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
空中散步


  我们本来说好八点钟出发,参观“空中少年宫”。由于铁蛋“生病”,耽误了将近半个钟头。一直到了8点半,我和小虎子、小燕、铁蛋才坐上了“五用车”。
  “空中少年宫”,多么带劲、多么响亮的名字。昨天,我一听说未来市建成了一座“空中少年宫”,就把它列为我的第一个采访单位。我只到过地上的少年宫,从未去过“空中少年宫”,甚至还是第一次听说到这样的名字。然而,小虎子却说它是“老古董”!
  “五用车”离开屋顶,在空中飞行。小虎子和小燕低着头,都在看自己的手表。不,不,那是“多用表”。它既是手表,又是袖珍电视机,也是袖珍收录机,同时还是微电脑。此刻,小虎子在收看电视新闻节目,小燕在收看世界语电视讲座。他们俩都戴上了耳机,聚精会神。
  铁蛋呢?他手里拿着袖珍录音机,口中念念有词。嗬,这位“铁灵通”在空中诗兴大发,正在把自己的“即兴诗”用录音机录下来。
  我侧耳细听,听见“铁灵通”在吟诗:
  蓝天蓝盈盈,
  大地绿茵茵,
  蓝盈盈的蓝天啊,
  绿茵茵的……
  大概他没有随身带《音韵词典》的缘故,找不到合适的押韵的词儿,只好“绿茵茵的……绿茵茵的……绿茵茵的……”“茵”不下去了。
  忽然,“铁灵通”仿佛灵感来了似的,又重新吟哦起来:
  蓝天蓝盈盈,
  大地绿茵茵,
  蓝盈盈啊蓝盈盈,
  绿茵茵啊绿茵茵。
  他啪的一声,关上了录音机,显出满脸得意的神色。他拿出了袖珍无线电话:“喂,《未来时报》吗?我写了一首诗……什么……标题是什么……标题就叫《空中吟》吧……这首诗是分行的,押韵的,很短,很巧妙……”
  我听着,听着,抿着嘴儿笑。我的天,难道分行的、押韵的、很短、很巧妙就是诗?何况,“铁兄”的大作还谈不上“巧妙”!
  我撇开“铁灵通”,观赏起“蓝盈盈的蓝天”。“五用车”在自动飞向目的地。
  咦,在正前方“蓝盈盈的蓝天”上飘动着一个巨大的银色的“橄榄”。
  近了,近了,我看见那“橄榄”身上,漆着很大的星星火炬标志。我明白了,那一定就是“空中少年宫”。
  我虽然还是第一次亲眼看见这空中的庞然大物,不过,我见过它的画片。
  “它是飞艇,对吗?”我问道。
  “是的。飞艇不就是个老古董?”这时,小虎子已经摘下耳机。
  小虎子按动着自己的“多用表”上的小电键,然后把戴着“多用表”的手伸到我的跟前,还让我戴上了耳机。我从“多用表”那纪念邮票大小的荧光屏上,看到各式各样老掉牙的飞艇画片:
  1884年的“法国”号飞艇;
  1910年的德国“L2-7”号载客飞艇;
  1919年飞越大西洋的英国“R-14”号飞艇;
  1926年从罗马飞到北极的“诺奇”号飞艇;
  1929年用20天时间作环球飞行的德国“齐柏林伯爵”号飞艇;
  原来,这是“空中少年宫”播出的电视节目。这样,当小伙伴们在飞向“空中少年宫”的途中,就可以知道飞艇的发展历史。
  耳机里还传出解说员的说明词:
  “后来,为什么飞艇家族衰落了呢?”
  “因为早期的飞艇里是充满氢气的。氢气会燃烧,许多飞艇在空中烧毁了。”
  “人们用不会燃烧的氦气,代替氢气充进飞艇。不过,那时候飞艇的骨架还是用普通的钢材做的。大风会折断飞艇的‘脊梁骨’。”
  “这样,谁还敢去乘坐飞艇?飞艇的家族当然衰落了。”
  “现在,我们的科学家制成了又轻又结实的合金材料,用它来做飞艇的‘脊梁骨’,再在飞艇里充进氦气。这样的新飞艇,就既不怕风,也不怕火了。”
  “飞艇又时新了。”
  “我们的‘空中少年宫’,就是一艘新飞艇。”
  “空中少年宫”已经近在眼前了。
  “五用车”降落在“空中少年宫”的背上。嗬,那背上的停机坪,足足有四五个足球场那么大,已经有好多好多“五用车”停在上面。
  在巨大的停机坪上散步,云朵在身边飘荡,我仿佛来到了仙境。“蓝盈盈的蓝天”像天花板似的,仿佛跳一下就可以摸到。太阳好像也离得更近了。这儿的空气,像溪水一样清澈透明。虽说正是炎夏,风儿迎面吹来。凉丝丝的,叫人精神一爽。我觉得,这种“空中散步”惬意极了。哦,飞艇,你是多么可爱的“老古董”!
  我看到好多好多小伙伴在停机坪上蹦呀,跳呀;跳呀,蹦呀,红领巾在云雾中显得更加鲜艳。
  整个停机坪闪亮亮的,像一面巨大无比的镜子。小虎子告诉我,停机坪上铺的是“硅片”,它能吸收太阳能发电。“空中少年宫”是一艘太阳能飞艇,它在空中飞行,不用一滴油,也不用一块煤,不会污染那“蓝盈盈的蓝天”。
  “空中少年宫”像一座大楼,里面还有电梯呢。小虎子和小燕带着我上上下下,跑遍了每一层、每一个角落。
  在“空中少年宫”里,我看到了“空中剧场”、“空中电影院”、“空中天文观测站”、“空中气象台”、“空中摄影兴趣小组”、“空中美术爱好者小组”……甚至还有“空中游泳池”、“空中溜冰场”哩!
  小虎子告诉我,目前“空中少年宫”还只是一艘小型的飞艇哩。飞艇依靠氦气的浮力,不用花费什么,就能运载许多货物浮在空中。它是“空中轮船”。如今,在未来市上空有好多艘“空中轮船”在运货、运客,有的还开办了“空中旅馆”、“空中餐厅”、“空中疗养院”。
  高空空气清洁,病菌少,“空中医院”已经办起好几家。那些制造电脑的“脑细胞”——集成电路的工厂,最怕灰尘,现在也都搬到飞艇里,成了“空中工厂”哩。
  飞艇上装着望远镜。这望远镜不是仰看星星,却是俯视大地。我从望远镜里惊奇地看到,海上也有“老古董”——许多轮船上,装着巨大的风帆!不用问,装帆可以利用风力,节省能源。帆船是比飞艇更老的“老古董”。想不到,“老古董”在未来市也大显身手。不过,那帆船上装了电脑,能够自动控制帆的方向,使帆总是能够吹到最大的风力。
  金色的太阳已经升到我的头顶,我们坐上“五用车”返航了。
  在返航途中,小虎子和小燕又戴起了耳机。小虎子说:“这些零零碎碎的时间也可利用,它好比零头布。把许多零头布缝在一起,也能做整件的衣服哩。”
  铁蛋呢?拿出了袖珍无线电话。
  忽然,铁蛋高兴地搡了我一把,对我说:“刚才,《未来时报》编辑部在电话里告诉我,我写的‘小灵通参观空中少年宫’,已经登出来了!”
  “谢谢你,祝贺你,铁灵通!”我对铁蛋说道。我记起了铁蛋的那首诗,便问道,“你那首《空中吟》呢?”
  “没登。”铁蛋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,“被退稿啦!”
  “这儿退稿怎么退法?”我三句不离本行,问道。
  “退稿,就是编辑部给作者打个电话,说稿子不用了。编辑部通过电传机,把稿子退给作者。”铁蛋回答说,“我们这儿,什么事儿都办得快,什么事儿都讲究效率。稿子要用,几分钟之内就发表了。不用,顷刻之间,就可以把稿子退还给你。”
  “这么快呀!”我真是又惊讶又羡慕。

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