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
三四、深入鼠洞


  天黑了,大娃干完活儿回到家,从衣袋里掏出小布头,对二娃说:
  “怎么样,告诉你没丢吧!你看,不是好好的?”
  二娃的眼睛一下子亮了。他从炕里头扑过来,双手夺过小布头,发疯一样叫着说:
  “小娃子!我的小娃子!是我的!”
  大娃瞪了他弟一眼,满脸是瞧不起的神气。可是田阿姨很高兴。她说:
  “好了,小喇叭,这回不用再跟我胡搅蛮缠啦!”
  整整一个晚上,二娃一直不肯离开小布头。他跟小布头玩儿,给小布头讲这些天家里发生的事,还有他自己的故事。二娃说:
  “姐姐给我一个小布娃,还有一个黑狗。小布娃可好玩儿啦,会蹦,一蹦,就蹦到大箱子顶上!二娃好喜欢小布娃。小布娃淘气,揪大老鼠的胡子。大老鼠好生气,好,你揪我的胡子,抓走!就抓到洞里去了……”
  小喇叭说着,难过起来,泪水在眼眶里转。他指着大立柜前头的地上说:
  “就在那儿!一下子抓住了,没啦!黑狗说,好,小喇叭不要哭,我打死大老鼠,给你找回来!后来,黑狗就去打大老鼠,走了,也不见了……”
  大娃正蹲在地上鼓捣什么。他哈哈笑着说:
  “什么呀,又胡说八道!”
  田阿姨正坐在小炕桌上看她的大书。她抬起头,笑着说:
  “小喇叭说什么了呀?”
  二娃又把他的故事讲了一遍。大娃说:
  “听,是不是胡说八道?我怎么没瞧见谁揪大老鼠的胡子?再说,咱们家根本就没老鼠!”
  田阿姨说:“他倒是真拿回来两个布玩意儿,喜欢得不得了,说是姐姐给的,大概是东院的小翠吧……真的,那两个布玩意儿哪儿去啦?”
  “跟你们说了嘛,”二娃着急地说,“小布娃让大老鼠抓走了,黑狗去救他,也没回来……”
  大娃说:“他自己老乱扔,说不定又扔到哪儿去了!上回,就这个小布娃娃,他也乱扔,没了,天天问我要。还是我刚才从院子里给他找回来的。”
  这事,田阿姨不知道,小布头可清清楚楚,明明是大娃偷着拿走,让他坐飞机才丢的嘛!大娃才净是胡说八道呢!
  二娃玩儿累了,用热热的小手抱着小布头睡着了。田阿姨又把小布头轻轻拿起来,放到炕头的大箱子上。
  大概因为这些天小布头睡得太多了。大家都“呼呼”地睡了,他还是睡不着。
  他很相信二娃讲的事,那就是,邻居的姐姐给了他一个布娃娃,一只黑狗。布娃娃让老鼠拖进洞里,黑狗跑去找,也没回来。
  “这当然是真的!”小布头躺在大箱子上想,“老鼠那些坏蛋就爱把人家拖进洞里去。田阿姨也说有个布娃娃和黑狗嘛!他们不相信,可是二娃一说起,眼泪都要掉下来。还指着地上一个地方,准是他看见了!”
  要是能找回那个小布娃娃,二娃一定特别快活!有一个跟自己一样的布娃娃,又是个挺淘气的,小布头自己也有了个好同伴了呀。不倒翁那家伙实在没意思!
  小布头忽然生出个念头:对呀,我为什么不趁二娃睡觉的时候,替他找回那个小布娃娃呢!
  这么一想,小布头再也躺不住了。他爬起来,朝大木箱下探头看看,接着就跳下去。
  小布头落在炕头上一个针线笸箩里。他扶着线轴爬起来,手碰到线轴上边插着的一根光光、亮亮的东西。那是一根大针。小布头认识这东西。大娃就是用这东西把线穿过他的衣领,把他挂到飞机上的。这东西非常尖利。
  “我没有大老鼠那样的尖牙齿,”小布头心里想,“要是碰上什么危险,这玩意儿可以当武器的!”
  他用力把那根大针从线轴上拔下来。真不错,这根大针差不多有小布头身体那么长,光闪闪的真像一把剑!
  小布头把他的长剑在手里挥舞几下,觉得很顺手。
  接着,他又从炕沿儿跳到地上去。他从飞机上掉下来过,现在跳这样高矮,简直不算一回事!
  小布头一直走到大立柜前头。他朝四周看看,好像小喇叭指的,就是这地方。他停下来,往立柜底下瞧。
  立柜底下黑乎乎的,可是有一个地方显得特别黑。那说不定就是一个洞口。老郭爷爷家的老鼠洞口,就是隐蔽在柜子底下的。
  他走到柜子底下。可不,在墙根上真的有个洞。洞口前边还堆着些发出潮湿气味的泥土,像是新近掘出来的。
  小布头悄悄靠近洞口,侧着头仔细听。
  洞里什么声音都没有。
  小布头决心钻进洞里去寻找那个小布娃娃。
  他把手里的长剑对准洞口,往前刺了两下试试。对,要是在洞里迎面碰上大老鼠,他就这么办!
  他把长剑举在前头,蹑手蹑脚地朝老鼠洞里走。
  小布头没想到,他刚迈进洞里一步,脚就踩空了。他“哎呀”一声叫,直向地底下掉去。
  那是个陷阱,好深好深!小布头掉下去,砸在一个软软的东西上。那个软东西也“哇”一声叫,跳起来。
  “大老鼠!”小布头吃一惊,立刻慌慌张张在黑暗中爬着摸他的长剑。那根大针在小布头掉下去的时候,脱手飞了,根本看不见在什么地方。碰到敌人的时候,偏偏把准备好的武器丢了,这有多糟啊!
  那个家伙却在这时候猛扑上来。他一下子就把小布头压在身子底下。

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