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
十五、大铁勺讲的故事


  你说“臭稀饭”,我就给你讲个“臭稀饭”的故事吧!你不用皱眉头,我决不编派你。我讲的是一个真的故事,是我亲身经历的,没有一句话是瞎编的。
  唉!你说稀饭,前面加上一个“臭”字!你这个傻娃娃呀!你真不知道,在旧社会,我这个大铁勺要沾到一点儿稀饭的边儿,有多么难!
  唉,真是说来话长。
  我姓郭。当然喽,铁勺也是有名有姓的。我姓郭,因为我是一个姓郭的铁匠的孩子。
   我爸爸郭铁匠长得可结实啦,四方脸,紫红的脸膛儿,肩膀儿宽,胸脯儿厚,两只胳脯像铁杠子似的。十几斤重的大铁锤,他一天能抡几千下。抡的时候,汗珠子就像雨点儿一样飞下来,洒在烧红的铁块儿上,“滋滋滋”地响。
  我爸爸专打铁勺,外带修理农具。他给穷乡亲修理农具不肯收钱,主要靠打铁勺卖钱过日子。他的铁勺打得好极了,不光村子里的人称赞他,连外村的人都夸他好手艺。大家都管他叫“郭大铁勺”。穷乡亲都爱他,敬重他,不光因为他手艺好,还因为他心地好,是个勤劳的人。
  有一天,郭铁匠打出了一把大铁勺。这把大铁勺打造得特别漂亮!连郭铁匠自己都惊奇了,他怎么会打出这样漂亮的大铁勺来?他拿起大铁勺瞧了又瞧,实在舍不得卖掉,就把大铁勺送给了他的哥哥。
   这把特别漂亮的大铁勺就是我。你笑什么?这又不是我自己说的。这是老实的郭铁匠说的。他可从来不说大话。
  我就到了郭铁匠的哥哥——郭老大的家里。从这以后,我就住在一间孤零零的小草房里,那就是郭老大的家。
  郭老大跟他弟弟一样,长得又大又壮,好像一头牛。他整天扛着锄头去种地,家里只剩下一个孩子和孩子的娘。
   那个孩子叫丫丫,才四岁,是个很招人喜欢的小姑娘。她有一个可爱的瘦瘦的小脸儿,有两只又黑又亮的眼睛。她娘给她梳了两条细细的小辫儿,还礼上两条红头绳儿。丫丫看见我去,快活极了。丫丫家里穷,什么玩具也没有,跟前又没有小朋友。她娘做饭,忙活儿,也没工夫陪她玩儿。丫丫就自己玩儿。她把我装上小石头子儿,用绳儿拖着我,在炕上拉车,一边拉,还一边小声儿唱:
  小马车,小马车,
  赶着你去看哥哥。
  哥哥住在姥姥家,
  姥姥给他吃饽饽。
  可是,丫丫的小哥哥早没有了。我去的时候,丫丫的小哥哥刚死。他生了病,没钱医,又吃不着正经粮食,就死了。死了,就用席子卷起来,要抱出去埋掉。丫丫不懂,不知道小哥哥死了,还眨巴着眼睛问:
   “妈妈,你把小哥哥抱到哪儿去呀?”
  妈妈低着头,好半天才说:
  “把你小哥哥送到姥姥家去住几天……”
  “别叫小哥哥去啦!”丫丫说,“小哥哥到姥姥家去了,谁跟丫丫玩儿呀?”
  妈妈忍住眼泪说:“小哥哥饿,到了姥姥家,姥姥给小哥哥蒸饽饽吃。”
  “妈妈,我也要去!”丫丫说,“哎——我也要去嘛!丫丫也饿,也要吃饽饽!”
  妈妈说:“乖丫丫,听娘话。过几天,娘赶着大车带你去看小哥哥。”
  丫丫看看小哥哥。小哥哥躺在席子里,不动,也不说话。
  “妈妈,小哥哥怎么老不说话呀?”丫丫问。
  妈妈的眼泪一串儿一串儿地滚下来。她说:
  “你小哥哥……你小哥哥睡觉呢……”
  妈妈赶紧用手捂着脸,把小哥哥抱出去了。
  小哥哥埋在山脚下,再也不回来了。丫丫不知道,老是想小哥哥。想起小哥哥,她就把我这个大铁勺当做大车,一边拉,一边唱:
   小马车,小马车,
  赶着你去看哥哥。
  哥哥住在姥娃家,
  姥姥给他吃饽饽。
  我喜欢小丫丫,也喜欢丫丫的娘。丫丫娘待我真好。她怕我生锈,每回用完,总把我洗得干干净净,还用抹布擦掉我身上的水珠儿。小丫丫待找更好。她天天都和我在一起玩儿。我那时候还小,也贪玩儿。我们俩成了最最要好的朋友。
  只有丫丫的爸爸郭老大待我不好。不知为什么,他一天到晚发脾气。他揍丫丫,使劲接;他还摔我,狠命摔。有一回,他差点儿把我的腰给摔断。他还骂,说是坏蛋王老肥把他的血都吸干了。坏蛋王老肥是个什么玩意儿呢?他干嘛那么坏呀?
  郭老大摔我的时候,我就想念起他的弟弟——我的爸爸郭铁匠来。郭铁匠待我多好呀!可是郭铁匠老也不来。
   有一天,郭老大回来,一进门就哭,“哇哇”地哭。我可吓坏了。我想,他一定又要摔我了。果然,他紧紧地抓住了我,眼珠子瞪得大极了,上面布满了血丝。他那双手老打哆嗦,把我吓得也哆嗦起来。可是奇怪,他这回没摔我,只是对着我呆呆地瞧着。瞧着瞧着,他又放声大哭起来:
  “我的兄弟呀,我的亲骨肉呀!当兵就当兵呗,你跑什么呀!……啊……哥对不起你呀!对不起你呀!要是哥有钱,能把你赎回来,你就不会遭这个罪啦!”
  后来听郭老大对丫丫娘讲,我才知道:郭铁匠被抓去当兵,他半路逃跑,叫当官儿的给抓住,枪毙了!
  听到这个消息,我也难过得哭起来。郭铁匠是多么好的人啊!我还是他打造出来的,他是我的爸爸呀!
  说也真怪,从那天起,郭老大就待我特别好。他再也不摔我了,不但不摔,还特别关心我。他常常用热呼呼的手拿起我来,对着我仔细瞧,瞧着瞧着,有时候又哭了。他待我就跟丫丫娘待我一样好。有时候,丫丫娘用过我忘了擦,他就说:
  “孩子娘,用过咱们的大铁勺,就得擦干,别让他生了锈!”
  丫丫和我玩的时候,他也得嘱咐两句:
  “丫丫,小心点儿,可别把他弄弯啦!”
  大家都待我那么好。我在这个穷家里,日子也过得挺快乐。
  听到这里,小布头插嘴说:
  “这不是臭稀饭的故事呀!你不是说,要讲臭稀饭的故事吗?”
  大铁勺说:“娃娃,别性急,你听下去呀!”
  小布头说;“好,我听着。”
  大铁勺接着讲下去。

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