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
铁蛋的小兄弟


  也许由于我太累了,也许由于墙壁的隔音性能好,我一觉醒来,已经快7点钟了。
  我抬头一看,小虎子的床上空荡荡的,他早就起床了。
  我翻身下床,走出了卧室。
  真有意思,小虎子、小燕和铁蛋,正在那里各忙各的。
  小虎子蹲在门后,手里拿着螺丝刀,不知道在干什么。他一见到我,一把把我拉住,叫我也蹲下来,说几声“开门,开门”。
  原来,小虎子拆开了声音锁,要把我的声音也录在磁带上。这样,我也能把大门“喊”开。
  我试着来到门外,对着大门喊了一声“开门”。门果真自动开了!
  “小虎子,你真行,连修理声音锁也会。”我对小虎子说。
  “我不光是会摆弄声音锁,就连录音机、收音机、电视机、微电脑、机器人有点小毛小病,我也能对付。”小虎子说,“爸爸是我的‘师傅’,我的这点本事是从他那儿学来的。他常说,要从小做‘动手派’,别做‘伸手派’!”
  小燕正在阳台上舞剑。她的旁边放着摄像机。她舞一遍,看一遍录像。再舞,再看,一个人在那里忙得不可开交。
  最有意思的,要算是那位“铁灵通”了,他正捧着一本书在看哩。他看书的速度挺快,像点钞票似的,一页页飞快地翻过去。翻了一会儿,他踱方步了。踱了几步,又翻起书来。
  铁蛋在看什么书呢?我走近一瞧,吃了一惊:他手里拿的竟是《音韵词典》!
  “你看《音韵词典》干什么?”我好奇地问道。
  “我想写诗,不会押韵,所以看这本书。”
  嘿嘿,铁蛋也想写诗哩!我考考他:“铁蛋,你说说,诗有些什么特点?”
  铁蛋踱着方步,摆出一副诗人的架势,用诗一般的语言,答复了我的问题:
  写诗要押韵,
  诗句要分行。
  话要说得巧,
  话要说得短。
  那就是诗,
  那就是……那就是……”
  铁蛋说到这里,找不到合适的押韵的字眼儿,着急了,不踱方步了。他赶紧飞快地查起《音韵词典》来。
  “那就是……那就是……”这位“铁灵通”还是查不到合适的字眼儿。
  为了不使“铁灵通”尴尬,我也踱起方步,悄悄走开了。
  就在我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,忽听得铁蛋大喊一声:“那就是……哎哟!”
  我回头一看,吃了一惊:铁蛋怎么啦?
  此刻,他高举着双臂,像一个诗人处于最激动、最兴奋的状态,然而,他竟一动不动,像一座塑像似的。
  我赶紧踅回来,走到铁蛋跟前。呀!铁蛋“凝固”了,一动也不动,手里还拿着《音韵词典》呢!
  我连忙把小虎子、小燕喊来。小燕听了我诉说铁蛋刚才作诗的情景,便说:“一定是铁蛋太激动了,电压升高,短路了!”
  嗬,人激动的时候血压会升高;机器人一激动,电压也会升高!
  小虎子点了点头,说道:“铁蛋得病了,病得不轻。快,把急救箱打开,请他的‘小兄弟’给他看病!”
  铁蛋的“小兄弟”是谁?
  只见小燕打开了漆着红十字的急救箱,从里面取出一个小小的玻璃瓶,瓶里有一颗比人丹还小的药丸。
  小燕轻轻打开瓶盖,把小药丸取出,放在铁蛋的鼻子底下。那小药丸竟然会走路哩,大模大样走进了铁蛋的鼻孔!
  约莫过了20多分钟,铁蛋高举的双臂放下来了,眼珠子也转动起来了——一切恢复正常。
  这时,小药丸从铁蛋的鼻孔里走出来。小燕重新把它放入玻璃瓶。
  我把玻璃瓶拿过来一看,唷,那小药丸原来是小不点儿机器人!
  “这么小呀!”我很吃惊。
  “他是铁蛋的‘小兄弟’。”小虎子说,“这‘小铁蛋’不光是会爬进铁蛋身体里,替他修理电子线路,还能给人看病呢。病人可以像吃药丸似的,把‘小铁蛋’吞进肚子里。‘小铁蛋’就在病人的肚子里动手术。这么一来,病人用不着大开刀,少吃许多苦!”
  真想不到,小机器人的本事却不小哩!

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