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目录

水浒之五-武松打虎


  武松是山东清河县人,父母死得早,他是卖炊饼的哥哥抚养大的。奇怪的是,武松长得高高大大的,哥哥武大郎却十分矮小,外号叫"三寸钉"。武松个子大力气也大,一次喝醉酒时,一拳把人家打得不省人事。他以为出人命了,慌慌张张离家避难,在小旋风柴进庄上住了一年多。后来听说那人没死,武松这才放下心来,告别柴大官人动身回家。
    武松提着哨棒在路上走了几日,来到阳谷县地面。走得又饿又渴,望见前面有个酒店,门口挑出一面旗子,写着五个字:"三碗不过冈"。武松走进店里,叫店主人快端上酒菜。店主人便切了一大盘牛肉,倒了一碗酒。武松喝下这碗酒,称赞道:"不错,再来一碗。"店主人就又倒了一碗。但倒了第三碗后,再不肯倒了。店主人说:"客官,你没见门外旗子上写的?我这酒很厉害,喝到三碗非醉不可,就过不去前面的山冈,所以叫'三碗不过冈'。"武松说:"别废话,我喝一碗给你一碗钱,你只管倒酒!"于是左一碗右一碗,武松足足喝了十八碗酒,这才抓起哨棒出了店门。刚走几步,店主人追出来,"客官,你要过冈么?这景阳冈有老虎伤人,官府出了告示,要行人结伙成队,只有在中午时间才能过冈。"武松听了笑道:"我是清河县人,这座景阳冈走过一二十趟了,从没听说有什么老虎。你大概是想留我住店,才编出个老虎来吓唬我的吧?"
    武松走了四五里路,来到冈子下。这时红日渐渐西沉。武松乘着酒兴走上冈来,见有一个破庙,庙门上贴着官府的告示,近前一看,才知道店主人没说谎。可是,再回去吧,会被人家嘲笑的。"怕什么,"他对自己说,"就算有老虎,今天也不一定让我碰上。"往前再走,天黑了下来。肚里的十八碗酒开始发作,武松走路摇摇晃晃。走到乱树林边,他撑不住了,就在一块大青石上躺下来。刚要睡,忽然起了狂风,狂风过后,乱树后扑的一声响,跳出一头斑斓猛虎!武松叫声"啊呀",从青石上翻下,赶紧将哨棒抓到手里。那老虎好容易等到这一餐,恶狠狠从半空中扑过来。武松这一惊,喝下的酒全变成冷汗冒了出来。他急忙一闪,闪到老虎的背后。老虎再往后一掀,又被武松躲过。接着那铁棒一般的老虎尾巴扫过来,还是没碰到武松。原来这一扑、一掀、一扫是老虎的看家本事,三样落了空,气势也就去了一半了。轮到武松发威了,他举起哨棒用全力劈过去,啪!谁知打在树枝上,哨棒断成两截。老虎又扑过来,武松往后一跳,老虎正好落在武松面前。武松两只手用力按住虎头,一边往老虎的脸上、眼睛里乱踢。老虎痛得咆哮起来,爪子刨出一个土坑。武松死死不肯放松,按得老虎渐渐的使尽了力气。这时武松腾出右手,铁锤一般在老虎头上打了五六十拳,只见老虎的眼里、嘴里、鼻子里、耳朵里全都流出血来,再也动弹不得,只剩喘气了。武松怕老虎没死,捡起半截哨棒再打,直打得气也没了。
    武松自己的手脚也软了,在青石上坐了一会儿,慢慢地走下冈去。走了不到半里路,只见枯草中又钻出两只老虎!武松想:这回完了。没想到两只老虎站了起来,原来是穿着虎皮衣的两个猎户。猎户们很吃惊,怎么竟有人敢在夜晚独自过冈。武松就把打虎的事说了一遍。两个猎户怎么也不信,直到亲眼看见死老虎......
    武松成了声震八方的打虎英雄。众人给他披红挂彩,抬着他,也抬着老虎,在街上游行。男女老少人挤人,都来看武松看老虎,好热闹。游行队伍来到县衙门,县官很高兴,把大户们凑集的赏钱一千贯发给武松。武松却不肯领赏,说:"我打老虎不过是碰巧了,那些猎户更辛苦,为了这个畜生老是被官府责罚,就把赏钱分给他们吧。"县官见武松这样忠厚,有心栽培他,就让他在衙门里做了一名都头,跟现在的警官差不多。


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