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
喜从天降


  “嗳,小灵通,以后你一定要再到我们这儿来做客!”
  这是在我上次离开未来市的时候,小虎子对我讲的一句话。
  这句话一直在我耳朵里盘旋着,像一只鸟儿似的,飞出去又飞进来,飞进来又飞出去。
  我多么盼望着再到未来市做客,盼望着见到我的好朋友——小虎子和小燕。
  盼着,等着;等着,望着。多少个日日夜夜过去了。
  “有空,一定要写信来。一定!一定!”
  这是在我上次离开未来市的时候,小燕对我讲的最后一句话。
  这句话也一直在我的耳朵里盘旋着,像一只鸟儿似的,飞出去又飞进来,飞进来又飞出去。
  我真想给小燕和小虎子写信,告诉他们我心中的思念。我写了一封又一封信,信封上写着:未来市未来路2000号小虎子、小燕亲收。小灵通寄。
  真遗憾,一封又一封这样的红、蓝斜条镶边的航空信,全给邮局退回来了。每一个信封上,都被盖上黑色的长方的印章:“无法投寄”。
  盼着,等着;等着,望着。墙上的日历,像落叶一样,掉了一张又一张。
  一天中午,我采访回来,刚吃完午饭,忽然听见有人敲我办公室的门。
  “小灵通在吗?”
  我忙问道:“谁呀?”
  “是我,铁蛋!”
  一听说铁蛋来了,我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,一个箭步奔过去,把门拉开。
  门开了。站在门口的是一个男孩子,秀气的脸蛋却像女孩子,穿着短袖白衬衫,蓝色西装短裤,乌亮的皮鞋,挺神气的。
  “你是铁蛋?”我感到奇怪。
  铁蛋——小虎子、小燕家的机器人,长着银光闪闪的方脑袋,电灯泡一样的圆眼睛,三角鼻子,阔嘴巴,浑身闪耀着金属的光芒。我跟铁蛋是“老交情”,就是闭上眼睛,也能听得出是不是他的声音。可是,眼前这个男孩子,怎么会是铁蛋?
  哦,一定是同名同姓。中国北方的许多男孩子,小名儿不也常常叫“铁蛋”?
  “小灵通,你不认识我啦?”那男孩子对我说,“我是小虎子、小燕家的铁蛋呀!”
  “你是机器人铁蛋?”
  “是呀,我是机器人铁蛋。”那男孩子回答说,“我刚从未来市来。小虎子和小燕要我来迎接你呢!”
  那男孩子说着,从裤袋里取出一封信。那信封上插着三根鸡毛——哦,又是一封“十万火急”的鸡毛信。
  我一看信封上的笔迹,笑了,真的是小虎子写的字!
  我打开了信封。小虎子、小燕的信,简直像电报一样简单,但非常热情。
  亲爱的小灵通:
  欢迎你再游未来市。欢迎!欢迎!!热烈欢迎!!!
  欢迎你再到我们家做客。欢迎!欢迎!!热烈欢迎!!!
  我们没有一天不想念你。我们有一肚子的话要对你讲。见面以后,我们再叽里咕噜说个痛快吧!
  我们派铁蛋作为大使,专门去迎接你。
  信末没有署名,只画了一个没有胡子的老虎脑袋,一只长着剪刀尾巴的燕子。
  不用说,凭这“签名”,就说明这封信确确实实是小虎子和小燕写来的。我记得,小虎子画的老虎,一根胡子都没有。他说过:“我连半根胡子也没有,当然,这老虎也该没有胡子。”小燕画的小燕子,总是拖着长长的剪刀尾巴。
  “这么说,你真的是铁蛋?”我望着面前的男孩子问道,“我记得,你的模样不是这样的。”
  “上次你来未来市的时候,我还是一个‘初级机器人’,方脑袋,铁手铁脚铁身子。”男孩子说道,“后来,小虎子的爸爸把我送到机器人工厂改装,我变成了‘高级机器人’,跟真人的模样差不多。我的本领也更大了,会按照主人的命令,干各种各样的活儿。”
  “太好了,铁蛋,你再也不那样笨头笨脑了!”直到这时,我才终于相信面前的男孩子真的是铁蛋。我一边笑着,一边跟铁蛋握手。
  在握手的一刹那,我发觉铁蛋的手冰凉冰凉的——他,确实是个机器人!
  “我亲爱的‘大使’,你怎么带我到未来市去呢?”我问铁蛋。
  “跟我来!”铁蛋拉着我的手就往外走。

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