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
二六、等飞机


  大家正玩儿得开心,二娃的爸爸和哥哥大娃回来了。
  田阿姨点起小煤油灯。一家人围着炕桌,热热闹闹地吃晚饭。
  小布头坐在二娃身边,看着桌上的小煤油灯,觉得挺新鲜。小煤油灯有一个玻璃罩子,罩子中间的一股火苗儿一跳一跳的,挺好玩儿!小布头还是头一回见到这玩意儿呢。
  田阿姨一边吃饭,一边高高兴兴地对孩子的爸爸说:
  “告诉你,今天我们把实验室布置好了,温室的地基也清理出来。木料和玻璃,明天就运到!”
   二娃的爸爸睁大眼睛说:
  “你们真把老郭大伯的房子拆了呀?”
  田阿姨说:“老郭大伯一定要给我们嘛!他自己先动手,抡起镐,乒乒乓乓就拆起来了。大伯说反正他总住在粮仓,这两间房不用的,就为科学种田做贡献吧!”
  二娃的爸爸说:“要是你们那个实验站搞不出名堂来,看你们怎么跟老郭大伯交代!”
  田阿姨笑着说:“你放心,我们准对得起大伯!”
  二娃高高举起小布头说:“看,老郭爷爷给我的!”
  二娃爸只顾说话,没往他那儿看。可是大娃看见了。他放下筷子,伸过手来说:
  “呀,什么玩意儿?快让我瞧瞧!”
  二娃把小布头递给他哥哥。大娃接过小布头去看了看,又想了想,对二娃说:
  “借给我两天吧,让我做个实验。”
  “什么实验呀?”二娃问,“也把他种在盆儿里吗?那可不行!”
   “不是,不是,”大娃眨眨眼睛说,“你不用管,过两天就还给你,保险不给你弄脏。我还送你一个……”
  “送我个什么呀?”
  “把我新编的雀笼子送给你,好吗?”
  “里边有雀儿吗?”
  “现在还没有。过两天我就去抓,给你抓个挺会唱歌的小雀儿来。‘滴溜溜,滴溜溜’,唱得可好听啦!”
  “不行,”二娃站起来,把小布头从哥哥手里夺回去,“你老是骗人!”
  二娃把小布头紧紧地抱在怀里。小布头觉得,这个二娃真爱他。
  吃完晚饭,田阿姨就收拾好碗筷,把炕桌擦干净,在煤油灯下边看起书来。那是一本挺厚挺厚的书,啊,可比苹苹看的图画书厚得多!那里头一定有好几百个有趣的故事。小布头不知道,那不是故事书。那本书是讲怎样种麦子的。
  大娃也拿出课本来念。二娃呢,二娃就跟小布头玩儿。
   后来,二娃和小布头都玩累了。二娃躺在炕上睡着了。小布头躺在二娃的手里,也睡着了。
  田阿姨看见二娃睡着了。就笑起来:
  “这孩子,睡觉还拿着他心爱的小玩意儿。”
  田阿姨给二娃垫上枕头,盖好被子。她把小布头轻轻拿起来,摆在大箱子顶上。
  等大家都睡了,田阿姨又坐到那盏挺好玩儿的玻璃灯前边,专心地看起那本厚书来。
  二娃跟小布头一起玩儿的时候,大娃总爱斜着眼睛偷看。二娃没注意,小布头可看到了。小布头心想:这个大娃,准是想把我拿走!
  小布头猜对了。
  一天晚上,二娃睡着了,小布头又给摆在炕头的大箱子上。他刚刚躺下,想要睡觉,大娃就悄悄爬过来,把小布头抓在手里。
   大娃抓着小布头,一直跑到院子里。他拉开院墙的一道新开的门,跑进另外一个院子,又钻进一扇小门。一进这扇小门,立刻有股暖烘烘的泥土气味扑上来。大娃把小布头摆在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旁边,对他说:
  “这地方不赖吧?”
   小布头没回答。他有点儿不乐意。他跟那个小喇叭早成了好朋友,他们还没玩儿够呢。这个大娃已经是个大孩子,跟他有什么好玩儿的?再说,他还要拿自己“做实验”,做什么实验?这个小子很淘气,多半干不出什么好事来。
  大娃好像猜透了小布头的心思。他说:
  “跟二娃有什么好玩儿的?他就会让你跟不倒翁‘过家家’,那多没劲!跟我玩儿可好啦,我让你坐我的飞机去旅行。飞机飞得又高又远。别提多美啦!”
  原来他的“做实验”是坐飞机!小布头一下子就高兴起来。他刚刚来到田阿姨家,小芦花就告诉他回阿姨家有飞机,可以坐上去找苹苹。他常常想,二娃怎么不让我坐飞机?原来,有飞机的是大娃!
   “可是现在不行。”大娃说,“你看,好晚了,我要回去睡觉了。等明天一放学,我就来找你,请你坐飞机!”
  大娃说完,又钻出小门,顺手把门关严。
  好,明天很快就会到的,就等明天吧!
  小布头弄不清他是呆在什么地方。他朝四面张望,四面黑黢黢的,只有些模模糊糊的影子,好像是些瓶瓶罐罐。头顶上似乎有些亮光,他又仰起头来看,哎哟,满天的星星!
  小布头忍不住叫了一声:
  “这个大娃,怎么把我扔到外边来啦!”

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