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
九、坐上了真正的火车


  真的,三轮车越跑越快,冷风“嗖嗖”地迎面吹来,小布头的耳朵和脸都冻得发疼。他的外套又丢了,手和脚也冻得发麻。。
  小电动机看小布头一个劲发抖,关心地问他:
  “你身上冷吗?”
  “冷!”
  “到我外套里来避避风吧!我的外套虽然是铁的,可是里边总比外边要暖和一点儿。”
  小布头起先还有点儿不愿意。他想,勇敢的孩子不应该怕冻。可是后来实在太冷了,小布头只好听小电动机的话,顺着他的铁腿爬上去,钻进了他的铁外套。
  铁外套里边没有风,果真暖和多了。小布头不再说话,缩成一团睡熟了。
  小布头不知道睡了多久,才迷迷糊糊地醒过来。他只听得一阵“哐当哐当”的声音,响得简直要震聋耳朵。三轮车还在跑吗?为什么晃动得这样厉害?小布头慌里慌张地从铁外套里爬出来。这是怎么回事呀?看不见路灯,看不见天上的星星,也看不见前边的大卡车和后边的三轮车。周围是漆黑一片。
  “你睡得很好。”黑暗里,小电动机很满意地说,“好好地睡一觉,对身体很有好处。”
  小布头没有心思回答,他急忙问:
  “李伯伯在哪儿呀?”
  小电动机问:“哪个李伯伯呀?”
  “就是蹬三轮车的李伯伯。”
  “三轮车回工厂啦!”
  “什么?”小布头叫起来,“这下子可糟啦!我应该和李伯伯一同回去,明天早晨去找豆豆。这……这可怎么办呢?”
  “哎呀!”小电动机也着急了,“你干嘛不早说呀!要是你早说,上火车的时候,我就叫醒你了。”
  小布头问:“上火车?上什么火车?”
  小电动机说:“火车就是火车呗!咱们现在,不就坐在火车上吗?”
   “你净瞎说,”小布头说,“火车才不是这样的!”
  “那火车是什么样的呀?”
  “火车就跟……就跟苹苹家里的那样,反正不是这样的!”
  小电动机很虚心地说:“也许,火车也有很多种样子……”
  小布头没有心思谈这些,他着急地问:
  “咱们到什么地方去呢?是去武汉吗?”
  “不是。火车要开到一个有山的地方去。我在那儿住过半年多。后来,我生了病,就回工厂去治病。现在,我的病治好了,还要回到那个地方去。那个地方美极了,告诉你……”
  小布头可一点儿也不想知道那个地方有多么美。他急忙说:
  “你什么时候再回去治病?要是你回去,见到李伯伯,你就让他来接我,带我回去找豆豆。”
  小电动机抱歉地说:“我再也不回去啦!”
  小布头问:“为什么?”
  小电动机说:“工人叔叔说:“以后他们每过几个星期,就到那儿去看我们一次,给我们检查一下身体。谁要是有病,就在那儿治,免得来回跑,耽误工作。”
  小布头不作声了。过了老半天,他才叹一口气说:
  “看样子,我是回不了幼儿园啦!”
  火车一点儿没注意小布头在叹气,还是“哐当哐当”地往前飞奔。

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