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
二五、小布头换上了新装


  到了晚上,田阿姨回来了。
  田阿姨刚烧火做饭,门外就进来一个小朋友。小布头一看:哎呀,是豆豆!奇怪,豆豆怎么也来啦!
  这个小朋友看见田阿姨就喊;“妈妈,你好!”
  田阿姨笑嘻嘻地说:“小喇叭,你好!”
  “呀,这不是豆豆啊?”小布头一愣。
  小布头认错人啦!这是田阿姨的孩子二娃。他刚从幼儿园回来,不过不是苹苹他们的幼儿园,是村里办的幼儿园。
  这个小朋友干嘛叫“小喇叭”呀?小布头又有点奇怪。他一点也不像小喇叭。小喇叭是个细长的筒筒儿,拿起来一吹,就“嘟嘟”地响。这个小朋友胖胖的,笑嘻嘻的,一点儿也不像小喇叭。
  真的,二娃为什么叫“小喇叭”呢?嗯,这是因为,他在到幼儿园以前,老是爱哭。他哭起来非常响:
  “哇——我要……哇——”
  声音就跟吹小喇叭一样。
  二娃又哭又闹,吵得田阿姨整天不能干活儿,连饭都不能做。田阿姨特别生气,就管他叫“小喇叭”。
  这一段事儿,小布头当然不知道。
  小喇叭自从进了幼儿园,就不再哭了。阿姨老师耐心地照顾他,帮助他,使他变成了一个挺听话的好孩子,整天笑嘻嘻的。田阿姨不光能做饭了,还能下地生产了。
  田阿姨心里多高兴呀!按理说,二娃不再“哇——哇——”地哭,就不应该再管他叫“小喇叭”了。可是田阿姨叫惯了,还是这么叫。二娃反正不哭了,叫他一声“小喇叭”,当然也没有什么关系。
  小布头早在盼望,盼望田阿姨的孩子拿飞机回来。他看看小喇叭,这孩子手上可没拿着什么飞机。飞机到底在哪儿呢?小布头向屋子里看了一周,也没找着。可是他相信,小芦花不会骗他。田阿姨家里反正有一架飞机,只是不知道藏在什么地方。
  二娃爬上了炕,忽然看见了炕桌上的小布头。
  “呀,妈妈!这是什么呀?”
  “哈哈!”田阿姨笑了起来。她一边往铁锅里倒水,一边说,“好玩儿么,二娃?”
  “好玩儿!”
  “这是老郭爷爷给的,说送给二娃玩儿!”
  二娃仔细看着小布头,问:
   “妈妈,这个小布娃娃不讲卫生,是吗?”
  “怎么呢?”
  “他的衣服多脏呀!”
  “这个小布娃娃很讲卫生,跟咱们小喇叭一样。他的衣服是在老鼠洞里,叫老鼠弄脏的。”
  “这些坏老鼠,真坏!妈妈,你给他洗洗吧!”
  “好的。等妈妈把米下在锅里,就给他洗。”
  田阿姨把米下在锅里,真的来给小布头洗衣服了。她把小布头的小上衣和小裤子脱了下来,把小帽子也摘了下来,洗得干干净净的,晾了起来。
  “妈妈,”二娃又叫了,“他的帽子叫老鼠给咬破啦。你给做一顶新的吧!”
  “好的。可是,做什么样儿的呢?”
   “做一顶老虎帽,像我小时候戴的那样!”
  田阿姨真的用黄布头做了一顶老虎帽,上面有两只毛茸茸的大耳朵,两个滴溜圆的大眼睛,当中间还有一个“王”字。
  嚯!小布头一戴上老虎帽,可真精神哪!
  二娃说:“妈妈,二娃有两套新衣服,小布娃娃就有一套。你再给他做一套新衣服吧!”
  “嘿,你呀!”田阿姨用手指头点了点二娃的鼻子。
  田阿姨真的又找了些布头来,问二娃说:
  “衣服照原来的样儿做,好不?”红袄,一条黑裤子,就跟我穿的一样,那才好看哪!”
  田阿姨就照着二娃的小红袄和黑裤子,缝了一套新衣服,给小布头穿上。
  田阿姨看着小布头,“哈哈哈哈”大笑起来,笑得都直不起腰来了。
  二娃也对小布头大笑起来,“嘻嘻嘻嘻”地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。
  他们为什么笑得这么厉害呀?因为小布头一换上新装,就完全变了样儿,变成一个农村的小朋友了。
   小布头也很得意。这一顶老虎帽,这一身新衣服,够多神气!苹苹要是见到他,一定会相信他是从老远老远的农村回来的。
  田阿姨做好了饭,就和二娃一起在炕上玩儿。他们要等二娃的爸爸和哥哥回来一起吃晚饭。
  二娃有一个不倒翁。他让小布头和不倒翁一同玩“过家家”。不倒翁当爷爷,小布头当孙子。
  “天黑啦,”二娃说,“大家该睡啦!”
  小布头躺下来了,不倒翁可怎么也不肯躺下。二娃把他按倒在炕桌上,一放手,他又自己站了起来。
  后来就不玩“过家家”了,玩“爷爷背孙子”。
   田阿姨把小布头摆在不倒翁的背上说:
  “瞧呀,瞧呀!爷爷背着孙子去赶集啦!”
  可是不倒翁不喜欢背小布头。小布头刚放到不倒翁背上,不倒翁故意把身子一歪,把小布头摔下来。他还摇晃着身子,挺得意地对小布头说:
  “就不背你!就不背你!”
  小布头怕摔脏了新衣服,很生气。田阿姨和小喇叭可都开心地笑起来。小布头见大家很快活,也不生气了,也跟着他们笑。

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