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
二、小布头的心事


  门轻轻地关上了,玩具们都一声不响。屋子里静极了,连雪花打在玻璃窗上的沙沙声都能听见。
  可是才静了一会儿,屋子里马上热闹起来了。
   最先忍不住的是小布猴子。布猴子一个斤斗,从玩具们中间翻了出来,把红纸也掀落在地上。他冲着门做了个鬼脸,扭过头来对大伙儿扬扬手说:
  “喂!活动活动吧,朋友们!她走啦!”
  玩具们一下子嚷起来,七嘴八舌的。
  “我的腰都坐酸了。”小黑熊站起来,粗声粗气地说。
  “哎哟哟!我躺了这么半天,躺得头都昏了。”大洋娃娃娇声娇气地说。她挺费劲地坐了起来。
  玩具们都换了个最舒服的姿势。这一下,他们全高兴了。
  小布头坐在那里,抬头一看,哟!对着他站着的是一只小老虎。
  小考虑浑身是黄的,还有许多黑道道儿;尾巴竖得笔直,像一根旗杆有一个“王”字,硬硬的胡子像刺一样。
  小木头心里很害怕,抖抖瑟瑟地问:
  “你……是小老虎吗?”
  “一点儿也不错,”小老虎说,“我是一只小老虎。”
  小布头一听,赶紧站起来朝后退了两步,眼睛还盯着小老虎。
  小老虎说。“你不要害怕,我不咬人。”
  小黑熊说:“对啦,他是只很乖的小老虎。所以,他不咬人。”
  小布头说;“不咬人,那你干嘛把眼睛瞪得那么大?”
  小老虎咕哝着说。“这我可没办法!他们就是把我的眼睛画得这么大……”
  布猴子看小木头还不放心,就跳过来说:
  “没关系,我保证他不咬人。你看,我就不害怕,我还敢揪他的尾巴呢!”
   布猴子真地揪住了小老虎那根竖得笔直的硬尾巴,他使劲扯了一下,还做了个怪相,把大伙儿都逗乐了。
  小老虎的尾巴叫布猴子揪得好疼。他很生气。可是为了证明自己是很乖的,他就不发脾气了。
  大洋娃娃看了小布头一眼,撇撇小红嘴唇说:
  “他胆子多小啊!真是一点儿不勇敢,一丁点儿也不勇敢。”
  小布头有点儿不服气。他说“我勇敢,我的胆子才不小呢!”
  话刚说完,外边“劈劈拍拍”一阵响。联欢晚会开始啦!小朋友放起爆竹来啦!这声音可真大,吓得小布头一下子钻到了长颈鹿的肚子底下去。
   爆竹声停了,大伙儿找不着小布头,一看,小布头在长颈鹿的四条长腿中间躲着呢!大伙儿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  大洋娃娃说:“看看,胆子小吧!还是个男孩子哪!”
  小鸭子说:“可不,一点儿也不像个男孩子!”
  布猴子跳到小布头身边,说:
  “让我看看,到底是不是男孩子。”
  布猴子一把揪掉了小布头的尖帽子。光光的脑袋瓜儿,一撮黑黑的歪毛,这一下子都露出来了。
  “嘻嘻,是个男孩子!”
  “哈哈!……”
  大伙儿都大笑起来。
  小花猫说:“没羞!没羞!男孩子胆子还那么小!”
  小布头低着头,心里挺难过。
  小鸭子很同情小布头,就说:
  “没关系。等他长大了,他的胆子就大了。”
  小鸭子摇摇摆摆走过去,用扁嘴衔起帽子,替小布头戴好。他安慰小布头说:
  “你的小尖帽子,有多好看哪!”
  “当然好看啦!”大洋娃娃撇撇小红嘴唇说,“那是用我的小手帕做的。小手帕本来放在我的衣袋里。真没羞,用人家的手帕当帽子。”
  小布头悄悄地抹了一把眼泪,他哭了。
   小黑熊看见小布头哭了,生气地挥挥滚圆的小胳膊,对大伙儿说;
  “别吵了!别吵了!谁再欺负小布头,我可就不客气了!”
  大伙儿都静下来,因为小黑熊是小老师最先做出来的,他是老大哥,大家都很尊敬他。大洋娃娃不作声了,布猴子、小花猫他们他挺后悔。
  小黑熊说;“咱们说点儿别的吧!你们没听说:明天,咱们就有一个新的家了!”
  “对啦!”小花猫说,“明天一清早儿,咱们就要分给小朋友了,每一个玩具要跟一个小朋友回家去呢!”
  这时候,在隔壁开联欢会的小朋友唱起快乐的歌来,还有钢琴“丁丁冬冬”地伴奏。多好听啊!玩具们都静下来,侧着耳朵听。
  小鸭子羡慕地说:“我将来一定要学会唱歌。”
  “那可以把你分给一个会唱歌的小朋友。”布猴子一本正经地说,好像明天是他给小朋友分玩具似的。
  “对啦!”小鸭子高兴地说,“我要找一个唱歌唱得最好的小朋友。”
  “你哪,小花猫?”布猴子又问小花猫。
  小花猫说:“我要分给一个最爱清洁的小朋友,让他每天给我洗两次脸。不!每天洗三次!”
  布猴子说:“好,那就把你分给一个女孩子。她们就是爱洗脸,洗完了,还抹点儿什么胭脂粉儿的。你哪,小老虎?”
  小老虎说:“我顶好跟一个男孩子去,女孩子不好。”
  “女孩子怎么不好?”大洋娃娃不同意,“我就不喜欢男孩子,他们顶讨厌啦!”
  小花猫说“对,男孩子顶讨厌!”
  布猴子本来想装得很公平,可是这时候忍不住了。他对小花猫说:“你瞎胡说!还是男孩子好!”
  “不好!”
  “好!”
  “就不好!”
  “就好!”
  别的玩具也跟着吵起来了。
  正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,他们听见书架上有谁在喊:
  “男孩子不好!”
  奇怪!这是谁在说话呀?大伙儿一齐抬起头来看。长颈鹿先看到了,因为他腿长,脖子也长。他小声告诉大伙儿说:
  “是一只小哈叭狗。他在书架顶上。”
  一听说是哈叭狗,小老虎生气地问:
  “哈叭狗,你说,男孩子为什么不好?”
   小哈叭狗瓮声瓮气地说:“男孩子顶淘气了!女孩子跟我玩儿的时候,总是把我抱在怀里,还拍我睡觉。可是男孩子呢,哼,用绳子套住我的脖子,拖着我满地跑,弄得我浑身泥土。哼!还……哼!还有……”
  “还有什么!”布猴子打断他的话,“别在这儿瞎嚷嚷啦,还是治治你的感冒去吧!你的鼻子塞得太厉害了。”
  “才没感冒呢!”小哈叭狗接下去说,“还有,他们老是揪我的鼻子,老是揪,老是揪。好,揪吧,把我的鼻子尖儿都给揪掉了!”
  大伙几仔细一瞧:真的,小哈叭狗的小鼻子尖儿果真没有了。怪不得他说话瓮声瓮气,好像感冒了似的。
  主张男孩子好的,这一下子都不说话了。
  只有小老虎咕哝着说;“揪揪鼻子有什么了不起,我就不怕。”
  小老虎当然不怕喽,他的鼻子是用笔画上去的。
  小黑熊摸摸自己的小黑鼻子尖儿,他的鼻子尖儿可是缝上去的。他小声说:
  “当然喽,揪揪鼻子没什么了不起的。不过……不过最好还是不要揪。”
  大洋娃娃看布猴子、小黑熊他们都没话可说了,就得意洋洋地说:
  “怎么样?还是女孩子好吧?”
  小花猫马上接上去:“就是好嘛!”
  小鸭子也说:“就是好嘛!”
  这一来又把布猴子弄恼火了,他生气地嚷着说:
  “女孩子反正不好!就是不好!”
  大洋娃娃哼了一声说:“就说不好吧,可没揪人家小哈叭狗的鼻子。”
  小猴子说:“那是你们女孩子胆子小,看见哈叭狗就吓哭了,吓得连路都不敢走。男孩子可勇敢,他们什么都不怕,就敢揪哈叭狗的鼻子,还敢爬树,还敢上房,还敢……”
  “对啦!”小熊喊。
  “对啦!”小老虎也喊。
  这一下子,主张男孩子好的又都高兴起来。
  小鸭子和小花猫可慌了。大洋娃娃没慌,她想了一想,就说:
  “得啦,得啦!男孩子也不全是勇敢的。小布头的胆子多小呀!他不是男孩子吗?”
  “对呀!”小鸭子叫道。
  “对呀!”小花猫也叫道。
  布猴子、小老虎、小黑熊他们一听,全都变得垂头丧气的了。
  这时候,小布头多难过呀!他低着头,一声不响,差点儿又要哭了。他一点也不怨小花猫、大洋娃娃他们,都怪自己的胆子太小了。真的,不勇敢多不好呀!不光他自己叫人家给羞了,连小熊、小老虎、布猴子他们都不光彩。
   小布头一个人想了好久好久。后来,联欢晚会都开完啦,幼儿园的小朋友和他们的爸爸妈妈、老爷爷老奶奶,都回家去了。玩具们玩儿困了,也都睡着了,只有小布头一个人还在想。
  后来,小布头下了决心,一定要做一个勇敢的孩子。
  明天,他就要跟一个小朋友回家了。要是一个男孩子,会不会笑他胆子小呢?要是一个女孩子,会不会像大洋娃娃那样瞧不起他呢?
  这天夜里,除夕的夜里,小布头没睡好。

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