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
十二、小布头哭了


  小布头哭了,可不是为了鼻子疼。
  那他为什么哭呀?
  小芦花走了以后,屋子里冷冷清清,小布头觉得怪没意思的。
  因为怪没意思,他就哭了?
  也不是。
  那——到底是为了什么呀?
  别着急,让我慢慢地讲给你们听;
  小布头觉得怪没意思的。他坐在大铁锅的盖子上东张西望。
  忽然,小布头的眼睛停住了。他看到碗柜下边,溜出来一个四条腿的小东西。这个小东西脚步很轻巧,走起路来没有一点儿声音。嘻!他是谁呀?他浑身灰溜溜的,长着个尖尖的小嘴巴,嘴巴上还翘着几根小胡子,小鼻子尖九红通通的,两只耳朵圆圆的,一双小眼睛滴溜溜地东张张,西望望。他的身子跟小布头大小差不多,身子后边,还拖着一条又细又长的尾巴。
   小东西停下来,用后腿站了起来,用小爪子摸摸小嘴巴,捋捋小胡子,高兴地说:
  “叽叽!老头子不在家。”说完,他又顺着墙壁,摇摇摆摆地往前走,一边走着,一边还“叽叽”地唱起来:
  鼠老五,鼠老五,
  溜出洞来散散步。
  最好找块甜点心,
  外加一个烤白薯。
  看了他那机灵的样子,小布头觉得特别好玩儿,很想跟他打个招呼。这样,他就又多了一个朋友了。这小东西一定是个很有趣的朋友,他也许会陪着自己一同玩儿,玩儿得好开心好开心!
  小布头刚要喊住他,忽然又想:“先别着急,我再听听他唱些什么。要是一喊,他就会不好意思唱了。”
  那个灰溜溜的小东西果真又唱起来了。小布头仔细听着。
   鼠老天鼠老五,
  溜出洞来散散步。
  最好找块甜点心,
  外加一个烤白薯。
  “嘻嘻!”小布头心里好笑,“怎么老是那么几句呀!这个鼠老五,大概就会这么一个歌儿。我还是招呼他一声吧告诉他,靠门的角落里有一大堆大白薯。”
  小布头刚要喊,鼠老五忽然站住了。
  鼠老五看见了什么啦?原来是一块小小的木头板儿。木头板儿上绷着几条粗铁丝,还摆着一块东西。是什么东西,小布头可看不清楚了。
  鼠老五就停在木头板儿的前边,用小红鼻子“咻咻”地闻着。
  小布头想:“摆在木头板儿上的,准是什么好吃的东西。大概就是甜点心吧?”
  小布头很替鼠老五高兴。可是奇怪,鼠老五却不上去吃。他绕着木头板儿走了好几个圈儿停下来用小红鼻子闻闻,闻了一会儿,又绕着木头板儿转起圈儿来。小布头笑了,他想:“这个小傻瓜!他干嘛不吃呀?”
   鼠老五绕着木头板儿绕了好久,到底停下来了。他悄悄地爬到木头板儿上,挺小心地伸出小爪子,去抓摆在木头板儿上的那块东西。
  “这就对啦!”小布头满意了。
 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,发生了一件非常可怕的事儿。鼠老五一抓那块东西,就听见,
  “啪!”
  “叽——”
   木头板儿上的一个粗铁丝框框翻了个身,刚好压住了鼠老五的脖子。鼠老五惨叫一声,伸了伸后腿,就一动也不动了。
  这时候,门开了、走进来一位白胡子老爷爷。他一看小木头板儿,就摸摸白胡子,‘哈哈哈哈’大笑起来。
  “小滑头,这回可上了我老头子的当啦!”
  老爷爷弯下腰,提起木头板儿来。可怜的鼠老五还夹在木头板儿上,挂下来一条软软的又细又长的尾巴。
  白胡子老爷爷非常得意。他还要教训鼠老五呢!
  “小坏蛋,谁叫你当贼,谁叫你偷吃粮食!这一回,你可玩儿完了吧!”
   老爷爷提着木头板儿走出去了。小布头看得很清楚,鼠老五的脖子叫粗铁丝给压得扁扁的,可怜地张着小嘴巴。
  门一关上,屋子里又剩下小布头一个人了。小布头越想,越替那个可怜的鼠老五伤心。
  “让他吃点儿粮食,有什么了不起的呢?他唱得多好听啊!可现在完啦]我早一点儿招呼他就好了。唉!我还盼望他快点儿去咬那玩意儿呢!谁知道……唉,都怪我不好……”
  小布头越想越伤心,他的眼泪一串一串地掉下来。
  反正也没有人看见他,小布头就趴在锅盖上,哭了一个痛快。

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