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
奇遇


  可是,我又遇上了第二件倒霉的事儿:天一片漆黑,月亮不知躲到哪儿去了,我到处乱找瞎摸,弄得晕头转向,记不清回招待所的路了,迷路啦!
  四周静悄悄的,连绣花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。江边看不见一个人,耳边只响着风吹树叶的“沙沙”声。我在江边徘徊、踌躇,我低着头走着、走着,忽然在朦胧的夜色中,看见前面有一排雪白的栏杆,栏杆后面隐隐约约有一张长长的白色靠椅。
  我高兴极了,像在运动场上跨栏似的,一跳便蹿过栏杆,一屁股坐在那靠椅上。那时,真有一股说不出的舒服劲儿。为了更加舒服点,我干脆躺了下来,把挎包当枕头,放在头底下。
  本来,我只打算稍微躺一会儿。可是,不知怎么搞的,我的眼皮有千斤重似的,抬也抬不起来,不久,我就呼呼睡熟了,而且做起梦来啦!
  在梦里,我还是在那江边的草地上,找我心爱的照相机。找呀,找呀,在黑黝黝的灌木丛中,忽然看见两只绿闪闪的灯笼——老虎的眼睛!顿时,我吓得直打哆嗦。那老虎张牙舞爪,大吼一声:“呜——”
  “救命哪!救命哪!”我大声喊,一骨碌坐了起来。
  金色的阳光,射在我的眼皮上。天已亮了,东方的一片朝霞,染红了整个天空,太阳正在冉冉升起。我揉了揉惺松的眼睛,才知道原来是在做梦哩。
  我朝四周一看,咦,怎么我眼前的树,都在飞快地朝后跑呢?
  难道我头晕吗?
  我站了起来。天哪!原来我是在一艘巨大的轮船上。这时,轮船又发出“呜——”的一声巨响,使我明白过来:刚才梦中的老虎吼声,就是轮船的汽笛在叫呢!
  我再仔细观察一下,又明白了一件事儿:我昨天黑夜里跳过的那道白栏杆,原来就是轮船船舷上的扶手栏杆。而我躺着睡大觉的长椅,正搁在轮船的走廊上。
 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呢?

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