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
农厂里的奇迹


  刚才车子开得大快,成排的大树从我身边一闪而过,没来得及仔细端详它们的“长相”。到了那水晶宫门口,我一下愣住了:那门旁的几棵树木,仔细一看,根本不是大树,而是大向日葵!那向日葵的茎秆,像电线杆那么粗,那么长,被单一样大的叶子,圆桌面那么大的花盘,黄灿灿的葵花,美丽极了!
  刘叔叔看到我这副吃惊的表情,又哈哈地笑了起来说:“小记者同志,这只是‘小意思’哩,还有更多使你吃惊的事儿!我们进了玻璃温室,先到我的办公室去!”
  我这才知道,原来这巨大的“水晶宫”,是个玻璃温室,可是,走进去一瞧,里头全是水,是个圆形的大水池。池水碧绿碧绿,荷叶像一艘艘船似的漂在上头。农厂厂长办公室在池中央。我们沿着米黄色的塑料小桥,朝办公室走去。
  “怎么不见荷花呀?”我边走边问。
  “这儿哪有荷花?”刘叔叔指着那船一样的绿叶说,“那是水生南瓜——我们前年培育的新品种。由于水生南瓜怕冷,所以要种在‘水晶宫’——有机玻璃暖房里。这个池子里的水,不是普普通通的水,它是营养丰富的培养液。是我们做的一个新试验,让庄稼离开土壤,在培养液中生长,叫做‘无土壤培植’。试验成功以后,将使未来市所有的湖面、河面、江面都可以种上庄稼。你看,这黄澄澄的南瓜多美!”
  我顺着刘叔叔指点的方向看去,一个床一样大的南瓜,漂浮在水面上。
  我再往远处看,唷,还有许许多多红色、紫色、白色、粉红色、橘黄色、浅绿色的古里古怪的“圆东西”。这些圆东西东一个,西一个,星罗棋布地漂满整个圆水池。
  我们快要走到办公室了,忽然,“哗啦”一声,我身上溅满了水。我抬头一看,只见一道银光,从眼前闪过。
  “又是大鲤鱼在捣蛋。”小虎子说,“我上次来的时候,就冷不防给浇了一身水。这条大鲤鱼,比人还大,最调皮,专爱从桥的这边跳到那边,一会儿又从那边跳回这边。”
  小虎子、小燕和他爸爸的衣服,是涂过去污油的,所以他们轻轻一抖,衣服上的水珠全滚掉了。只有我倒霉,衬衫的肩部、后背、袖子全都湿了。
  “小灵通,快把衬衫脱下。”一进办公室,刘叔叔就叫我脱下了湿衣服。
  我只好穿着一件汗背心进行采访。小虎子趁他爸爸拿着湿衣服出去的时候,做了一个鬼脸,让我从门缝里看看里头一个房间。我一看,房间里面空荡荡的,只有正中央放着一个大怪物。这怪物圆溜溜的,有普通的小轿车那么大,浑身绿色,夹杂着许多深绿色的条纹。
  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我问小虎子。
  “就是我说的‘那个东西’。”小虎子还是“保密”不肯露底。
  正当我们看得起劲的时候,背后一阵大笑声,回头一看,是刘叔叔。他对小虎子说:“怎么,一来就想吃啦?”
  刘叔叔把衬衫递给我,我一摸,全干了。
  “怎么干得那样快?”我问道。
  “哈,我是把衬衫放进红外线快速烘干机的。”刘叔叔说,“在我们这儿,有好多红外线快速烘干机,专门用来烘干果实、种子……我们把收获的庄稼放在快速烘干机里,只要一两分钟,就全部干燥,然后,收入仓库。所以,在我们这里是没有晒谷场的,这叫做‘晒粮不靠天’。刚才我把你的湿衬衫放进去,只十几秒钟,就干了。”
  “谢谢你,刘叔叔。”
  “谢什么?到我这儿,还讲什么客气?”刘叔叔说,“来,你们跟我来,我请你们两个小鬼吃那大家伙!”
  刘叔叔说着,就推开了门,让我们走进里头那间房子。
  小虎子看我弄不清楚“那个东西”是什么,故意逗我说:“小灵通,你猜猜这是什么?”
  我歪着脑袋看了半天,弄不清楚那是什么东西。
  “怎么?连西瓜都不认识啦?”刘叔叔指着那个大西瓜,哈哈笑道,“小灵通,你喜欢吃西瓜吗?我知道小虎子是个‘西瓜迷’。我们这儿有的是这么大的西瓜,每次有客人来,总是用西瓜来招待。”
  “这一回,西瓜让我来切。”小虎子说。
  我想,小虎子大概又要卖弄自己的力气了。西瓜那么大,看他怎么对付得了?
  小虎子向他爸爸要了一把电锯,随后递给我一个插头说:“小灵通,把它插在电门上。”
  “吱,吱……”通电以后,小虎子把电锯往西瓜上一按,像快刀切豆腐似的,不到十秒钟,就把这大西瓜切成两半。小虎子把西瓜一推,两片西瓜分开了,切口朝上,那切开的西瓜摇摇晃晃了好一会儿,才算站稳了。这西瓜真大,切面圆圆的像张圆桌面。
  这西瓜又甜又嫩,水分很多。
  “刘叔叔,这大西瓜是用什么魔术变出来的呀?”我想刘叔叔大约是有神话中的“魔棍”、“魔棒”,所以才会变出这么大的西瓜来。
  “哈哈,我什么魔术也不会变。再说,魔术总是假的,我这大西瓜却是真的。这大西瓜,是靠‘植物生长刺激剂’,喷在西瓜藤上长出来的。”刘叔叔又指着窗边玻璃柜里一瓶瓶白色、米黄色的粉末说,“那就是奇妙的植物生长刺激剂,它能刺激庄稼生长。普普通通的玉米,喷上它以后,长得像树一样高,摘玉米时得乘升降机。番茄喷上它以后,结出来的番茄比脸盆还大。”
  我们边说边吃,足足吃了半个钟头,肚子胀得像皮球似的,再也吃不下了。可是,西瓜才被吃了四个小小的凹坑!
  后来,我们离开了“水晶宫”,坐上了飘行拖拉机。这飘行拖拉机跟飘行车差不多,也是腾空、脱离地面的。刘叔叔说:“这种飘行拖拉机真行,不光是力气大、开得快,而且不会陷在泥里,也不会压坏庄稼。它拉着飘行拨秧机或飘行插秧机在水稻田里工作时,又快又稳,一转眼就把一大片水稻田的秧苗插好了。正因为飘行拖拉机可以从庄稼顶上开过去,所以田野上不需要特地留出拖拉机路,田埂也很少。”
  刘叔叔坐在飘行拖拉机当中,我与小虎子、小燕坐在他的旁边。飘行拖拉机开过田野,我们仿佛是坐在飞机上似的,从庄稼顶上掠过。
  刘叔叔一边开着飘行拖拉机,一边指指点点,告诉我:那叶子比床单还大的是白菜;那笔直挺立像松树似的,是甘蔗;一团团如五彩云霞,是彩色棉花;这一只只如胳膊那么粗的是丝瓜,它的下面长着萝卜——这几天吃的丝瓜炒萝卜,就是这么来的。
  在田野上,我看到一大片芦苇,刘叔叔却说是水稻。水稻种得不多,因为人造粮食厂生产了大量的人造大米,够大家吃的了。只是人造大米终究和天然大米的味道两样,所以还是种了一部分水稻,给大家换换口味。
  飘行拖拉机一转弯,来到一大片果园,那红红的苹果,比脸盆还大,黄澄澄的橘子像一只只南瓜,沉甸甸的紫葡萄看上去有鸡蛋那么大。
  刘叔叔告诉我,这儿的庄稼自从用了新型的植物生长刺激剂,不仅长得又高又大又好吃,而且长得非常快:一个月可以收一次苹果,半个月可以收一次甘蔗,十天可以收一次白菜、菠菜,而韭菜在一个星期内就可以割一次,正因为庄稼长得那么快,我们就像一座工厂似的,几天之内就可以生产出产品,所以不叫“农场”,而称“农厂”。现在,整个未来市的蔬菜、水果,都是由“未来市农厂”供应。
  飘行拖拉机再一转弯,我看到一大排黄色的厂房。咦,农厂里怎么会有工厂呢?
  “这些工厂也是属于我们农厂的——这是我们叫做‘农厂’的第二个原因,它既有农场,又有工厂。”刘叔叔说,“这边的工厂是生产植物生长刺激剂的,当中是生产农药的,那边的工厂是生产化学肥料的。由于庄稼长势飞快,土壤中的肥料消耗很大。现在,我们制成了一种新的肥料,它是灰白色的粉末,叫做‘固氮粉’。这种固氮粉是从根瘤菌里提炼出来的。把固氮粉撒到土壤里,它会把空气中的氮气变成氮肥,供给庄稼。这么一来,我们就用不着制造氮肥了。化肥厂只需要生产磷肥、钾肥和微量元素肥料就行了。我们的农药厂还专门生产一种新农药,叫做‘保幼激素’。在害虫身上喷了这种新农药,害虫就一直保持幼虫状态,不会变成成虫,无法繁殖后代,最后被消灭掉。这种新农药对人和牲畜没有副作用。自从用了‘保幼激素’以后,田里就很少看见害虫了。”
  我们坐着飘行拖拉机,走马看花般逛了一圈,又回到“水晶宫”前面。这时,刘叔叔问我:“小记者同志,你有什么感想?这儿是不是‘农厂’?到底是你对,还是我对?”
  “我服输了!”我笑着说。
  “输了就该罚!”小虎子趁机挖苦我了。
  “不罚别的事儿,就罚一件事——把刚才吃剩的半个西瓜吃完。”刘叔叔一边说,一边拉着我和小虎子、小燕朝办公室走去。
  小虎子一听,连他也罚上了,就赶紧挣脱了他爸爸的手,同我、小燕一起坐上飘行车走了。

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