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
二十、鼠老二出了个坏主意


   “喳喳!你是什么玩意儿?”鼠老大呲出尖尖的白牙齿,骂起小布头来,“你竟敢假装点心,故意骗我们!”
  “瞎说!”小布头也生气地喊,“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点心?你们凭什么乱咬人?你们好没羞!你们不要脸!你们偷粮食!”
  “好哇!”鼠老大气得上气不接下气,“喳喳,好哇,你敢跟我顶嘴!弟兄们,来呀!给我狠狠地扔!”
  老二老二老四一听说“扔”,就一齐朝小布头冲上去。
  鼠老二先出一拳,把小布头打倒。鼠老二拖住小布头的两条腿,老三老四一个拖住小布头的一条胳膊。
  小布头使劲想挣脱,两条腿拼命蹬。
  “一!二!三!”鼠老大带头喊。
  老二老三老四就把小布头使劲往上抛。
   小布头飞了起来,“砰”地一下,脑袋撞在洞顶上,又啪”地一响,身子摔在地上。
  小布头忍住疼,一声也不喊,一声也不哼。
  三只老鼠又冲上去,又拖住小布头。鼠老大又喊:“一!二!三!”小布头又飞了起来。
  这是老鼠洞里最厉害的刑罚,是专出坏主意的鼠老二想出来的。
  小布头起先还怒气冲冲地瞪着眼睛,拼命想挣脱。可是给抛了十下,他脑袋就晕了,眼睛就闭上了,腿和胳膊都软了。
  四只坏老鼠可不管,又使劲把小布头抛了二十下。
  鼠老大看小布头一动也不动,眼睛闭得紧紧地。他把耳朵凑在小布头胸口听了一听,仰着脑袋大笑起来:
  “喳喳喳喳喳!咱们把这玩意儿活活地摔死啦!”
  鼠老大可错啦!小布头是摔不死的。所有的布娃娃,都是摔不死的。
  “来呀!”鼠老大喊,“搬块大石头,喳喳,把他压起来,等放烂了再吃。”
   老三老四不知从哪儿拖来了一块大石头,压在小布头身上。
  压住了小布头,四只老鼠就坐下来想主意,怎么填饱自己空空的肚子。
  小布头给压在石头底下,他也在想:
  “这回明白了,老鼠全是坏蛋!连那个会唱歌的鼠老五,也是个坏蛋!他们整天什么都不干,专门偷粮食吃。我多傻呀,还为那个小坏蛋哭了一场。我还埋怨白胡子老爷爷呢!老爷爷真是个好老爷爷。他一定是大铁勺讲的郭老大,也就是小芦花讲的老郭爷爷。”
  “吱吱,我倒想出了个好主意!”
  小布头一听,是鼠老二的声音。
  “原先,咱们老五动过这个念头。”鼠老二接着说,“他胆子小,吱吱,怕危险,就没那么办。”
  “什么主意?快说!”鼠老大说。
  鼠老二说:“咱们去弄……”
  说到这儿,鼠老二就不往下说了。他溜到大石头旁边,鬼头鬼脑地看了看压在下边的小布头。
  小布头赶紧闭上眼睛。
  鼠老大不耐烦地说:“喳喳,你干什么哪?快往下说呀!”
  鼠老二凑近鼠老大的耳朵小声说:“那个玩意儿的脑袋鼠儿还露在外面呢!我看,吱吱,咱们把石头挪一挪,把他连脑袋带耳朵,全压住吧!”
  “用不着!”鼠老大说,“他死啦!喳喳,就是没死,他也不能动。你往下说!”
  鼠老二小声说:“咱们去弄一只鸡来吃吃!”
  老三老四一听,特别高兴,他们就唱起来:
  兹兹兹,唧唧唧
  咱们要吃一只鸡!
  鼠老大可没高兴,他倒有点儿发愁。因为那些鸡是一大群,随你拖哪一只,所有的鸡就一齐乱叫乱啄。那些小公鸡更凶,他们能一下子把老鼠的眼睛啄瞎。
  “吱吱,别着急!”以老二得意地说,“老五说过偷鸡,可是他没有办法。我可不是那个笨蛋老五,吱吱,我有个好办法!”
  “喳喳,你倒说说看!”鼠老大说。
  “好!是这么回事儿:吱吱,有一只小芦花,她老是独自一个儿跑进外边这间屋子里来玩儿。咱们就在大门口……”
  小布头一听见鼠老二说要偷鸡吃,就使劲听,又听见提到小芦花,他慌极了。他还约小芦花到这儿来玩儿呢,她一定会来的。哎呀!要是她来了,那怎么办呢?
   小布头想听听他们打算怎么抓小芦花。可是鼠老二的声音越来越小,“吱吱吱吱”的,一句也听不清了。
  忽然,四只老鼠欢喜地大叫起来。
  “喳喳,妙极啦!”鼠老大喊。
  鼠老二很得意地“吱吱吱”笑了。
  鼠老三鼠老四就一边跳,一边唱:
  兹兹兹,唧唧唧,
  咱们要吃一只鸡!
  唧唧唧,喳喳喳,
  咱们要吃小芦花!

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