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目录

水浒之二-逼上梁山


  林冲这天和妻子、使女去庙里烧香,路过菜园,被鲁智深的好武艺吸引住了。他叫妻子和使女先去庙里,自己就停下来看鲁智深舞禅杖。很快他和鲁智深攀谈起来,谈得十分投机。
    使女锦儿急急跑来,"官人快去救娘子!"林冲随锦儿赶到五岳楼下,见妻子被一个花花公子拦住,林冲举拳要打,却发现这家伙是太尉高俅的儿子高衙内,而高俅正是林冲的顶头上司。当时众人上前解劝,林冲也就没有发作。
    林冲罢休了,可是高衙内不肯罢休,他一心要害死林冲,好霸占林冲的妻子。高俅手下有个叫陆谦的,他跟林冲从小要好,但就是他给高俅想出了陷害林冲的毒计......
    那天林冲和鲁智深上街喝酒,遇到个卖刀的自言自语说:"这么大个东京,就没人认得我的宝刀!"林冲停下来细看,果然是好刀,讨价还价一番也就买了下来。他心想,高俅府里有把宝刀,总不肯拿给别人看,什么时候拿我的刀跟他比比。
    过了一夜,早上有两个差人来找林冲,"高太尉听说你买了一把好刀,叫你拿去比比呢。"林冲就跟差人来到太尉府。进了好几道门,差人让林冲等着,"我们进去通报。"可是等了好一会儿没人出来。林冲抬头看,见匾额上写着"白虎节堂",不由一惊,"这是商议军机大事的地方,一般人不能进入的!"急忙想退出,只见高俅来到,"林冲,你拿刀到此,想杀我吗?----给我抓起来!"
    林冲被移送开封府,高俅指示要定他死罪。幸亏开封府的官员还算正直,只将林冲发配沧州。押解林冲的公差是董超和薛霸,他俩拿了陆谦送来的金银,说好一定在路上结果了林冲。
    林冲戴着刑枷上了路。晚上住店时,两个公差故意拿滚水烫伤了林冲的脚。第二天又让林冲换上新草鞋,脚下的血泡被新草鞋磨破了,疼痛难行。前方是一片大林子,名叫"野猪林"。二公差说要歇一歇,等林冲坐下便把他绑在树上,两条水火棍恶狠狠举起----说时迟,那时快,只听一声大喊,一根铁禅杖把水火棍挑到了九霄云外!原来是鲁智深救了林冲。鲁智深一路暗暗跟随,早看出董超、薛霸要下毒手,这时便要杀了公差。林冲说:"是高太尉要害我,他二人只是受人指使,放过他们吧。"鲁智深对公差吼道:"要是不看在我兄弟面上,把你们两个剁成肉酱!"两个公差全吓傻了。鲁智深雇了一辆车子,让林冲坐上去,自己在后面护送。走了十七八天,离沧州不远了,路旁人家也多了,鲁智深便要告别回去。临走时他问董超、薛霸:"是松树硬,还是你们的脑袋硬?""当然是松树硬!""好!"鲁智深一挥禅杖,松树被打成两截,"要是再敢起坏心,你们的头就跟这松树一样!"两个公差吓得舌头伸出老长,半天缩不回去。
    林冲三人路过柴进庄上,受到喜欢结交天下好汉的小旋风柴进的热情款待。柴进不但送银子给林冲,还为林冲写了介绍信。凭着柴进和官员们的交情,林冲到沧州后倒也没吃什么苦头,被派到天王堂,每天只是烧香扫地。但高俅父子仍然不肯放过林冲,又派了陆谦、富安来沧州买通当地官员。
    林冲又被派去看守草料场。天寒地冻,屋子又漏风,林冲便想去买些酒来喝酒取暖。谁知买酒回来时,屋子已被大雪压塌了。林冲只好去附近的山神庙过夜。正在庙里喝着酒,听见外面必必剥剥响起来。他从墙缝里朝外看,只见草料场燃起大火!庙门外来了陆谦等人,他们互相祝贺,"林冲这次别想再活了。"但他们没想到林冲拿着一杆枪拦住了他们。林冲咬牙切齿地说:"是谁别想再活了?"......
    林冲杀死陆谦等,报了仇雪了恨,冒着漫天大雪投奔梁山去了。


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