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
奇怪的船


  “出了什么事?出了什么事?”突然,走廊门开了,一位穿着整洁的米黄色服装、戴着大盖帽、胸前挂着望远镜的爷爷,急匆匆地跑了出来。
  在他的后边,有两个孩子咯噔咯噔地也奔了过来:跑在前面的是个小男孩,和我的个儿差不多高;跟在后面的是个小女孩,比我还矮一个头呢。
  “是你喊救命吗?出了什么事?”爷爷一边问我,一边挨着我坐了下来,用粗大的手抚摸着我的头顶。
  这时,我才看清了爷爷:他有着一副久经风吹雨打的古铜色的脸庞,鼻子下面,留着一撮浓密的白胡子。他的帽子上,有着金光闪闪的帽花,我猜想他也许是船长或者大副。他的眉间皱着“川”字纹,表示他弄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  唉,我简直有点害臊,脸上火辣辣的。但也只得原原本本,把我昨天晚上奇怪而可笑的遭遇,一个字儿也不差地告诉了他们。
  “哈哈,哈哈……”爷爷听了,眯着眼睛,爽朗地大笑起来。
  “嘿嘿,嘿嘿……”那个男孩子前俯后仰,笑得嘴巴合不拢,如果把一个苹果塞进他的嘴里,他也不会觉得。
  “咯咯,咯咯……”那个小姑娘用手捂着嘴巴笑个不住,像是一架扫个不停的机关枪,连眼泪都笑出来了。
  我们很快就熟悉起来,成了好朋友。
  那爷爷果真是船长。那两个小家伙,是他的孙子和孙女:哥哥叫小虎子,妹妹叫小燕。
  爷爷听说我是个新闻记者,高兴地拍了拍我的头顶:“那太好了,小灵通。我们这船是开往未来市的。你没到过未来市吧?我欢迎你到我们家来做客,玩几天,顺便把我们这座崭新的城市报道报道,讲给你的小朋友们听听。”
  “你一定要到我们家来!”小虎子说,“我爸爸是你的同行——《未来日报》的编辑。他一定会非常喜欢你。”
  我们并排坐在白色的长椅上,愉快地交谈着。江风阵阵吹来,非常凉快。
  这时,我才提出我弄不明白的问题:照道理,船是停泊在江面上的。可是,我昨天一直在灌木丛和草地上摸来摸去。我记得,当时是在草地上摸到白栏杆,然后跳了过去,躺到长椅上,怎么会一下子变成在船上了呢?
  爷爷让我扶着船舷的栏杆,朝船底一瞧,我这才发现,这艘船是一艘怪船:它的船底是完全腾空的,脱离了水面,像腾云驾雾似的在江面上航行!
  爷爷告诉我:这艘船是一种新式的船,叫做“原子能气垫船”。在船上,有一个巨大的风扇,不停地往船底鼓风,使整个船都腾空,脱离水面。这样,船在航行的时候,不受水的阻力,所以像飞一样快。正因为这样,船还能在陆地上行驶——它在陆地上也是腾空的,脱离地面。昨天夜里,他们从江里开到陆地上休息,把机器关掉,船躺在草地上。我就在那时,跃过了栏杆,躺到长椅上睡熟了。清早,气垫船启航了,又从陆地上开往江里,这时我仍在酣睡。直到灿烂的阳光射到我的脸上,我仿佛梦见老虎的眼睛,像灯笼般直盯着我,才惊醒过来……
  气垫船闪电般在江上行驶。起初,江水是黄色的,满是泥沙。渐渐的,江面变得越来越宽,水也渐渐变蓝了。爷爷告诉我,船已经从江面开到海面了。这时,只有远处岸边的水,才是黄色的,犹如一块巨大的深蓝色的地毯,镶着金黄色的滚边。后来,这滚边也消失了,四周全是碧蓝碧蓝的海水——天连着海,海连着天。晶莹的海水映着蓝蓝的天空,这样美丽的海景,我从来也没见过。
  “小灵通,你没到过大海吧?我今年快80岁啦,在海上已经生活60年了。你瞧瞧,祖国的海洋多么壮丽,多么宽广!”爷爷指着浩瀚的大海对我说。
  我完全被这迷人的大海深深吸引住了,情不自禁地唱起了《我爱这蓝色的海洋》这支歌:
  我爱这蓝色的海洋,
  祖国的海疆壮丽宽广……
  爷爷说自己还有些事情,就到驾驶室去了,留下小虎子和小燕陪着我。
  小虎子健壮结实,穿着蓝白横条的海魂衫。他的脸蛋晒得黑里透红,在又浓又黑的扫帚般眉毛下,闪动着一对黑溜溜的大眼珠。前额,老是有一绺“倔强”的头发,令人发笑地翘着。小虎子力气可真大,当我与他初次见面,互相握手时,他就把我的手捏得发酸。我真不知道,他是无意呢,还是故意要给我来个“下马威”,使我一见面就知道他的厉害。
  有小虎子作伴,真是永远也不会感到寂寞。他的嘴巴,像收音机喇叭似的,老是讲个不停。
  小虎子对我说:“小灵通,我想你一定也是个喜欢讲话的人。我就是这么个人,爱说这个,喜谈那个。即使晚上睡觉了,嘴不动了,手也停了,脑子还在动——在做梦。做着,做着,嘴也动了,说起梦话来了;手和脚也动了,踢起被子来了。”
  小燕扎着两根羊角辫,辫梢结着大红的蝴蝶结。圆圆的小脸蛋一点也不黑。只有那一对天真的大眼睛,跟她哥哥一模一样。两颊绯红,像个苹果。她静静地听着我与小虎子谈话,从不打岔。我很奇怪,小燕怎么老是一声不吭呢?
  小虎子似乎觉察到了这一点,对我说:“我妹妹哪,她见了陌生人,就像个闷葫芦似的,不声不响,嘴巴贴上了大封条。”
  接着,他向我靠近了一点,把双手一合,做成一个传声筒,贴在我的耳朵旁,低声地告诉我:“小灵通,你可千万别小看她呀!我得预先告诉你,她最爱告我的状……”
  小虎子叽里咕噜讲个不停。我没到过海洋,也没坐过海轮,很想走走看看。小虎子立即从长椅上站起来,拉着我的手说:“我带你去参观参观。”
  小燕跟着也站了起来。
  “你别去。”小虎子说。
  “我偏要去。”小燕撅起嘴说。这时,我才第一次听见小燕讲话。
  “让她一起去吧!”我说着,左手拉着小虎子,右手拉着小燕,我们三个人沿着走廊,来到了甲板上。甲板银光闪亮,我以为是用铝做的,跟飞机一样。小虎子像个小船长似的,把他从爷爷那里听来的话告诉我——气垫船不是用铝做的,是用一种叫做“钛”的新金属做的。这种金属的样子很像铝,也是那样轻,可是,它比铝更加耐腐蚀,不怕海水侵袭。我一听,赶紧打开采访笔记本,用那根胡萝卜般粗的自来水笔写下了“钛”字。
  甲板上风真大,吹得手中的笔记本哗哗直响。我抬头一看,嘿,甲板上装着一大排螺旋桨,像一排巨大的电风扇似的在那里旋转。小虎子指着螺旋桨说,这跟飞机上的螺旋桨的道理一样,它一转动起来,朝后鼓风,船就飞快地前进了。
  噢,我明白了:原来气垫船上有两股风。一股风是朝下吹,使整个船腾空;另一股风是往后吹,使船飞快地向前进。这么一来,怪不得气垫船既能在水上飞,又能在陆上行了。
  这艘气垫船非常大,有许多房间,好多好多旅客。小虎子领着我一个个房间去参观。小虎子跑得满不在乎,小燕却喘着气,呱哒呱哒地随在哥哥后边。船上,除了旅客住的房间,还有阅览室、乒乓室、电影放映室……
  小虎子领着我跑到船顶上去玩,那儿,有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在迎风飘扬。小虎子还豪迈地告诉我:这艘气垫船是用原子能开动的,一块香皂那么大的原子能燃料,就可以使这艘气垫船开几万公里哩!
  正说着,在远远的海面上,出现了一个黑点。一眨眼,那黑点越来越大。
  “我上去看看,究竟是什么船?”小虎子说着,就爬上旗杆。他真行,一下子就爬得老高。他正想招呼我也爬上去,一看小燕在我旁边,就“唰”地一下滑下来了。他低低地贴着我的耳朵说:“算了,小燕在这儿,还是别上去好!”
  那船越来越近,嘿,它有一个又圆又尖的船头,跟飞机差不多,小虎子告诉我,这叫“水翼船”。有趣的是,这船船底长着两个翅膀,飞速地在海上航行,整个船就像蜻蜓点水似的擦着水面高速前进!没一会儿,就无影无踪,海面上只留下一道雪白的浪迹。

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