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
二三、小布头遇救


  天亮的时候,四只老鼠回来了。他们把小布头团团围住。
  小布头心里想:“坏蛋要杀我啦!”
  哪知道四只老鼠挺和气地坐了下来,一点儿也不像要杀死他的样子。
  “吱吱!”鼠老H说,“你听着,小东西,我已经全都知道啦!吱吱!昨天,你就在洞口,把我们的事儿全都告诉小芦花了。她当然再也不敢来啦!吱吱!你就想让我们抓不到她。对不对?”
  小布头不理他。
  “吱吱!”鼠老二挺难听地笑了一声,“什么也瞒不了我,我能算,我一算就算出来啦!”
  “你吹牛,你什么也不会算!”小布头撇撇嘴说,“你昨天还盼着小芦花会来呢!真不要脸,没羞,还吹牛!”
  鼠老二脸色一变,可是马上又笑了:
  “吱吱,你听着:我们本来想今天早晨杀掉你,把你撕成一片儿一片儿的。可是我们都是好心肠。我们一想:‘唉呀,这个小娃娃多么小呀!这么小就死掉,多可怜呀!’我们这么一想,就不想杀你了。吱吱,我们就饶了你,就要把你放出去。”
   “真的?”小布头不太相信。
  “当然是真的啦!”鼠老二挺和气地笑着,“可是,吱吱,我们饶了你的命,你也该帮我们办一点儿事——一丁点儿一丁点儿事……”
  “什么事呀?”
  “你想办法让小芦花来玩儿。你就对她说,吱吱,上回你是骗她的,根本没有谁想抓她。你让她到洞口来玩儿……别的,吱吱,别的你就不用管了。我们就放你回家去啦!”
  小布头一听,气得要命。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,光是骂:
  “呸,你不要脸!呸,你不要脸!呸……”
  鼠老二厚着脸皮说:“你别当是我们要吃她,我们才不吃鸡肉呢!吱吱,鸡肉一点儿也不好吃,净塞牙,我们一回也没吃过。吱吱,不论公鸡母鸡,都是我们的好朋友。我们总是帮助他们,送给他们好玩意儿和好吃的。我们就是跟小芦花开个玩笑,吱吱,请她来洞里玩儿一天,就送她回去……”
  小布头越叫声音越大:
  “呸!你不要脸!你们四个全都不要脸!你们四个全是大坏蛋,专门偷人家的粮食吃!让老郭爷爷用木头板儿把你们全都夹死!”
  鼠老大让小布头骂得眼睛冒出火来,他大叫:“喳——,气死我啦!可气死我啦!把他给我杀掉!把他撕成一片儿一片儿的!”
  老三老四立刻扑上去,推开那块大石头。
  “咚!”
   墙壁突然震动起来,四只老鼠全都一愣。
  “咚!”“咚!”
  接着又响了几声,好像有人在敲墙壁。
  鼠老二凑近鼠老大的耳朵,轻轻说:“吱吱,这声音,可不大妙!”
  鼠老大朝前门瞧了一眼说:“把这小东西弄到后门口去,在那儿弄死他!”
  鼠老三揪住小布头的领子,把他拖到后门口。
  四只老鼠全都把牙齿咬得格支格支响。他们要把牙齿磨快,好把小布头撕得粉碎。
  “喳喳,我咬碎他的脑袋!”鼠老大一边磨牙齿,一边恶狠狠地叫。
  “吱吱,我咬烂他的肚子!”鼠老二叫。
  “兹兹,我咬掉他的两只手!”鼠老三叫。
  “唧唧,我咬断他的两条腿!”鼠老四叫。
  “咚!咚!咚!”
  敲墙壁的声音更大,把他们的声音都压下去了,忽然——
  “轰!哗啦——!”
  洞里一下子亮了,太阳光从前边直射进来,晃得小布头睁不开眼睛。原来有几把大铁镐,把前面的墙壁打了一个洞。
  “喳喳!”“吱吱:““兹兹!”“唧唧!”四只老鼠吓得四处乱窜。
   鼠老大第一个想从后门逃出去。小布头一把拖住他的尾巴,不让他逃。可是鼠老大力气大,他反倒把小布头拖到了后门口,自己钻了出去。
  小布头在门里,死劲拉住鼠老大的尾巴不放,鼠老大在门外,也拼命地拉自己的尾巴。这老鼠尾巴又细又滑,小布头用尽了力气,末了儿还是让鼠老大挣脱了。
  “喳喳,”鼠老大在洞外喘着气,恶狠狠地说:
  “咱们走着瞧,早晚找你算这笔帐!”
  鼠老大逃跑了。可是洞里还有三只老鼠呢!决不能放走他们!小布头这么一想,就打了个滚儿,把身子堵在后门口。
   尽管小布头身子小,他把后门堵住了一半,剩下的三只老鼠就再没法往外窜了。鼠老二、鼠老三、鼠老四只好拚着性命,从刚刚掘开的墙洞冲出去。
  “打呀!打呀!”
  小布头听见外面屋子里有人在喊,接着“丁丁当当”,一阵铁镐铁锹敲打的声音。
  小布头从破墙洞朝外张望,看见外边有好多人。
  “哎哟,全跑啦!”一个圆脸儿的阿姨说,她手里提着一把大镐,“没想到里头还藏着这么多老鼠!”
   “哈哈!”一个满脸黑胡茬子的伯伯笑起来。他冲着一位白胡子老爷爷笑着说:“叫他们也跟老郭一样,让出自己的房子,为田嫂的科学实验做贡献吧!”
  那位白胡子老爷爷小布头认识的,他就是打死小坏蛋鼠老五的郭爷爷。郭爷爷乐呵呵地举起手里的铁锹:“我拍你个大胡子!我成了老耗子啦?”
  那些人一齐哈哈笑。他们正在把好些泥巴块和碎砖头装到大马车上去。
  那个黑胡茬子伯伯抡起大镐来,越抡离小布头越近。到后来,有一镐差点儿砸在小布头身上。还好,他忽然停下来,弯腰拾起小布头:
  “咦,这是个什么东西?”
  他把小布头交给老郭爷爷:“你养的这是什么鸟儿,让老鼠拖进洞了?”
  老郭爷爷仔细瞧瞧,也不明白:“我家没这东西呀!”
  他把小布头递给圆脸的阿姨:
  “你看看,是不是二娃的什么小玩意儿?”
  圆脸的阿姨接过小布头,摇摇头说:
  “不是。一个挺漂亮的小娃娃嘛!”
  老郭爷爷说:“拿回去给二娃玩儿吧!”
  那个阿姨说了声“谢谢”,就把小布头揣进暖乎乎的怀里。

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