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目录

水浒之六-醉打蒋门神


  武松当了都头,这是一件高兴事。紧接着又有一件高兴事,他在街上遇见了哥哥!原来武大郎已从清河县搬来阳谷县居住。
    一次县官派武松去东京出差。武松办完差事,回到家里,立刻惊呆了,只见桌上供着一块灵牌。嫂嫂说哥哥是害心疼病死的。武松问:"哥哥埋在哪里?"嫂嫂潘金莲说:"我一个人,哪里去找坟地?只好火化了。"武松便觉得有些可疑。后来从火工何九和卖水果的郓哥嘴里打听到,恶霸西门庆勾搭上了潘金莲,大郎是被他俩用毒药害死的。武松就去县衙门控告西门庆。但西门庆买通了官府上下,他不怕武松告他。武松只好自己解决,杀了西门庆和潘金莲,为哥哥报了仇。
    武松被发配到孟州。按照规矩,新到的犯人要挨一百杀威棒,要是肯出钱就可以不打。武松是个硬汉子,宁可挨打,绝不出钱。正要打时,有个包着头、吊着胳膊的年轻人在管营相公耳边说了什么,管营就对武松说:"我看你脸色不好,像是有病。"两边拿棍的军汉提醒武松,"这是相公照顾你,你快说有病。"武松偏不领情,"我没病,能吃饭,能喝酒,能走路!"管营笑道:"说这种话就是有病。先寄下这顿杀威棒吧。"武松说:"我不要留下'寄库棒',早打了早干净!"......
    老资格的犯人替武松担心:"不打你,不是好意,只怕要害你!"正说着,有个军人给武松送来好酒好菜。武松想:"让我吃过了就要来害我了吧?不管它,吃了再说。"吃完了那军人还提来热水让武松洗澡。"洗完澡就要来害我了吧?"但当天晚上没什么动静。以后天天这样服侍。到第五天武松憋不住了,他问那人:"是谁派你来送这送那?"那人说:"是小管营吩咐的。""小管营?是那个包着头吊着胳膊的年轻人吗?""正是。""他为什么要照顾我?""小管营不许我多说,要过半年才能让你知道。"武松不耐烦了,"快把他请出来和我见面,不然的话,我什么也不吃了!"那小管营叫金眼彪施恩,这时赶紧跑出来拜见武松。原来,东门外有个热闹去处叫快活林,施恩在那里开了家酒店,生意不错。谁知新来一位张团练,他带了个狗腿子叫蒋忠。那蒋忠九尺多身材,人称"蒋门神",他凭着武艺高强打伤了施恩,霸占了快活林酒店。施恩知道武松是有名的打虎英雄,想请他帮忙夺回酒店,但要等武松把身体养好了再说......武松笑了,"让你看看我的身体。"天王堂前有个五百斤的石墩,被武松扔起一丈多高,然后稳稳接住。施恩这才放了一百个心,当下与武松结为弟兄。要打蒋门神,武松只提一个要求:"出城后,每遇见一个酒店,你必须请我喝三碗酒。"施恩说:"出东门到快活林总有十二三家酒店,这样喝过去要喝三四十碗酒,还没打先醉倒了。"武松大笑道:"你怕我醉?你不知道我醉了才能打老虎?我是一分酒一分气力!"
    施恩只得依了武松。第二天,武松一路喝酒,喝到快活林,明明只有五分酒,却装成十分醉。见一个高大的汉子在槐树下乘凉,猜想这就是蒋门神。武松用了打草惊蛇的法子,东倒西歪地先进了酒店,嚷嚷着:"店家过来!"酒保跑过来,"客官有什么吩咐?"武松说:"我问你,你家主人姓什么?""姓蒋。""不对,他姓王。"酒保奇怪了,"怎么会姓王?""他叫王八蛋。""啊?!"柜台后面的老板娘火了,"这家伙想找死啊?"武松提起老板娘,扑通一声丢进大酒缸里。这一下蒋门神坐不住了,大步赶过来。武松迎上去,举起两个拳头在蒋门神面前晃了晃,忽然转身就走。蒋门神大怒,正要追赶,没提防武松回转身起左脚踢中蒋门神的小肚子,疼得蒋门神蹲下去,紧接着武松的右脚又起,踢在对方额角,蒋门神往后便倒。这一招有讲究,叫"玉环步,鸳鸯脚"。武松踩住蒋门神,一顿重拳,打得蒋门神连声求饶。武松教训了他一顿,"你把抢来的酒店还给人家,今天就离开快活林,再不许回来!"快活林酒店再不姓蒋,又重新姓施了。


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