到陆地,就把我们人类居住的星球称为‘地球’。”我思索了一下,答复道。
  “小灵通,你说得不错。”小虎子道,“在我们未来市居民的鼻子底下,不光是看到陆地,还看到海洋。‘地球’这名字看样子得改。”
  “我的名字也得改。我已经不是铁面、铁身、铁手、铁脚的了,怎么还叫‘铁蛋’?”铁蛋插嘴道。
  铁蛋的话,惹得大家都笑了。
  这时,“五用车”的屁股一翘,钻进了海里,成了潜水艇。
  “五用车”的外壳是透明的,海水也是透明的,我仿佛来到了水晶宫。鱼儿从我跟前游过,虾儿从我身边溜过。
  我仰起头来朝上看,天空是银白色的,鱼儿的肚皮也是银白色的;我低下头来往下看,海是青灰色的,鱼儿的背脊也是青灰色的。我这才明白,鱼儿穿青灰色的“上衣”,穿银白色的“裙子”,原来不是为了好看,而是为了保护自己,不被敌害发现。
  我正在悠然自得地欣赏着水晶宫里的迷人美景,猛地,一条浑身银白色、足足有六七米长的大鱼朝我们袭来。它行动非常敏捷,绕着“五用车”兜一个圈子,然后,使劲儿一甩尾巴,消失在海水中。
  “大白鲨!”小虎子对我说。
  话音未落,大白鲨像一颗导弹似的,从正面朝“五用车”急急地直冲过来。
  哦,这家伙刚才是来“摸情况”的。这一回,正式发动进攻了!它似乎明白,只有从正面进攻,才能“咬”住“五用车”。
  它张开了血盆大口,那白色的尖牙有手指头那么粗。它使劲儿一咬,“五用车”震了一下。喀哒一声,大白鲨咬断了一颗牙齿,“五用车”安然无恙。这家伙欺软怕硬,咬不动“五用车”,尾巴一扫,闪电一般溜走了。
  我刚松了一口气,海里不知道什么东西在“燃烧”,冒出一股黑色浓烟。这浓烟包围了“五用车”。
  “加速!”小虎子一按电钮,“五用车”迅速前进,穿过了黑烟。
  我回头一看,嗬,一只巨大的乌贼,在那儿喷出“墨汁”!
  “五用车”在水晶宫里道游。我们跟虾兵蟹将打交道。
  “五用车”慢慢下降,贴近海底。这儿是浅海。阳光透过海水,淡淡地照耀着海底。
  海底平展展的,长着海草、海带、海藻、珊瑚、海葵。我仿佛来到一马平川的大草原。
  不过,一想到大草原,我就觉得眼前这海底“草原”好像缺了什么。对啦,对啦,我记起古代那首著名的民歌:
  天苍苍,野茫茫,
  风吹草低见牛羊。
  草原,怎么能没有牛羊?
  咦,远处有黑影在晃动。那是什么?
  近了,近了,我看见了,那黑影竟然是人!
  “有人?”我感到奇怪。海底怎么会有人?
  “那是我的‘铁哥们’!”铁蛋打趣地告诉我。
  嘿,原来是机器人!机器人不呼吸,在海底倒挺自由自在。不过,铁蛋的“兄弟们”到海底来干什么呢?
  咦,机器人在牧羊呢。羊怎么能够跑到海底吃草?
  咦,还有的机器人骑在马背上,在那里牧马、牧牛哩。马、牛怎么能够跑到海底吃草?
  难道是机器羊、机器马、机器牛?
  “五用车”刹车了,停在草原上。那些羊、马、牛一点也不怕陌生,都跑了过来(确切点讲,是游了过来),把“五用车”团团围住,好奇地伸出脑袋看着我。太拥挤了,有的甚至跑到“五用车”上面,“站”在我的头顶上哩。
  趁这机会,我细细打量它们,好一副古怪的长相:
  那羊,虽然浑身长着白色的羊毛,可是没有脚,却长着四只鱼鳍。那尾巴也成了一根鱼尾巴!
  那马、那牛更怪,长着牛头马嘴,浑身却披着银闪闪的鱼鳞。它们也没有脚,同样长着鱼尾巴。
  我想起我的任务,连忙拿出手提式电视摄像机,想把这些奇形怪状的牛、马、羊摄入镜头。不过,海底本来就不大明亮,像阴天似的,这么多牛、马、羊又把“五用车”围得水泄不通,里三层外三层,没办法拍摄。我请小虎子、小燕帮忙,把车里所有的灯都开亮。
  没想到,明亮的灯光,吓跑了牛、马、羊。刹那间,它们摇着尾巴,一哄而散,都不见了!
  机器人倒不怕灯光,反而走到车前。他们像哑巴似的做着手势。只有铁蛋懂得这特殊的“语言”,翻译给我听:“请立即关灯。不然,按照未来市市政府颁布的‘不得扰乱海底牧场’的规定,要罚款!”
  我连忙请小虎子、小燕关灯。
  这时,机器人把手举到前额,行礼致敬。
  “五用车”启动了,离开了海底。
  “这些奇怪的牛、马、羊,我从来也没见过!”我对小虎子说道。
  “它们叫‘牛鱼’、‘马鱼’、‘羊鱼’。”小虎子说出了一连串新鲜的名词,“它们是未来市遗传工程研究所培育的,在鱼的细胞中加进了牛、马、羊的基因。这么一来,它们能够像鱼那样用鳃呼吸,在海底生活;又能像牛、马、羊那样长牛肉、马肉、羊肉。”
  “还有牛奶、马奶、羊毛呢。”小燕补充道。
  “牛、马身上为什么不长毛?”
  “牛毛、马毛没人要!”
  “鲨鱼不吃它们?”
  “鲨鱼最喜欢吃它们呢!”
  “鲨鱼来了怎么办?”
  这时候,铁蛋插嘴说:“我的‘铁哥们’手里有驱鲨剂。”
  “驱鲨剂?”我问。
  小虎子告诉我,鲨鱼是“近视眼”,用灯光赶不走它们。不过,海里有一种小鱼,叫“摩西鲽”。摩西鲽虽然小,鲨鱼见了就逃。为什么呢?科学家从“摩西鲽”身上提取到一种牛奶一样的液体。鲨鱼一“闻”到这种液体,马上逃之夭夭。后来,科学家们用人工的方法大量制成这种液体——“驱鲨剂”,用来驱赶鲨鱼。鲨鱼,是海底草原上的豺狼!
  “大乌贼来了呢?”我又问。
  “一见大乌贼来了,机器人就冲上去。”小虎子说,“机器人是‘铁打的汉’,大乌贼对他没办法,只好放一通墨汁,溜走了。”
  哦,怪不得机器人在海底工作,他们是忠于职守的海底“牧民”!
  “我的‘铁哥们’不光是海底牧民。”铁蛋十分自豪地说,“我的‘铁哥们’还是海底工厂的工人哩。”
  “海底有工厂?”我问。
  “是的。”小虎子说,“那是在深海。那儿有许多机器人在开采海底的锰矿。”
  “我们上那儿看看去!”
  “不行。深海的压力很大,‘五用车’受不了。”
  “五用车”返航了。
  当“五用车”钻出海面,海上起风了。大风搅起了一排排巨浪,蓝色的海面上泛起了白花花的泡沫。可是,几秒钟之前,“五用车”在海面下,那儿却风平浪静。水晶宫,是一个静静的世界。
  “五用车”越飞越高,我俯瞰海面,啊,大风像一只无形的大钉耙,正在那里翻晒着蓝色的“稻谷”!

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