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
十六、一口稀饭


  你说我身上的稀饭是“臭稀饭”。我在郭老大家做的,那才叫臭稀饭呢!铁锅里难得有几颗粮食,煮的全是野菜梗儿和树叶子。你没法儿管那种东西叫稀饭。我在郭老大家呆了一年,他们一家人就喝那种臭稀饭过日子!
  郭老大还是那样,整天牛一样地在地里干活。一家人还是那样,吃不上一口正经粮食。我呢,也还是那样,每天在铁锅里给他们做那种臭稀饭。
  第二年,就连那样的臭稀饭,我也做不上了。他们谁也顾不上擦我了。其实也用不着擦,天气干燥极了,不擦,我也不会生锈。太阳像个大火球,天天挂在半空里。半年也没下过一回雨。
  郭老大回家来总是愁眉苦脸的。丫丫娘跑出几十里地去挖野菜。丫丫无精打采地坐在炕上,她没有力气跟我玩儿啦!
  头一年秋后,郭老大多多少少还弄回来几颗粮食。可是这一年,他连一颗粮食也没弄回来。听说收是收了一点儿。可是都叫坏蛋王老肥给抢走了。
  开头,我还有点儿事情做。他们让我在铁锅里做野菜汤,让我把野菜汤舀到三个破碗里。到第二年春天,我完全闲起来了。我躺在盖满灰尘的锅盖儿上,谁也不理睬我。
   小丫丫饿得受不住了,抓着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塞,好像什么东西都是能吃的。小丫丫可懂事啦!她知道她要是哭,要是闹,爹就会更着急,娘就会更伤心。她就不声不响地,用牙齿咬着小嘴唇。只有爹娘都不在家的时候,她才一个人躲在炕头上,悄悄地哭。她哭着哭着就睡着了,小声说着梦话:
  “小哥哥,给我一块饽饽……”
  我心里难过极啦,真想给她做点儿什么吃的,可是用什么来做呢?
  一天,郭老大从外边回来,脸上带着笑容。我觉得很奇怪,我有一年多没见过他笑啦。他为什么这么高兴呢?我再看他的手,他手里捧着一块白不白黄不黄的东西。
  “孩子他娘!”郭老大乐呵呵地对丫丫娘说,“我弄了块这东西来,煮煮着,也许还不坏!”
  好,这回总算用得着我了。我在半锅水里搅着那块白不白黄不黄的硬东西。水渐渐热了,那块东西渐渐碎了。我使劲搅它,它就发出“格支格支”的声音来,好难听。这算什么吃的东西呢?干脆是一块泥巴!
  小丫丫可来了精神.她眼巴巴地瞧着锅里,乌黑的眼珠儿又闪亮出光来。
  泥巴汤煮好了。我把泥巴汤从锅里舀出来,分到三个破碗里。
  我接连做了好几天泥巴汤,这么“格支格支”了好几天。
  他们就接连喝了好几天泥巴汤,结果都躺下了。
  丫丫躺在炕上,背着脸一声不响。丫丫娘撑起身子来,瞧瞧丫丫的脸。丫丫脸上挂着泪水。
  “好丫丫,”丫丫娘轻轻地叫,“不哭……不哭……”
  可是她自己倒先哭了。她知道,丫丫就是饿。她心里多着急啊!要是月亮能吃,星星能吃,做娘的也会爬上天去,把月亮和星星给她的小女儿摘下来的。要是有点儿粮食多好啊!哪怕只有几颗!粮食,粮食,粮食才能救丫丫的命啊!
  “别哭啦……”郭老大说。他的声音很细。他没发脾气。他连说话都吃力,也没有力气发脾气啦。
  “丫丫爹……”丫丫娘说,“你去王老肥家讨点儿什么吧!看有没有吃剩的稀饭,哪怕只有一口……”
  郭老大没作声。
  “去吧,丫丫爹!咱们俩饿死没啥,活也活够了!可是丫丫才五岁呀,……”
  丫丫娘又哭了。
  郭老大喘着气,慢吞吞地爬下炕来。他把我抓在手里,手扶着墙喘了半天气,才使劲直起腰来,摇摇晃晃走出了门。
  我们走呀走呀,走了好久好久,才走到离郭老大家不远的一个大院子门口。
  郭老大好容易爬上高高的台阶,去叩那扇黑漆大门上的亮闪闪的铜环。
  黑漆大门欠开一道缝儿,一个手提木棒的大汉,探出头来,看了一眼。他还当是有人来抢粮食呢!
  郭老大把我伸过去,抖抖瑟瑟地说:
  “我们孩子……我们丫丫……快饿死啦!发发善心吧,舍我们口稀饭,救救孩子条命吧!……”
   郭老大说着说着就跪下去了,把我高高地举在头顶上。给人家跪着,这多难为情呀!可是为了小丫丫,也顾不得这许多了。
  这时候,门背后又闪出来一个戴着瓜皮帽儿,穿着马褂的胖子。胖子说:
  “咦!真新鲜,我们家开粮食店哪?快滚蛋!”
  “砰!”大门关上了。
  不懂事的娃娃呀!要一口稀饭,一口救命的稀饭,有多么难啊!
  我身上一颗饭米粒儿也没沾着,就这么回家了。在路上,我眼睛闭得紧紧的。我怕看郭老大的脸色,也怕看倒在路边上饿死的人。
  丫丫到底死了,跟她的小哥哥一样,不声不响地死了。
  过了两天,丫丫娘躺在炕上,也一动不动了。
  郭老大没埋她们,也没搬她们出去。他没有这分力气。他的两条腿,连自己的身子也支不住了。
  郭老大用破席子盖上娘儿两个,自己跌跌撞撞地爬出去了。这一去,我真怕他再也回下来了。
  “别一个人走啊!把我也带上吧!”我使劲喊。
  郭老大好像什么也没听见,让我孤单单地躺在锅盖上。
  过了几天,咦!我听见外边有脚步声,那脚步声还越来越近。
  这是难呀?是郭老大回来了吗?
  人影儿在门口一闪。哦!是那个大汉,就是在黑漆大门里提着木棒的那个大汉。他在挨家挨户搜东西。因为所有的小草房里,都没有人了。
  大汉走进门来,掀开炕上的破席子一看,吐了一口唾沫,恶狠狠地骂道:
  “真他娘的晦气!”
  大汉两只眼睛贼溜溜地往四处一扫,又骂起来:
  “全是穷棒子,什么都没有!”
  忽然,他看见我了,就奔过来,把我一把抓住,往锅盖上敲了敲:
  “嗯!这玩意儿还不坏。”
   他就把我放在铁锅里,连铁锅一起,端出了郭老大的家。
  唉——!
  从那以后,我就换了一种生活。我住在坏蛋王老肥家里,有许多许多事情要我做。我在铁锅里炒大片大片的肥猪肉,在铁锅里做雪白雪白在大米饭。可是我厌烦那种生活!我总觉得,那些东西的味道都不对,有一股血腥味儿!
  我老惦记着郭老大。我盼望有一天还能见到他,重新跟他一块儿过日子。谁知道呢?说不定他跟可怜的小丫丫一样,已经饿死了,直挺挺地躺在路边……
  “呜——嗯嗯……呜——嗯嗯……”
  小布头听着听着,鼻子就酸起来;听着听着,流出了眼泪;听着听着,忍不住哭出了声音。
   小布头越哭声音越大,把大铁勺的故事都打断了。
  大铁勺心里也很难过,可是他没哭。他光顾讲故事,没注意到小布头那么伤心。后来听见小布头“呜呜”地哭,他又叹了一口长气,不再讲下去。
  “你哭啦?”大铁勺过了好半天,才轻轻地说了这么一句。大铁勺说话从来都是“丁丁当当”的,他还是第一次这么小声说话呢。
  小布头说:“我……呜——我没……呜——嗯嗯……我没哭……”
  大铁勺说:“要是你没哭,你就把眼泪擦干吧!”
  小布头一边抹眼泪,一边说:“我根本就没哭,根本就没流眼泪……”
  过了一会儿,小布头问:
  “要是郭老大有粮食,小丫丫就不会饿死,对吗?”
  大铁勺说:“那当然。”
  小布头一声不响,他在想。
  大铁勺也一声不响。
  过了好久,小布头叹了一口气。他问:
  “喂,你怎么下说话?”
  大铁勺说:“我讲累了。”
  “后来呢?一小布头问。
  “什么‘后来’呀?”
  “故事呗!”小布头说,“后来怎么样了?”
  “后来——后来就完了。”
  小布头不信,他摇摇头说:“好像还没完。”
  大铁勺“当当”地笑起来。
  小布头看他笑,就叫着说“哎,你骗人!还没完呢!”
  大铁勺就不笑了,又接着往下讲。

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