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
三八、联欢大会


  回到炕头的大木箱上,小布头又和小黑熊、布猴子他们玩儿了好半天,这才睡觉。
  早晨天还没亮,小布头就醒了。他看看身边的小黑熊还在睡,就捅捅他。小黑熊翻个身,迷迷糊糊地说:
  “讨厌……人家还困嘛……”
  小布头高兴地说:“呀,小黑熊会说话了!”
  布猴子也醒了。他说:
  “我早就说了,让他的嗓子好好休息一下,到今天就能说话。”
  小黑熊坐起来说:“我昨天就能说话,说了好多!”
  小布头说:“可是谁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。”
  小黑熊说:“我就明白是什么意思!你们不明白,我再给你们说一遍!”
  他就呱啦呱啦说开了。
  二娃在被窝里睁开眼,第一件事就是爬到大木箱前边,去拿小布头。他刚朝大木箱上看一眼,就大喊大叫说:
  “小布娃和黑狗!妈妈,我的小布娃和黑狗回来啦!”
  田阿姨正在外屋里做饭,听见二娃尖声叫,急忙跑进来。她看见小儿子光屁溜儿站在炕头,就说:
  “哎哟,大惊小怪地干什么呀,我还当是你掉到地上去了!”
  二娃还叫:“黑狗跑到老鼠洞里,把小布娃救出来了,你看!”
  田阿姨一边给二娃穿衣服,一边说:
  “啊,真的!”
  她又对二娃讲:“今儿个晚上你回来,妈妈带你去开联欢会,听唱歌,看跳舞!”
  二娃说:“我知道!我们老师说啦,城里叔叔来开工厂,还有小朋友,还有姐姐。我们还练习唱歌,晚上我还唱哪!”
  田阿姨笑着说:“是吗?咱们家二娃可真长了本事啦!”
  傍晚,二娃从幼儿园回来,对小布头说:
  “姐姐给我布娃子和黑狗,我没给姐姐。今天开联欢,我把你送给姐姐,好吗?你是个乖娃,听话!”
  小布头已经知道这个“姐姐”是谁了。他的心快活得“咚咚”直蹦。
  吃过晚饭,田阿姨给二娃换上小花袄。田阿姨自己也穿上一件鲜亮的蓝布小褂子,还对着镜子梳了半天头,最后在头发上插了一朵小红花。
   二娃刚把小布头抱在怀里,田阿姨就抱起二娃。二娃爸和大娃也穿好衣服,跟在他们后头走出来。
  小学校的门口好热闹呀!村里的好多叔叔伯伯和阿姨在那里出出进进。门口挂了两盏老大老大的红灯笼,还横着一块很长很长的红布。学校的那间最大的房子里,火炉烧得暖烘烘的。老郭爷爷捋着白胡子,站在炉子旁边呵呵地笑。大屋子里摆满了长凳,屋顶上挂着一盏特别亮的气灯,还挂了不少花花绿绿的小纸条。小布头一看,哎哟!比幼儿园小朋友过新年还好玩呢!
  田阿姨把二娃放在长凳上,自己也坐下,二娃爸和大娃也都坐下来。
  小布头在二娃的手上东张西望,看苹苹在什么地方。后边长凳上坐着好些小女孩儿,可都不是苹苹。二娃也回头找。他告诉小布头:
  “姐姐还没来呢!”
  大屋子里的人越来越多,快要坐满了,只有最前头的一排长凳还空着。那些人有的抽烟袋,有的聊天儿,有的逗小孩子。忽然屋角里有个人喊:
  “大伙儿听着:欢迎老村长给咱们唱个歌,好不好啊?”
  大伙儿一听都笑了,一齐喊:
  “好哇!老、赵,来一个!老、赵,来一个!”
  有个人站起来了。小布头一看,嘻,这个“老赵”他认得!原来他就是从老鼠洞里把他救出来的那个黑胡茬子伯伯。你们大概也记得他。黄珠儿在她的故事里讲了好些他的事。
  黑胡茬子伯伯向大伙摆摆手,笑着说:
  “我唱得不好听。一唱,把你们全吓跑啦……”
  一句话说得大伙儿都笑了。老郭爷爷站起来,捻着白胡子说:
  “你唱吧,我保险不跑!”
  大伙儿又哈哈笑起来。黑胡茬子伯伯说:
  “待会儿李厂长跟那些工人老大哥来了,咱们欢迎他们唱。他们唱得可好听!你们说,好不好啊?”
  有人喊“好“,也有人喊:“他们要唱,你也得唱!”大多数人光是喊:
  “老、赵,来一个!老、赵,来一个!”
  黑胡茬子伯伯就唱了一个《东方红》。二娃在幼儿园里学过,也会唱,他就跟着唱。
  歌儿唱完了,大伙儿又喊:
  “唱得好,唱得妙,再来一个要不要?”
  “要……!”
  正吵得热闹,有个人在门口喊了一声:
  “乡亲们,工人老大哥来啦!”
  这时候,屋子里的人一齐鼓起掌来,靠门坐的人都往外跑。锣鼓“咚咚咚、锵锵锵”地敲打起来,中间还夹杂着“噼噼啪啪”的小鞭炮和“腾——叭”的二踢脚声。
   二娃把小布头夹在胳膊肘儿里,跟大伙儿一起鼓掌。他怕小布头掉在地上,接着又把小布头装进花棉袄的衣袋里。
  这可真糟,小布头一下子什么都瞧不见了!
  他听见杂乱的脚步声,有些人从身边走过。接下来响起黑胡茬子伯伯的声音:
  “请坐在这儿!”
  好像有好几个人在他们前边的长凳坐下来。
  到底这里头有没有苹苹?
  小布头使劲听,听不到有她的声音。
  大会开始了。有个人讲话,这是黑胡茬子伯伯。他说,村里的机器越来越多,可是,出了毛病不会修,要拉到城里的工厂去,很耽误时间。这下子好啦,李厂长和许多工人老大哥来了,来支援我们,建立一个农具修配厂。这个厂,哈,咱们真有福气,就建在咱们这个村里。咱们这个村比哪个村都方便!
  他一边讲,大伙儿一边鼓掌叫好儿。讲完了,黑胡茬子伯伯说:
  “欢迎李厂长讲话!”
  这个“李厂长”刚说出第一句,小布头就怔住了。这声音好熟呀!啊,对了,这是苹苹的爸爸!没错儿,就是他!
  那么苹苹呢?苹苹是不是也跟她爸一块儿来参加联欢会了?苹苹的爸爸走上台以前就坐在他的前边,跟他们紧挨着。要是苹苹也来了,那苹苹就坐在他身旁!
  等到一个人喊:“现在文艺节目开始!”大屋子里又热闹起来,“嗡嗡”的一片说话声,小孩子还跑来跑去。就在这时候,小布头听见一个小女孩子说:
  “二娃,到这儿来坐!”
  小布头的心“咚咚”地跳起来。这是苹苹的声音!
  “苹苹!苹苹!”小布头在二娃的衣袋里叫起来,“苹苹,我在这儿!小布头在这儿!”

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