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
二七、小布头教小金球种麦子


  小布头的话刚说完,就听见身旁有个细细的声音说:
  “嘻嘻,他管这儿叫‘外边’!”
  “可不!”身边又响起了另外一个声音,也是细细的,“他准是没住过咱们这样的玻璃房子!”
  也许是因为在黑的地方时间呆长了,也许是因为头顶上那群星星更亮了,小布头看清跟他说话的是两棵小草。小草各自长在一个小盆盆里。小布头问:
  “你是谁呀?”
  一棵小草说:“我叫小金球,住在田阿姨家,后来搬到这个大玻璃房子里来了!”
  一棵小草说:“我叫黄珠儿,住在田阿姨家,后来也搬到这个大玻璃房子里来了!”
  小布头说:“我叫小布头,住在苹苹家。苹苹在幼儿园,幼儿园在城里,城里在……城里就在城里!”
  小金球说:“什么什么呀,乱七八糟的,根本听不懂!”
  黄珠儿也跟着说,“可不,根本没说明白!”
  小布头说:“你们也没说明白!叫黄珠儿也不黄,叫小球儿也不圆,什么什么呀!”
  黄珠儿说:“当然明白啦,因为我们原先不是这样子的。我们原先……”
  小金球说:“不告诉他!咱们是谁,让他猜!”
  小布头说:“谁不知道啊,你们是小草!”
  小金球和黄珠儿都嘻嘻地笑起来。黄珠儿说:
  “才不对呢,再猜!”
  小布头说:“一点儿都不告诉,怎么猜呀?幼儿园的老师让小朋友猜东西,都要说两句的,就像:
  千条线,万条线,
  落到水里都不见!
  这是什么呢?小朋友,大家一齐想,看谁先猜着!”
  黄珠儿说:“我猜出来啦,这是……”
  小布头抢着说:“这是雨!好,我先猜着的!”
  小金球说:“自己说,自己猜,什——么呀!”
  小布头说:“反正,总要先告诉一点儿,才好猜。”
  小金球说:“那好吧,告诉你一点儿:我们小时候啊,是很小很小的一颗东西,就像一个稻粒儿。”
  “对啦!”黄珠儿说,“只是身上没有那层硬壳壳。我们是黄色的,身体鼓溜溜的,还有一条小沟儿……”
  小金球说:“别说啦,再说他就知道啦!”
  小布头猜不出。他说:
  “再告诉一点儿嘛!”
  小金球说:“那好吧——秋天的时候,农民伯伯把我们一粒粒撒到地里去。我们从地里冒出很小的小苗苗来……”
  小布头插嘴说:“就像小草一样,对吧?”
  黄珠儿说:“对。冬天,我们就在地里过冬,不怕冷,好勇敢!第二年春天,小苗苗长高了,变得很壮实,后来又长出穗子,到夏天,结出好多好多粒的……”
  小金球急忙叫:“黄珠儿!”
  黄珠儿说:“哎哟,我差点儿说出来!”
  小布头问:“你们是干什么用的?”
  黄珠儿说:“我们长成了,就可以磨成雪白的面粉,蒸馒头、烙饼、包饺子、做糕点……”
  小布头叫,“我猜到啦,猜到啦!苹苹请我吃过饺子。还有,小电动机给我讲过,把什么东西磨成面粉,你们是——你们是——”
  到底把什么东西磨成面粉呢?小电动机是讲过,可小布头那时候不爱听,他把耳朵捂起来了。
  “我们是什么呀?”黄珠儿直替小布头着急。
  “是……是粮食!”
  “多新鲜哪!”小金球说,“弄了半天,刚知道我们是粮食!人家让你猜,我们是哪一种粮食!”
   小布头说:“哪一种粮食都成,反正你们是粮食,这就算我猜着了!”
  小金球说:“唉!你有多笨哪!”
  小布头不高兴了,他说:“你才笨呢!光说别人!我是什么,你猜得着么!”
  这时候,天亮多了。小金球和黄珠儿看小布头坐在那里,才一丁点儿大。
  小金球说:“你有点儿像人,可是又不大像。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小的人。”
  “哈!”小布头高兴了,“还说别人笨哩!你们还不是一样猜不着!”
  小金球不服气,她说:“可是我们说了那么多,你什么也没说呀,”
  小布头说:“好吧,那我就说说我是怎么长大的吧。有一天……”
  “那用不着。”小金球说,“你光说说你是干什么用的,就行啦!”
  小布头说:“我会玩儿,我还会开火车,呜——火车就开啦,一直开到武汉,旅客就下车!好啦,猜吧!”
  黄珠儿说:“哟!这是什么哪!”
   小金球问:“还有呢?”
  小布头说:“我还会坐儿童车,还会上幼儿园去,还会跟小朋友一齐唱歌,还……还会跟小芦花一同种麦子!”
  听到这里,小金球忍不住叫道:
  “你还会种麦子?”
  “当然啦!”小布头骄傲地说,“光会种还不算,回去还要教给苹苹呢!”
  小金球就问:“怎么种呢?”
  黄珠儿说:“你问他这个干嘛呀?你自己不就……”
  “你别管!”小金球说,她还是问小布头:“你说,麦子怎么种!”
  小布头高兴地说:“好!要是你们愿意学,我就教给你们吧!你们要好好听着。粮食是宝贝,学会种粮食,那可重要呢!怎么种呢?先去搬来一颗麦子——你知道麦子什么样儿?嚯!可大啦!好像一个大鸡蛋!……”
  “嘻嘻!”小金球和黄珠儿都笑起来。
  小布头还当是自己讲得挺好呢,他很得意,接着说:
  “把这个鸡蛋大的麦子埋在地里!”
  小金球用力忍住笑,问:“这就完了吗?”
  小布头说:“嘿,哪能这么简单,还要用大扇子扇呢!”
  “什么?”小金球和黄珠儿大吃一惊。
  “用扇子扇哪!你们不知道什么是扇子吗?就是一扇就有风的那个玩意儿,有一个把儿……用扇子扇那扇那,轰!一声响,就长出一棵大树来!”
  “都没听说过!”小金球说。
  “要不,为什么要教给你们呢!”小布头得意地说。
  “后来呢?”小金球问。
  “后来,树上就长满了大鸡蛋。不是大鸡蛋,那就是麦子。麦子就‘乒乒乓乓’掉下来,掉得满地都是。堆呀,堆呀,堆成了一座山!”
   小布头说完,轻松地舒了一口气。
  小金球却“哈哈哈哈”地大笑起来,笑得气都喘不过来了。黄珠儿怕小布头不好意思,用力忍住了笑。
  小布头还当小金球学会了本领,所以这般高兴。他也就高兴地傻笑起来。
  黄珠儿起先还怕小布头不好意思,不敢笑出声来。现在看小布头笑得那么高兴,也就“嘻嘻嘻嘻”地笑起来。

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