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
二四、决定坐飞机去找苹苹


  那位阿姨把小布头放在怀里,就回家了。她家的院墙紧挨着老郭爷爷家的房子,走几步路就到了。
  阿姨进了屋子,把小布头摆在小炕桌上。
  太阳光照得小炕桌上暖洋洋的。小布头看着雪白的窗纸,看着明亮的玻璃,还有贴在玻璃中央的好看的窗花,心里感到非常幸福。
  在又黑暗又潮湿的老鼠洞里呆了这么久,小布头更觉这里又明亮,又温暖。
  那位阿姨又出去干活儿了。屋子里只剩下小布头一个人,坐在炕桌上晒太阳。
  忽然,小布头听见“咕咕!咕咕!”这声音好熟呀!他往地上看,原来是一只小母鸡,跟小芦花一般大,毛色是黑的。小布头就招呼她:
  “喂,小朋友!”
   小黑母鸡伸长了脖子往上瞧了瞧,惊奇地说:
  “咕咕咕!你是谁呀?也是田阿姨家的吗?我怎么没见过你呢?”
  “田阿姨?这儿就是田阿姨的家么?”
  “对呀!你认识她吗?”
  “嗯!”小布头这才明白,原来带他回来的那个圆脸儿的阿姨,就是小芦花说的田阿姨!他就问:“那你一定是因阿姨家的小母鸡啦!”
  “对呀!”小黑母鸡高兴地说。
  “那你一定认识小芦花啦!”小布头赶紧问。
  “怎么不认识!她是我最好最好的好朋友!”
  “她现在在哪儿?”
  “在外边发愁呢!她的一个好朋友被老鼠拖到洞里去了。那个朋友可好啦!在老鼠洞里还救了小芦花!小芦花也要去救他。我们大家都帮她想办法,想呀,想呀,怎么也想不出来。唉,小芦花急得连米粒儿都吃不下啦!”
  “哈哈……”小布头觉得高兴,就笑起来。
  没想到小黑母鸡生气了。她说:
  “哼!人家发愁,你倒笑!真坏!你要知道,呆在老鼠洞里多危险呀!”
  小布头就忍住笑。
  “你有什么好办法吗?”小黑母鸡问。
  小布头说:“照我看,顶好是把老鼠洞挖开,把老鼠统统打跑,再救出那个朋友来!”
  小黑母鸡想了一想说:“这倒是个好办法,等我把小芦花找来,大伙儿商量商量!”
  “小芦花!”小黑母鸡喊了一声。
  门儿掀开了一道缝儿,先钻进一只小白母鸡来,后来又钻进一只……
  “小芦花!”小布头大声喊起来。
  小芦花抬头一看,也大声喊起来:
  “小布头!”
  小芦花和小布头都高兴极了。小黑母鸡和小白母鸡又是高兴,又是惊奇。她们早听小芦花说,她的好朋友就叫“小布头”,可没想到勇敢的小布头是这么一丁点儿的小布娃娃。
  三只小母鸡一高兴,全飞到炕上去了。反正因阿姨没在家,他们四个爱怎么胡闹,就怎么胡闹。
   小布头说起他在老鼠洞里受的那些苦,小芦花听着又伤心得哭起来。小黑母鸡和小白母鸡也陪着她掉了不少眼泪。后来听小布头讲到挖开了老鼠洞,她们就笑起来,“咕咕咕咕”地,笑得特别快活。
  小布头讲完了,他们四个就在一起做游戏,捉迷藏呀,丢手绢呀,跳房子呀,找朋友呀……他们把小朋友在幼儿园里做的游戏全都做遍了!
  最后玩累了,他们又坐下来聊天儿。
  小芦花说:“小布头,你就住在这儿吧!赶明儿,我们还来找你玩儿。小黑,对不?”
  小黑母鸡说:“对呀!”
  小芦花又问小白母鸡:“小白,你说呢?”
  小白母鸡说:“对呀!咱们天天一起玩儿!”
  可是小布头说:“不行,我不能住在这儿。我得回家去,去找苹苹!”
  小芦花问:“苹苹是谁呀?”
  小布头说:“苹苹是我最好最好的好朋友!”
  小黑问:“苹苹住在哪儿?”
  小布头说:“她住在城里。可远啦,还要坐火车!‘哐当哐当’……”
  小白问:“那你干嘛不跟她在一起呀?”
  小布头很不好意思,他说:
  “苹苹批评我,说我不该浪费粮食。我一生气就逃了出来。”
  小芦花说:“那你可真不应该。苹苹批评得很对,你不应该生气,更不应该逃跑。”
  小芦花说到这儿,脸忽然红了。她想到了自己。自己不就是不听大伙儿的意见,老是独自一个儿出去玩儿,才差点儿叫老鼠给吃掉吗?她难为情地说:
  “我……我先前也不肯接受大伙儿的意见,以后一定要改正。”
  小布头也很不好意思。他说:“我早就后悔了。因为后悔,我才想回去找苹苹……”
  小黑说:“知道自己错了,改了就行啦!你不用找她啦,还是住在我们这儿,跟我们一起玩儿吧!”
  小布头说:“不行,我一定得找到她。我不光要向她承认错误,还要把大铁勺讲的故事讲给她听。还有,我还要教她种粮食,教她在院子里种麦子!”
  “你会种麦子?”小芦花有点不相信。
  “不是你教给我的吗?”小布头说,“昨天夜里,你教给我得用大扇子扇。”
  “昨天夜里?你不还在老鼠洞里吗?”小芦花更奇怪了。
  “这……”小布头也糊涂了,“反正是你教给我的!”
  “别管这个了,”小芦花说,“你什么时候去找苹苹呀?”
  小布头说:“越快越好,最好现在就走。你知道去火车站的路吗?”
  “我不知道。”小芦花摇摇头。
  “我也不知道。”小黑说。
  “我更不知道啦。”小白说。
  “唉!”小布头叹了口气,“这多糟糕!”
  小芦花对小黑和小白说:“咱们给小布头想想办法吧!”
  “好的!”小黑和小白一齐说。
  大家就一齐想。想了一会儿,小芦花忽然说:
  “我想起来啦!田阿姨家的孩子有一架飞机。我刚从蛋壳里钻出来没几天,他就说要请我坐飞机。我胆子小,不敢坐。他对我说:‘坐飞机多好玩啊!飞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旅行,够多美!还可以让你飞到城里去逛逛。’他正想让我坐飞机的时候,田阿姨回来了。他一看见他妈回来,也不知道为什么,赶紧跑了,我也没坐成飞机。”
  小布头连忙问:“他真的说能让你飞到城里去?”
  “决不骗你!”小芦花认真地回答。
  “他的飞机真会飞?”小布头还有点儿不放心。
  “真会飞!”小芦花说,“前两天我还看见那架飞机在天上飞哪!飞得真高,看上去就跟小鸟儿一样。”
  “哎呀,多好哇!”小布头快活得跳起来,“我要坐飞机去找苹苹啦!我就要看见苹苹啦!”
  小芦花、小黑和小白一齐对小布头说:
  “那你就在田阿姨家里等着吧!她的孩子准会用飞机送你去的。在你没走以前,咱们就在一起玩儿;等你坐上了飞机,我们都来送你!”
  “好的!好的!好的!”小布头真是高兴极了。

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