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
二一、救了小芦花


  这时候,天已经亮了。
  四只老鼠“扑登,扑登”,都往洞的后边跑去了。
  小布头扭过头去一看,老鼠洞的后边透进来一道亮光,原来那儿还有个后门呢!
  可是小布头不明白:鼠老二不是说等小芦花到屋子里来再抓她吗?他们干嘛全都跑出去啦?
  小布头现在看清楚了,他跟老鼠洞的前门高得很近,还可以看见外间屋子的地。他想逃出去,把四只老鼠的坏主意告诉小芦花,让她千万别离开大伙儿,千万别独自一个儿跑到这儿来。可是他一动也不能动。压在身上的大石头好重呀!
  过了一会儿,后门口有轻巧的脚步声。小布头一看,鼠老四溜进来了。
  鼠老四把叼来的一点儿什么东西放在地上,快活地哼起来
  鼠老四,真快活,
  一只甲虫放在这。
  等会儿再挖两三只,
  抓住芦花有吃喝!
  鼠老四一边唱,一边又溜出洞去了。
  小布头想:这是怎么回事呀?
  四只老鼠都不在家。小布头只盼望小芦花在这个时候来,好叫她赶快逃走。
  可是小芦花还不来。
  又过了一会儿,鼠老三也回来了。他也把叼来的一点儿什么东西放在地上就溜出洞去了,嘴里还哼哼着:
  鼠老三,兴冲冲!
  一条毛虫放进洞。
  等会儿摆在洞口上,
  芦花来了把命送!
  小布头动脑筋使劲想。想着想着,他就明白啦!老鼠出去挖了些躲在地底下过冬的虫子回来,等会儿放在洞口,想引小芦花来吃。小芦花要是上了当,真找到洞口来吃食,四只老鼠就从洞里窜出去,把小芦花拖进来吃掉。对,他们打的一定是这么个坏主意!
   一猜透老鼠们的鬼把戏,小布头更着急了小芦花怎么还不来呢?
  忽然,小布头听见洞口传来很好听的喊声。
  “咕咕,小布头!咕咕,小布头!”
  小芦花走进屋子里来了!
  小布头就喊:“小芦花,快跑!”
  小芦花问:“小布头,你在哪儿呀?”
  小布头着急地喊:“小芦花,赶快出去!去跟你的朋友呆在一块儿!”
  “咕咕咕!”小芦花还笑呢,“小布头,你藏在哪儿啦?我找不着你,你自己出来吧!”
  小布头扭过头来看看老鼠洞的后门,他急得要死啦!
  “赶紧走开!他们就来了!”“他们是谁呀?”小芦花还是“咕咕”地笑。
  “他们就是大老鼠!”小布头死劲喊,“他们要吃掉你!”
  小芦花却顺着声音,找到碗柜底下来了。她笑着说:
  “找着啦,找着啦!你出来吧,你输啦!哎呀,你也不嫌脏,什么地方都钻。你可真逗!”
  小芦花其实还没瞧见小布头。老鼠洞里漆黑漆黑的,她什么也瞧不见。
   小布头在洞里说:“小芦花,我叫老鼠给压在洞里了,出不去!老鼠要吃你,他们想在洞口上放些吃食,你要一吃……哎呀,真是急死人!”
  “你净哄我玩儿,我才不信呢!就是不信!就是不信!”
  小芦花说完,又“咕咕”地笑起来。
  小布头急得哭了出来,喊着说:“你真气死人!快逃走吧!他们就要回来啦!要快点儿逃!”
  听见小布头急哭了,小芦花才相信他说的是真话。她心里一慌,也哭了出来。
  “可是……小布头,你……你怎么……怎么办呢?”
   “别管我啦!”小布头又是急,又是气,“你还不快跑!他们就回来啦!”
  “小布头,我走啦!你别着急,我一定想办法救你!”
  小芦花一边哭,一边往外跑。
  小布头这才舒了一口气,心里说不出地轻松。忽听得:“扑登”一声,老鼠真的回来了。第一个从后门跳进来的是鼠老二,接着是老大和老三老四。
   鼠老二一进洞,像箭一样地窜到前门口。他看见小芦花的尾巴在门边闪了一下,就不见了。
  鼠老二扭过头来,恶狠狠地瞪了小布头一眼。他凑近鼠老大的耳朵,“吱吱吱”地说了几句什么。鼠老大眼珠子立刻红了。他气得浑身发抖,“喳喳喳喳”地乱叫:
  “好哇!这个小坏蛋,他敢泄漏咱们的秘密。来呀!把他给我押上来,我要审问他!”
  鼠老三和鼠老四就推开石头,一个扯住小布头的左胳膊,一个抓住右胳膊,把他拖到鼠老大跟前。
  鼠老大瞪着红眼珠子问:
  “你是不是把我们的事儿说给了小芦花啦?”
   老二、老三、老四齐声喊:
  “说!”
  小布头生气地喊:
  “不说!不说!我就是不说!”
  “来呀!”鼠老太太喊一声,“给我扔!把他摔死!”
  老二、老三、老四像疯了一样,拖住小布头,又把他抛了起来。
  “砰!”
  “啪!”
  小布头摔得好疼呀!
  “说!”四只老鼠一齐叫。
  小布头咬紧了嘴唇,索性不出声。
  四只老鼠把小布头又一连抛了十下。小布头仍旧什么话也不说。
   四只老鼠累得一点力气也没有了,只好把小布头仍旧压在大石头底下,坐下来喘气。
  喘了一会儿气,四只老鼠把叼来的吃食撒在洞口。他们还希望小芦花来上当哩!可是等了一整天,一直等到天黑,小芦花也没有来。
  四只老鼠丧气极了。他们恨小布头恨得要死。他们想把小布头撕得粉碎。可是他们都饿极了,谁也没有力气去撕小布头。
  天黑了,四只老鼠又溜出洞去找吃的了。小布头听见鼠老二在洞口“吱吱吱吱”地对鼠老大说:
  “等咱们吃饱了肚子,有了力气,回来就把这玩意儿弄死。这回要让他真死!咱们要咬断他的脖子,嚼碎他的脑袋,把他弄得稀巴烂!再挖一个坑,把他埋起来,让他烂成一团泥巴!”
  小布头压在石头底下,默默地想:“明天,他们就要杀死我了……”

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