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
铁蛋


  飘行车轻轻地着地了。车门自动打开,车顶跟着也自动抬高了。这时,小虎子才放下了手中的小电视机。一下车,小虎子一把拉着我的手,一个劲儿往里跑。一边跑,一边大声地喊:“老爷爷,快出来呀,我们家来了客人啦!”
  可是,我们一直跑到楼上,还是静悄悄的,没人答应。
  在楼前的阳台上,有一个白胡子垂到腰间的老爷爷,一声不响地坐在那里,双手托着下巴,在那里沉思着。他似乎一点儿也没听见我们的脚步声和小虎子铜锣般的喊声。
  也许是年纪大了,耳朵不灵啦。我这么猜想。
  小虎子这时不叫也不喊了,蹑手蹑脚地走到老爷爷背后,双手蒙住了他的眼睛。
  “是哪个小调皮在捣乱呀?啊,啊……”老爷爷喊了起来,“哎哟哟,一定又是小虎子这调皮鬼。快松手,快松手,我的步法全给你打乱啦!”
  “呀,老爷爷,你又被象棋迷住了!”小虎子一边说,一边松开了手。
  老爷爷在跟谁下象棋呢?
  我朝老爷爷的对面一瞧,吓了一跳:老爷爷的对手是一个长着银光闪闪的长方脑袋的怪物。他有两只圆圆的眼睛,三角形的鼻子,一张又宽又大的嘴巴。他浑身都亮闪闪的。在肩膀、手腕、膝盖、脚踝、头颈这些关节上,可以看到一颗颗突出来的六角形螺丝帽。“我来介绍介绍。”小虎子说道,“这是我和小燕的新朋友、好朋友——小灵通,他是个新闻记者。这是我爷爷的爸爸——我的曾祖父——老爷爷。”
  小虎子指了指那位浑身发亮的人说,“他是机器人,绰号——也算是他的名字吧,叫做‘铁蛋’。他浑身是用不锈钢做成的。”
  “欢迎,欢迎,我们的小记者。”老爷爷一边用左手持着雪白的胡子,一边用右手抚摸着我的脑袋。
  “欢迎,欢迎,我们的小记者。”铁蛋也学着老爷爷的话,瓮声瓮气地讲起来,而且还“砰!砰!砰!”地拍掌表示欢迎。
  这时,小虎子的爷爷、爸爸和妈妈也都上楼了,一起坐在阳台上。老爷爷让我坐在他的身边,亲热地问我几岁啦?家住哪儿?家里有几个人?
  “铁蛋,你快去给客人倒杯茶。”小虎子的妈妈说。
  那机器人随即来了个“立正”、“向后转”,很快地跑开了。一转眼,他用盘子托了七杯茶送上来了,给我、小虎子、小燕以及小虎子的老爷爷、爷爷、爸爸、妈妈每人一杯茶。
  “小灵通,以后你要喝水、吃饭,只管找铁蛋就行了。”小虎子的爸爸说,“铁蛋是我们家的‘厨房主任’,专门管这些事儿。”
  “他下棋也下得挺高明的。”老爷爷说,“小灵通,你有空可以跟铁蛋赛一盘。”
  我对小虎子说:“这铁蛋真能干呀!”
  “他呀,他的本领,全靠那个方脑袋里装的电子脑——微型电子计算机。”小虎子说道,“你在铁蛋的电子脑中放进什么信号,他就干什么事。比如你叫他每天烧三顿饭,他就每天烧三顿饭。你把象棋棋谱变成电子信号,送进他的电子脑里,他就会下棋。”
  “他还会下陆军棋哩。”小燕插嘴说,“我跟哥哥下陆军棋,就叫铁蛋来当‘公证人’。”
  “在我们未来市的工厂里,机器人就更多了。在那里,机器人会开车床,会搬运货物,会看管仪表,会包装产品。在图书馆里,机器人是很好的图书管理员。你要借什么书,把书名写出来,他很快就会把你要的书从书架上找出来。”小虎子又对我说,“最有趣的是,在我们未来市,有五个交通警察局——‘陆上交通警察局’、‘水上交通警察局’、‘海底交通警察局’、‘大上交通警察局’和‘宇宙交通警察局’。除了‘宇宙交通警察局’是人当交通警察外,其余四个交通警察局的警察,全是机器人。嘿,他们可厉害呢,如果你的飘行车违反了交通规则,他们立即用照相机把你的飘行车拍下来。这照片在拍摄以后一秒钟,就马上洗出来。照片上有你的飘行车号码,而且你的飘行车是怎样违反交通规则的也拍得清清楚楚。”
  “唷,机器人可真聪明!”
  “聪明?这不见得!”
  “怎么不见得呢?”
  “机器人虽然能做许多事儿,可是,毕竟是我们人创造的呀!”小虎子连珠炮似地说,“例如‘厨房主任’铁蛋烧饭还可以,他知道多少克大米该加多少毫升水,加热到多少度、该烧多少时间。但他烧的菜就不是那么好吃了。他只会按照多少克菜,应加多少克盐、多少克油、加热到多少度和多少时间,像进行化学实验似的。所以我们家常常是妈妈、我或者小燕烧菜。”
  “小燕也会烧?”
  “起码比铁蛋烧得好!”小燕笑着说。

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