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
天听人话


  第二天清早,我被一阵“轰、轰”的响声吵醒。我看了一下电视手表——5:45:30。
  小虎子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俏悄起床了。我连忙穿好衣服,走到窗口,往下一望,唷,原来是小虎子在锻炼呢。他穿着白背心,红短裤,双手把两个石锁举得高高的,然后“轰”的一声,扔在地上。
  旁边,小燕在那儿跳绳,嘴里念着“81,82,83,84……”
  再远一点,老爷爷在那儿打太极拳,一会儿是“云手”,一会儿是“倒撵猴”。
  我三脚两步跑下楼,也参加体育锻炼。
  小虎子叫我也练练石锁。唉,我的力气太小了,只擎了两次,手臂就酸了,而小虎子一连擎了十几下,还满不在乎哩!
  “你爷爷呢?”我问。
  “他呀,昨天晚上就回船上去了。他在海上生活习惯了,总爱住在船上。今天黎明,他就随船出发了。”小虎子还告诉我,他爸爸也不在家,一清早就到未来油田去采访,准备写一篇《未来油田的早晨》。
  “你妈妈呢?”
  “她已经做完体操,现在正在厨房里跟铁蛋一起做早饭。我们一家除了铁蛋之外,每个人都在清早锻炼身体。”
  正说着,从小虎子和小燕的口袋里,又发出“嘟嘟……”的响声。我一看电视手表,知道是6点钟了。
  他俩赶紧把香烟盒似的半导体电视电话机拿出来,收听广播。我想,大概是收听天气预报。可是播音员是这样广播的:
  “未来市人民广播电台,现在播送未来市气象台发布的今天天气协商结果——由于今天上午举行未来市第八届全市运动会,经各单位协商同意,上午6点到12点,控制本市市区的天气为晴天,郊区下雨。因为目前郊区正是庄稼生长旺盛季节,需要降雨。今天中午12点至1点,市区下一小时雨冲洗街道;郊区至下午6点转为晴天。但是,沿海晒盐场一带,今天一直保持晴天,保证晒盐工作正常进行……”
  我感到奇怪的是:播送的怎么不是天气预报,而是“天气协商结果”?怎么能根据哪一个单位的建议,决定要晴天还是下雨……
  小虎子对我的疑问,反而感到奇怪。他认为这是司空见惯的事情,电台每天都是这样播送的。他向我解释,在未来市,人们已经能控制天气。要晴天的话,只消用飞机喷洒一点“消云剂”,就能使乌云消散;要下雨的话,只消用飞机喷一点“降雨剂”,天就下雨。可是,未来市有许多单位,常常这个要晴天,那个倒要下雨,这儿要晴天,那儿要多云。怎么办呢?未来市气象台专门成立了一个天气协商办公室,根据各单位的建议进行协商,每天发布天气协商结果。
  “原来是这么回事!”我听了,觉得又新奇又佩服。连声称赞这个办法实在好。

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