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
不夜城


  吃完晚饭,小虎子约我到附近走走,散散步。照样,小燕呱哒呱顺地跟在我们后边,唱着,跳着。
  太阳下去了,天空慢慢地变成深蓝色。我们沿着湖绿色的塑料人行道慢慢地走着。小燕挺调皮,她一手拉着哥哥,一手拉着我,走着,走着,她忽然把两脚朝上一缩,我们只好像提篮子似的提着她走。没一会儿,我的手臂就发酸了。可是小虎子还在说:“小燕,舒服吗?缩,朝上缩,把脚再向上缩。”一直到累得我走不动了,小燕这才伸脚站了起来,咯咯咯地直笑。
  夜色真迷人。我不由得回想起来,昨天这时候,我正趴在灌木丛中,东摸西找寻我那宝贝照相机。今天,我却已经在未来市漫步,这一天里面的变化是多么大呀!
  今天的月亮格外好,像个圆溜溜的银球,高高地悬在空中。不过,我总觉得这月亮亮得出奇:整条街道上没有一盏灯,怎么会那么明亮呢?
  我仰视天空,发觉天上有两个月亮!在这个圆溜溜的月亮东边,还有一个像钩子似的月亮。
  我问了小虎子,才弄明白:那弯弯的银钩月,才是真正的月亮。今天正是农历二十,月亮不可能那么圆。而那明亮的圆月,原来是一盏灯,叫做“小太阳灯”。它是装在一颗人造卫星上的。这颗人造卫星始终停在未来市的上空,像嵌在夜空中的一颗晶莹的大宝石。到了晚上,“小太阳灯”大放光芒,把未来市照得一片雪亮,变成了一座“不夜城”。
  我好奇地看着这圆溜溜的“月亮”:我朝前走,它也跟着我朝前走。我转过身来向后跑,它也随着我往后跑。
  我仿佛生活在一个夜光的世界:远处,那些高楼闪烁着浅蓝色、粉红色、淡绿色的柔和的光芒;我面前,那马路上人行道的界线,也闪烁着浅绿色的光辉,像一串长长的绿锁链。甚至连小燕上的大红蝴蝶结、花裙子,小虎子海魂衫上的蓝条子,也都闪耀着五光十色的荧光,仿佛成千上万只巨大的萤火虫在我们身边飞舞。
  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我问小虎子。他告诉我:在房子的墙壁上,涂了一种夜光颜料,有的干脆用夜光塑料作为墙壁。而衣服上的荧光,那是夜光染料射出来的。这些光束跟“小太阳灯”射的光一样,都属于冷光——不热的光。这样,可以大大提高发光效率。过去那种老式的电灯泡,是用电把灯丝变热,射出光芒,大部分电能都用来加热灯丝,白白浪费掉。
  “这种光看上去很舒服,一点也不刺眼。”我说。
  我们逛了好久才回来。大门上闪烁着浅蓝色的字:“未来路2000号”。
  走进屋里,走廊、楼梯全在微微发光。虽然没有电灯,仍然可以清晰地看见一级级的楼梯。
  我一跨进小虎子的房间,吓了一大跳,我好像回到了昨天夜里的梦境:迎面,又有一对绿灯笼在闪烁——老虎的眼睛!
  我不由自主地倒退了一步,恰踩在小燕的脚上。
  “哎哟!”小燕尖叫起来。
  小虎子急忙一按电钮,整个天花板都亮了,房间里一下子变得像白天一样明亮。这时我才看清楚:那对绿灯笼,正是墙上小虎子画的那头老虎的眼睛——用绿色的发光颜料画的。
  “唉,我还以为真的碰上老虎呢!”我不好意思地说道。
  “原来是这么回事。”小燕不由得“咯咯咯咯”地又爆发了一阵机关枪似的笑声。
  我仰头看那天花板,觉得很奇怪,怎么整块天花板都亮起来?难道那盏灯像天花板那么大吗?
  小虎子说,未来市的房间里,差不多都用这种“天花板灯”。也有的房间,四面墙壁都能发光,叫做“墙壁灯”。这些墙壁、天花板是用泡沫塑料做的。在制造的时候,里面加进一种“萤火虫素”。做好以后,一通电,就整个天花板、墙壁发光了。这种“萤火虫素”,是人们在研究了萤火虫的发光原理之后,人工制造出来的。它像萤火虫一样能够射出柔和的光线,用电很省。
  小虎子还告诉我,他们所用的电,不是从发电厂里来的。未来市的每一座房子,都能自己发电。那里的屋顶,都是用一种银灰色的“硅片”做成的太阳能电池。白天,太阳照在屋顶上,这种电池就把太阳能变成电能,储存起来。到了晚上,供给电灯、电冰箱等用电,做到“自给自足”,用不着发电厂的电。发电厂发出来的电,主要供应各工厂使用。
  正说着,从小虎子和小燕的口袋里,同时发出“嘟,嘟,嘟……”的声音,在最后一声“嘟”之后,我看了一下电视手表,见指着19:00:00。
  小虎子说:“微型半导体电视电话机已经向我们报告,晚上7点了,该各就各位了。小灵通,你在这里写你的文章,我在这儿画画。小燕,你回妈妈的房间去,做你的暑假作业。”
  “好哥哥,我也在这儿做作业嘛!”小燕央求道。
  “不行,‘各就各位’你懂不懂?你的位置在妈妈房间里,你就该到那里去‘就位’。”小虎子不肯让步。
  小燕没法,只好回妈妈的房间,去做暑假作业。

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