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
三三、第二次遇救


  小布头挺伤心地哭了一阵子,就迷迷忽忽地睡着了。
  这一夜,小布头很害怕,又冻得要命。到第二天,太阳从另一边的山里爬出来时,小布头完全冻全国了。他想爬起来,可是手和脚不听话,一动也不肯动。
  他本来还想今天自己走回去。他想,就算走错了方向,走不到城里,也能走回村子,走不回村子,随便走到什么有人的地方都行。这下子可好,他只能躺在这里了!
   小布头直挺挺躺在那儿,盼望着天变得暖和一点儿,他的手和腿不再那么全国,再不,有人从这里走过,看见他。
 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。小布头看见太阳从这一边的山后升起来,又落到那一边的山后,一次,两次,三次……
  有一天,蓝色的天空变得灰蒙蒙的。小布头没瞧见太阳,倒看见白色的、鹅毛似的东西一片片飘落下来。
  下雪了!
  最先落下来几片雪花,在小布头身上融化了,变成几滴冰凉的小水珠儿。可是,新的雪花又立刻落下来,接连不断,又快又多。所以,小布头很快就被遮盖起来。
  小布头很担心。他想,身上盖了这么多冰凉的东西,他一定很快就被冻死。可是奇怪得很,小布头躺在厚厚的雪花下面,像盖上了一层棉被,反倒觉得比原先暖和了。冷风不再直接吹到他身上,脸不麻木了,手和脚好像也不全国得那么厉害了。
  小布头心里想:“这回,我不会冻死了。可是,就算有谁从我身边走过,也看不到我……”
  夜里,雪停了,却刮起大风。
  田野里的雪被卷起来,随着风跑。
  一夜过去,平地的雪差不多给刮光了。雪都跑到低洼的地方,躲藏在那儿。那些地方好,他们可以不必再没命地奔跑。
  小布头觉得身上压的东西越来越重,让他透不过气来。他不知道怎么回事,还当是又下了大雪。其实呢,是风把他睡觉的那一条沟填平了。小布头的身上压了有一米多厚的雪。
  这样一来……
  这样一来,小布头更没办法让人发现了,对吧?
  不对!这样一来,小布头就回到小喇叭的身边啦!
  事情是这样的:
  天亮以后,小布头忽然听到什么声音。这声音从远到近,越来越大,越来越清楚。那是许多人走路的脚步声,许多人的说笑声,铁锹和铁锹撞到一起的“叮叮当当”声。
  “喂——!”小布头大声喊叫起来,“我在这儿!在沟里头!”
  没人理睬他。他又大叫:
  “小布头在这儿!在雪底下!”
  那么热闹,谁会听见一丁点儿大的一个小娃娃在雪底下的叫声?
  要是小布头知道那些人在干什么,也许他会留下力气,等到该叫的时候再叫。
  那些人在干什么呢?
  他们正在把低洼地方的雪铲出来,装进大筐,抬进田里去。田里也有好多人,忙着把抬来的雪扬到麦苗上去。这样,天冷的时候,小麦不会冻坏;天暖的时候,雪都融化在田里,让干渴的麦苗有水喝。
  就在小布头喊得声嘶力竭的时候,他听见,有个人走到他身边。头顶上覆盖的雪“沙沙沙”地响起来。那个人一边铲,一边唱起来。
  团结起来力量大,哎嘿哟!
  地不怕来天不怕。
  不怕寒冬北风吹,哎嘿哟!
  咱给小麦盖棉花!
  这声音好熟悉。噢,小布头想起来了:这是老郭爷爷!
  小布头猜对了。这个人正是老郭爷爷。
  老郭爷爷铲了一会儿,忽然“咦”了一声。因为沟里头露出个花花绿绿的东西,在白雪上很显眼。
  “这是个……啥玩意儿啊?”
  老郭爷爷说着,把小布头拾起来。
  小布头快活得连话都说不出了。他终于又遇救了!
  “这个小东西,我好像在哪儿见过……”老郭爷爷捋着白胡子,打量小布头,“对,是拆房子的时候老赵捡的,我把你给了二娃娘。嗯,没错儿。就是你!可是你怎么换了打扮啦?瞧这老虎帽子,多神气!”
  一群孩子围上来。有只通红的小手伸上,一把夺走了小布头:
  “哈哈,我的飞行员!”
  小布头一看,这孩子是大娃。
  老郭爷爷问:“怎么跑到这儿来啦,你的这个什么员?”
  “飞行员。飞机出了点儿故障,他就从飞机上跳伞下来啦!”大娃一本正经地说。
  老郭爷爷让大娃给弄糊涂了,他挥挥手说:
  “赶紧拿走,别在这儿跟我瞎起哄了!”
  大娃一边转身走开,一边高兴地对小布头说:
  “你这家伙,害得我好找,原来藏在这儿!二娃那个小赖皮,天天追在我屁股后头要你,又吹起小喇叭来啦,真没治!这回就好了……”

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