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
假的像真的一样


  夜幕降临了。
  我站在窗边望出去,未来市的夜景真迷人:这儿是一片灯的海洋,是一座不夜城。最有趣的是,一颗颗“红星”不时从空中掠过。哦,那是“五用车”车头的红灯。即使在夜间,空中的交通还是那样繁忙。
  小虎子一按电钮,整块窗玻璃就变成漆黑一团,不再透明了。
  “来,小灵通,晚上请你看电视。”小虎子对我说。
  小虎子说着,端来四把椅子,放在客厅正中。
  我在椅子上坐好之后,小虎子问我喜欢看什么节目——新闻,歌曲,舞蹈,电影,电视剧,体育,科技世界……这儿的电视节目,是按照频道分类播出的,比如新闻频道一直播新闻节目。歌曲频道一直播歌曲节目……新闻频道只有几个。电影频道最多,有50来个,每个频道播出一部电影。
  “我当然喜欢看故事片啰!”我说道。
  “行。第101频道正在播放《西游记》,好看极了。”小虎子介绍道。
  我点头同意了。不过我感到奇怪,电视机的荧光屏不知道在哪里,叫我朝哪儿看呢?
  灯灭了,四周一片漆黑。
  忽然,我周围浓雾弥漫。唷,孙悟空翻了个跟头,腾云驾雾,来到我面前。他舞动着金箍棒,一会儿在我头顶上,一会儿跑到我背后,一会儿又来到我眼前,那金闪闪的金箍棒,差一点碰到我的脑袋……
  原来,这电视机竟然没有屏幕!
  “这叫‘立体电视’。”小虎子说道。
  怪不得,小虎子把椅子放在客厅的当中,为的是便于孙悟空在四周翻跟头!
  猪八戒来了。他大概偷偷喝了酒,走一步晃三晃。他走到我跟前时,一股酒味儿钻进我的鼻孔。他一晃,差一点倒在我的身上。我不由得伸手搡了他一把。我一搡,这才发觉,猪八戒是一团虚影罢了,我什么也没碰到。
  “这立体电视又叫‘全息电视’、‘激光电视’,孙悟空、猪八戒全是虚影,你别怕——就连老虎朝你扑过来,你也用不着害怕,保证伤不了你的半根毫毛!”小燕见我用手搡那虚影,连忙安慰我。她还说,“我第一次看立体电视的时候,曾经跑过去想抓住一个坏蛋,谁知道扑了个空,跌倒在地板上……”
  经小燕这么一说,我安心了些。我不住地提醒自己:这是在看立体电视,别把它当成真的。
  立体电视真好看,我着了迷。
  最精彩的一段,要算是孙悟空跟牛魔王斗法——七十二变。
  那牛魔王一下子变成了一只白鹤,在天上飞翔。我赶紧仰起头来观看。
  孙悟空变成了一只丹凤,朝白鹤猛扑过去。
  白鹤落到一片草地上,摇身一变,变成了一只香獐。我连忙朝前看。
  这时,丹凤也落了下来,变成一只老虎,大吼一声,把我吓出一身冷汗。
  那香獐摇身一变,变成一头金钱豹,一纵身,扑向老虎。
  最后,牛魔王现出原形,变成一头山一样的大白牛,朝我奔来。
  我吓得双手紧紧抱住脑袋,大声地喊:“小虎子——小燕——”铁蛋一把拉住了我。
  大白牛从我头顶跑过去了。一只牛蹄虽然踩在我身上,但我一点也没什么感觉。这时,我才猛然醒悟,我是在看立体电视!我笑了,铁蛋也笑了。唉,这立体电视明明是假的,却像真的一样!
  我看了看两旁,除了铁蛋之外,另外两张椅子空着——小虎子和小燕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悄悄走开了。他们不知道在干什么,就连我大声呼喊也没听见。
  小虎子和小燕到哪里去了呢?
  我站了起来,朝小虎子的卧室走去。房门虚掩着,我推门进去,唷,小虎子的双手像弹钢琴似的,在按着一排键钮,他的双眼紧盯着面前的荧光屏。
  他那么聚精会神,就连我站在他的背后,也一点没有觉察。
  我朝荧光屏看了一下,那上面不是电视节目,却是一连串的数字和公式。
  “小虎子,你在干什么?”我终于问道。
  小虎子见我站着,赶紧让座。他指着那些键钮和荧光屏说道,“这是微电脑。我在用它做暑假作业呢!”
  “暑假作业?”
  “是的。”小虎子说,“我们的暑假作业,是一盘磁带,题目都记录在磁带上。装入微电脑以后,就会一道一道显示在荧光屏上。我每天都要做习题。”
  “你们是怎么做习题的呢?”
  “喏,这就是题目。”小虎子指着荧光屏上的数学公式说道,“我按动键钮,进行计算。算对了,这道题目就会‘滚’出荧光屏。做错了,它一直‘赖’在荧光屏上,怎么也不肯出去。”
  我跟小虎子同年龄,念同一年级。他的暑假作业最浅的题目,比我大考时最深的题目还难。
  我在微电脑前坐下来,试着做了三道题,每道题都做错了。当我打算做第四道题目的时候。荧光屏上忽然出现了一行字:
  “请你复习数学课本第67页第3段,98页第4段,104页第1段,弄清以上基本概念以后再来做习题。”
  嗬,这微电脑挺厉害哩——比老师还严厉!
  我到隔壁去看小燕。她也正坐在微电脑前面,忙着做暑假作业呢。
  我不敢打扰她,也不敢打扰小虎子。
  尽管立体电视那么精彩,那么有趣,我不看了。我来到小虎子的卧室,坐到小书桌前,打开笔记本,赶紧把今天的见闻记下来。
  他算他的,我写我的。
  他算到很晚很晚,我写到很迟很迟。
  忽然,响起了“砰、砰”的敲门声。这么晚了,谁来敲门?
  虚掩的门被推开了,铁蛋伸进半个脑袋瓜,说道:“10点钟了,该睡觉啦!”说罢,脑袋一缩,走了。
  “别理他!”小虎子说,“这最后一道题,我算了一个钟头还没有算出来,今天非把它‘啃’掉不可!”
  我知道,小虎子有一股“虎脾气”,比“牛脾气”还厉害。他说到做到。他说“今天非把它‘啃’掉不可”,那决不会没“啃”掉就上床睡觉。
  “十点半了,该睡觉啦!”铁蛋又把脑袋瓜伸进门来,催了一遍。
  铁蛋刚走,连我也劝起小虎子来:“十点半了,该睡觉啦!”
  “老师说过,‘今日事,今日毕’。今天的暑假作业,怎么好留到明天去做?”小虎子果真发起“虎脾气”来了。
  他算着,算着,突然像皮球一样跳了起来,跳到床上,翻了一个跟头,大声地对我说:“‘啃’掉啦!‘啃’掉啦!睡觉吧!”
  我刚刚躺在床上,就听见小虎子呼噜呼噜的鼾声——他已经进入梦乡了。

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