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
八、到什么地方去呀?


  空的儿童车跑得很快。小布头一个人坐在板凳上,心里非常得意。
  “这回,我可以去找豆豆啦!”
  小布头正笑得开心,车子猛地拐了个弯儿。小布头没坐稳,一下子滚到了板凳底下。
  车子又跑了一会儿,停住了。小布头听到了李伯伯的脚步声。可是那声音越来越远,李伯伯走了。
  “坏啦!”小布头想,“我大概要在这里过一夜了。”
  小布头不那么高兴了,他觉得有点儿害怕。天黑啦,虽然穿着外套他还是有点儿冷。他把身子缩成一团儿,躲在板凳下面一动也不动。
  “没关系!”小布头想,“我就在这里睡一夜吧!明天早晨,李伯伯就会拉我去接豆豆的,那不就找到豆豆了吗!”
  小布头不再发愁了。他迷迷糊糊地,有点儿想睡觉,忽然觉得身子震动了一下。小布头睁开眼睛一看:咦!车子又动了。怪呀!这是到什么地方去呢?是去接豆豆吗?
  车子跑了一会儿,拐了几个弯儿,跑进了一个大门。很亮很亮的灯光,从儿童车的小玻璃窗口射进来,晃得小布头睁不开眼睛。一会儿,外边又暗下来了,车子也停住了。
  小布头听得外边人声嘈杂,还有“轰轰轰”的,汽车发动的声音,“丁丁当当”的,铁东西碰撞的声音。
  “嗬,老李,您怎么也来啦?”有一个挺大的嗓门儿喊了一声。
  “你们这儿这么热闹,我能不来吗!”小布头听出这是李伯伯的声音。
  “可是您蹬了一天儿童车,也该休息休息啦!”又是那个大嗓门儿。
  “听说机器挺多,汽车不够用。”李伯伯说。
  “你那个娃娃车,门儿才一点儿大,能放进机器去吗?”另一个挺尖的声音问。
  大嗓门儿说:“嘿!人家老李的可是‘万能车’,能拆能卸!”
  小布头也个懂他们讲些什么,只听见“辟辟拍拍”几声,接着就有一阵冷气,向他脸上直扑过来。小布头抬头一看:哎哟!满天的星星在对他眨巴眼睛。
  李伯伯拆掉了儿童车的棚子,又搬上了板凳。现在,儿童车变成一辆平板车了。小布头就躺在平板车中央。
  小布头心里很着急。他就喊:
  “李伯伯,我在这儿哪!”
  可是这地方闹得那么厉害,李伯伯什么也没听见。他转身就走了。
   不一会儿,李伯伯回来了。他搬来了一个四条短腿的黑黑的铁家伙,放在平板车上。小布头赶紧打了个滚儿才算没叫那个铁家伙给压在底下。可是这一滚儿,他的漂亮的小外奔却滚掉了,周围漆黑的,他怎么摸也没摸着。
  接着,平板车上又放了几件很大很重的家伙。李伯伯就蹬着车子走了。
  小布头看看前边,前边是三辆大卡车。大卡车都瞪着两只大眼睛,把马路照得通明,一边往前跑,一边“轰轰”地叫着。小布头又看看后边,后边是一连串三轮平板车,和他坐的一模一样。
  大车小车接成了一条龙,在马路上奔跑,好热闹呀!
  可是小布头觉得怪冷清的。他坐在车上,车上的同伴全是些铁家伙,都一本正经的,半句话也下说。小布头有点儿心慌,他自言自语地说:
  “唉哟!这是往哪儿去呀?”
  “火车站呗!”回答他的,是一个很沉重的声音。
  小布头吃了一惊,这是谁在说话呢?李伯伯一心一意地在蹬车,连头也没有回过来。要不,就是身边的那个四条短腿的、差一点儿把他压在底下的小铁家伙吧!
   “你是谁?”小布头有点儿害怕。
  “我是小电动机。”那个小铁家伙挺和气地回答。
  小布头不再害怕了,他生气地对小铁家伙说:
  “你刚才差点儿把我压扁了。连我的外套,也叫你给弄丢了。你一点儿都不懂礼貌。我才不乐意跟你说话呢!”
  小电动机还是挺和气地说:“真对不起,我刚才没看见你呀!因为车间里特别亮,我刚一出来有点儿看不清楚。要是你刚从很亮很亮的屋子里出来,到了挺黑挺黑的地方,你不是也什么都看不清楚吗?”
  小布头一听,他说得也对。再说,一个人多冷清呀!小布头就乐意跟他说话了。
  “你刚才说,你是什么来着,”小布头问。
  “小电动。”
  “电动机是什么呀?”
  “是一种机器。”小电动机回答说。
  小布头说:“我也是一种机……一种机器。”
  小电动机有点儿奇怪:“你也是一种机器?”
  “怎么,”小布头有点儿不满意,“就兴你是机器,人家就不能是机器!”
  “不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小电动机连忙说,“我是说……我的意思是……你是一种什么机器呀?”
  “苹苹说我是……我是……”小布头想不起来,只好问小电动机:“是什么来着?”
  “我怎么知道呢!”小电动机说。
  “反正是一种机器。”
  小布头想不起来,干脆不想了。小电动机可还是帮着小布头想。他问小布头:
  “这种机器,是干什么用的呢?”
  “是开火车的。”
  “哦!是‘司机’吧?”小电动机问。
  “对啦l对啦广’小布头快活得拍起手来,“就是‘司机’,这种机器是管开火车的。”
  小电动机说:“‘司机”是人哪!”
  小布头说:“我也是人哪!——又是人,又是机器。”
  小电动机想笑,可是他怕小布头不高兴,没笑出声音来。
  “你是干什么的?”小布头问。
  “我吗?我是带动抽水机的。”
  “干吗要带动抽水机呢?”
  “带动抽水机,让它抽田里的水。”
  “干吗要抽水呀?”小布头还不明白。
  小电动机说:“天要是老下雨,田里的水就太多了,会把庄稼给淹死的。抽水机把田里的水抽出来,才能让庄稼长好。”
  “长好了有什么用?”
  “长好了,就能打好多好多粮食。”
  小布头一听说“粮食”,就想起苹苹和他吵架的事儿来,心里有点儿别扭。他想说点儿别的。
  “你还干什么?”小布头问。
  小电动机说:“还带动抽水机,让它把井里的水抽上来。”
  “还是抽水呀?”小布头有点儿不耐烦了。
  小电动机说:“是呀。天要是老不下雨,田里的水太少了,庄稼就会枯死。把井里的水抽上来,浇在田里,庄稼就能长好,就能打好多好多粮食。”
  只是粮食!小布头真不耐烦了,他说:
  “你除了带动抽水机,就不会干点儿别的?”
  “会呀!”小电动机很得意地说,“我会干很多很多活儿:我还能带动碾子……”
  “碾子是干什么的呀?”
  “把稻子碾成大米呀!我还能带动磨子……”
  “磨子又是干什么的呀?”
  “把麦子磨成面粉呀!大米和面粉,都是最最好的粮食……”
   还是粮食!小布头不耐烦极了。他用两只手使劲地捂住耳朵。
  “你怎么啦?”小电动机吃惊地问。
  小布头没听见。
  “你怎么啦?”小电动机大声问。
  这回小布头听见了,他说:
  “我……我有点儿……有点地冻耳朵。”

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