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
三七、小老虎


  过道里“嚓嚓嚓”的响声越来越大。这是什么声音呀?
  小布头是躲在一个破米袋子里。这时候,他忍不住探出头来看。
  最先跑进这个门洞里来的一只大老鼠又转回身去,朝着通道里喊:
  “喳喳,先搬到仓库里来!别那么磨磨蹭蹭的,快!”
  呀,小布头认出来了,这个家伙正是鼠老大!
  这几个坏蛋又搬到田阿姨家来落户了。
  “吱吱,使劲推呀!”一只大老鼠倒退着进来。他抓着一个圆鼓鼓的牛皮纸大口袋,用力往洞口里拖。这只老鼠是鼠老二。
  “兹兹,你不用劲儿!”
  “唧唧,是你不用劲儿!”
  又有两只老鼠在后头推着那大袋子,也挤进来了。他们是鼠老三和鼠老四。
  鼠老大回头看看地中央那块大石头,叫了一声:
  “喳喳,不对头!这个大石头有人动了。你们快看看,那只滑头猴子哪儿去了!”
  鼠老二向鼠老三和鼠老四叫:“吱吱,不是让你们看看吗,怎么不动?”
  鼠老三和鼠老四一齐跑上去,用力把大石头翻过来。他们俩又一齐叫:
  “兹兹!唧唧!没有啦!”
  小布头和躲在一个纸盒子后头的小黑熊想冲出去。可是藏在洞顶一个缺口里的布猴子没发信号。他不但没发进攻信号,还向他们俩使劲摇手,不让他们动。他想看看几只大老鼠着急生气的样子。
  鼠老二说:“他自己掀不动这块石头,一定是那个狗熊爬上来了,我去看看!”
  鼠老大又给老三、老四下命令:“你们俩到别处搜查!”
  不一会儿,三只老鼠都跑回来。鼠老二说:
  “报告老大:狗熊从陷阱里逃走了!”
  鼠老三和鼠老四说:
  “报告老大:哪儿都没有猴子!”
  鼠老大气得胡子都支棱起来。他大骂鼠老二:
  “喳喳,你这个自作聪明的傻瓜!都是你瞎出主意,说陷阱深,不用看守!”
  鼠老二骂鼠老三:
  “吱吱,你这个懒蛋!我让你找一块狗熊搬不动的大石头,你偏不听!”
  鼠老三骂鼠老四:
  “兹兹,你这个滑头!要是你刚才使劲推这个粮食袋子,咱们早就到家了,他们就来不及逃走!”
  鼠老四没的骂,气得光是瞎叫唤:
  “唧唧!唧唧!唧唧!”
  鼠老大说:“算了,算了!我跑得肚子好饿,得吃点儿东西了!”
  他跑到那个圆鼓鼓的牛皮纸袋那儿,想打开。可是那个口袋粘得牢牢的。他下命令说:
  “喳喳,给我咬开!”
  三只老鼠跑上去,连咬带撕,把袋子弄出个大口子。
  鼠老大说:“喳喳,你们躲开!”
  他走上去,把爪子伸到裂口里去抓。
  谁都没想到,忽然“唰”地一声,裂口里窜出一个浑身黑条条的家伙,直扑向鼠老大。鼠老大一下让他扑了个仰面朝天。
  那家伙毫不客气,照着鼠老大的肚子就是一口。
  鼠老大疼得“喳——!”一声大叫。
  “兹兹,是猫!”
  “唧唧,猫!猫!”
  “吱吱,什么猫,是一只小老虎。咱们人多,不怕他,跟着我上!”
  鼠老二领着老三和老四冲上去。
  那只小老虎瞪着滚圆的大眼睛,掉转身来,又扑到鼠老二身上,在他脖梗子上狠狠咬了一口。接着,他又咬了鼠老三、鼠老四。他咬得真疼,一时间,“吱——!”“兹——!”唧——!”一片尖叫声。
  可是,老鼠们在自己洞里,胆子比在外头大得多。他们又是四只,咬这一个,那三个又缠上来。不一会儿,他们就把小老虎按在地上。
  就在这时候,洞顶上有谁喊一声:
  “冲啊——!”
  这是布猴子。随着喊声,他飞身下来。听到信号,小布头挺着长剑,从破米袋子里冲出来。小黑熊也一脚踢开纸盒子,扑向老鼠们。布猴子告诉小黑熊:
  “先用大石头把洞口堵住,关起门来打!”
  小黑熊立刻把那块大石头滚到洞口,堵得严严的。接着他一转身把鼠老大打倒,一边叫:
  “啊——啊——呜哇,呜哇!”
  小黑熊和小老虎都是大力士,哪一只老鼠都不是他们的对手。小布头虽然最小,可是他手里有一柄锋利的长剑,剑刺到哪里,哪里就发出尖叫声。布猴子力气不大,但他身体灵活。老鼠呲着牙扑上来,他轻轻一跳就躲开了,还乘机照他们屁股上踢一脚,再不就踩一下他们的尾巴。他一边打还一边指挥:
  “小布头,扎他肚皮!”
  “小老虎,咬他的耳朵!”
  “对,黑狗,照他鼻子上打!”
  四只老鼠这回可惨了。他们想撤出去,可是没有退路,光剩下挨打的份儿。他们四处乱窜,偏偏跑到哪儿都会让人咬一口,再不就是鼻子上挨一拳,尾巴上让人家跺一脚。最可怕的是,不定身上什么地方,会突然被长剑猛刺一下。他们认出刺他们的就是上回让他们当成甜点心的小布娃娃,只是不明白他怎么变得这样凶。
  不大一会儿,这四个家伙都浑身是伤。
  几个老朋友越打越轻松。他们可以一边惩罚坏蛋,一边聊天儿了。
  “喂,小老虎……你好啊……哈,你不是很乖,不咬人嘛!”小布头说这几句话的工夫,已经刺出去三剑,听到“吱吱喳喳”三声叫了。
  “你怎么……戴上……这么一顶帽子?我都认不出你啦……”小老虎说着,也咬了三只老鼠的耳朵。
  “黑狗,保护……嗓子,别瞎叫!”布猴子说。说到“保护”的时候,他一把扯下鼠老大两根胡子。
  “啊——啊——啊哇,啊哇!”小黑熊向他的三个朋友叫。他的意思是说:我得揍死他们,谁叫他们把我弄到大深坑里!
  趁他们说得热闹的时候,鼠老大冷不防冲到洞口,拚死命推开那块大石头,一瘸一拐地逃出去。另外三只老鼠也紧随着他,从洞口挤出去。
  小黑熊去追,布猴子把他拉回来说:
  “行啦,这回够他们躺半个月的了!我保证:这辈他们也不敢再到这儿来!”
  小布头问小老虎:“他们怎么把你装进口袋里去了?”
  小老虎:“他们敢!不是他们,是苹苹。苹苹说,明天要开联欢会,她想把我们送给这地方的小朋友,就把我们一个个装进口袋,还用浆糊把口袋封好。半夜里这几个家伙溜进来。准是他们闻着口袋上的浆糊味儿,把我当‘粮食’搬出来。我一动也不敢动。要是他们知道我是个老虎,把我扔到井里去怎么办?”
  大伙儿一听,都笑起来。
  小布头给他们讲了这几个坏蛋的故事。布猴子听完说:
  “原来你跟他们也是老朋友啊!”
  大伙儿又笑。他们就这样说说笑笑,讲了好多分手以后的事。
  小老虎说,他还是要回到苹苹那里去。小布头马上喊:
  “我也跟你去!”
  布猴子说:“急什么呀,咱们还没好好玩玩呢!再说,小老虎不回去,苹苹不见他,要着急的。二娃找不到你,也要着急。反正明天开联欢会,那时候,咱们再跟二娃一起去找苹苹!”

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