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
十七、弄了满身米汤


  我心里很不痛快,在坏蛋王老肥家过了二十来个年头。
 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。你算一算,二十来个年头,该多少天呀!我可没有一天忘记了郭老大。我总盼望还能见到他。
  忽然有一天,很多穿得破破烂烂的人跑到厨房里来氏他们打开碗柜,把我拿出来,放在一个大箩筐里。
   我心里很奇怪:这是怎么回事儿呀?他们要把我弄到什么地方去呢?
  他们把我和许多别的东西放在一起,抬到广场上,摆在阳光底下。
  天空那么蓝,那么晴朗!太阳那么明亮!我有好久好久没见着太阳光了,心里可真痛快!
   我的身边还放着不少别的东西:红漆的大箱子,黑油的大柜子,一床一床的新棉被,一件一件的大皮袄……
  广场上围着很多人。他们跟郭老大一家人一祥,都穿得破破烂烂的。人越来越多,越来越多。他们都那么快活,在一起说呀,笑呀,唱呀,闹呀。孩子们也赶来凑热闹,在人群里穿来穿去,追着玩儿。
  我活了二十几年,还从来不知道人们竟会这样快活。
  原来,他们打跑了大坏蛋王老肥,要把这个坏蛋从大伙儿手里抢走的东西,再还给大伙儿。
  我觉得挺有意思,正在东张西望地看热闹,忽然有个老头子走到我跟前,蹲下身子,眼睛直瞪瞪地瞧着我。
  老头子瞧呀,瞧呀,瞧得我怪不好意思的。没想到他一把抓住了我,突然叫起来:
  “在这儿!你会在这儿!不错,一点儿也不错!”
  老头子的手哆嗦起来,把我给弄得心里慌极了。
  “不错,一点儿也不错!除了我们老二,谁能打出这样漂亮的大铁勺来!”
   老头子的声音好熟呀。他瞧着我,我也仔细瞧着他。他是——对啦,不会错!他就是我的老朋友,我天天盼望的郭老大!
  郭老大没死,郭老大还活着!哎呀,这该多好!我多么快活,真是快活极了,可是我什么话也说不出来,只是浑身哆嗦。我真是太激动啦!
  也不怪我一下子没认出他来。他实在变得太厉害了。那张睑又黑又瘦,还满是皱纹。头发本来全是黑的,这会儿白了一多半儿啦!
  郭老大抓住我,对站在他身边一位高个子叔叔说:
  “同志!把这把大铁勺分给了我吧!别的,什么金银财宝,我都不要啦!”
  那位高个子叔叔笑着问:“这就是你讲过的那把大铁勺吗?”
  “对呀!”
  “老大爷,拿去吧!是你自己的东西嘛!别的东西,还照样儿分给你。”
  那天晚上,郭老大把我带到了一间小屋子里。这间屋子,也是他新分到的。他还带回来不少别的东西,什么碗柜啦,镜子啦,衣服啦……
   郭老大点起油灯,把我拿在手里,凑着灯光翻来覆去地瞧,一边笑呵呵地对我说:
  “哈哈,大铁勺呀大铁勺!共产党和毛主席来啦!这回,咱们翻了身啦!”
  过了一会儿,郭老大忽然想起了什么,停了很久才说:
  “唉!要是老二还在,要是孩子和孩子娘还在,让他们看看今天,那有多好呀!”
  说着说着,郭老大流下眼泪来了。
  郭老大这么一会儿哭,一会儿笑,跟我叨唠了一晚上。
  我懂得了翻身的意思。因为从那以后,我们的日子过的跟从前完全不同了。我们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啦!
  大铁勺讲到这里,微笑着舒了一口气,停住了。
  “这个郭老大,他到什么地方去了?”小布头问。
  “他在自己的土地上种庄稼,从此就能吃上自己种出来的粮食啦!”
  “后来呢?”
  “后来又过了几年,他很老了,差不多不能下地干活了。解放前的苦日子,把他的身子给折磨坏啦!”
  “那多糟糕呀!”小布头真替郭老大担心。
  “一点也不糟糕。那一年乡里成立了敬老院,大伙儿请他到敬老院去过幸福生活,他不肯去。他说他还能干三十年活儿!”
  “后来呢?”小布头问。
  “后来他就去管理粮食仓库。”
  “后来呢?”
   “后来,他给大伙儿做了许许多多好事情。他生活得非常愉快,非常幸福。我天天给他做好吃的东西,做喷香喷香的大米粥。”
  “后来呢?”
  “后来有一个不懂事的娃娃,他说喷香的大米粥是‘臭稀饭’!”
  小布头不好意思地说:“我再也说‘臭稀饭’啦!”
  “那不不够。”大铁勺不宵肯罢休,“应该说‘香米粥’!不信,你就未闻一闻,真是喷香喷香的!”
  小布头把鼻子凑上去闻了闻。真奇怪!那味儿真是喷香喷香的!
  “真的!好闻极了!”小布头跳着说,“我都想吃一点儿尝尝啦!”
  不想小布头这么一跳,一脚踩到米汤上,“滋溜”一下,滑了个大跟头,正好扑在大铁勺里,滚得浑身都是米汤。
  大铁勺开心地“当当”地大笑起来。
  小布头也开心地大笑起来。

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