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目录

罚来罚去


  鸡毛鸭逛大街。走得热了,就买了一根冰棒。撕下冰棒纸,刚要找个垃圾箱丢进去,忽然刮来一阵风,把冰棒纸吹跑了。 鸡毛鸭赶紧去追那张冰棒纸。冰棒纸被风吹着,朝前飞呀飞,飞过了三条马路。鸡毛鸭就追过三条马路。好不容易风停了,那张冰棒纸落到地上。鸡毛鸭才刚要弯腰去捡,冰棒纸被一双大脚踩住了。 "对不起",鸡毛鸭打招呼:"请把这双脚抬一抬。" 但大脚没动,那人对鸡毛鸭说:"这张纸是你扔掉的吗?" 鸡毛鸭说:"是被风吹走的,我正要--"

  "不用多说了,"那人摆摆手,"乱扔纸屑是要罚钱的。" 鸡毛鸭急了,"我没乱扔!真的是风吹的呀。" "有谁证明?" 这可难了,找谁证明?鸡毛鸭想,只好 自认倒霉了,谁叫自己没把冰棒纸抓牢呢?他向那人说:"您是管罚钱的吗?" "是的。" "可是我没有钱了,我的钱全买了冰棒,我就把冰棒给您吧!我还没来得及吃它一口呢。"仅管一口都没吃,这冰棒已经化去一半了。 那长着大脚的人不想要冰棒,他说:"没钱,就罚你身上的鸡毛吧。" "罚几根?" "不必多,就拔三根下来吧。" "可是我的鸡毛本来就不多。"鸡毛鸭嘟囔着,不太情愿的拔下三根鸡毛,交给那大脚。

  大脚把鸡毛放进口袋,走开了。 鸡毛鸭很想知道他的鸡毛被拿来去做什么用途;他也想看看,大脚还会罚到什么东西,也许马该交出马鬃,牛该交出牛角。鸡毛鸭就悄悄跟在大脚后面。

  才走了十几步,只听见大脚很响的咳嗽一声,紧接着,一口痰从他的喉咙里面发射出 来-- 这口痰还没落地,立刻有个头很大的人窜过来,一把揪住大脚。"好,我总算等到一个随地吐痰的啦!不用多说,罚钱吧。" 没想到罚别人的人也被别人罚了,鸡毛鸭觉得很有趣。 但大脚也拿不出钱来,他对大头说:"我只有准备给儿子做飞镖的三根鸡毛,你拿去吧。"

  三根鸡毛被大头插在帽子上。 大头走了。可是大脚却悄悄跟在大头后面,就跟鸡毛鸭悄悄跟在大脚后面一样。

  又走了十几步,大头把手伸进口袋里掏东西。他掏出一个打火机和一根香烟。 大头刚把香烟点着,吸了一口,大脚飞快的赶上去。"哈,这回你可被我抓到啦。吸烟会熏坏别人,也是要受罚的。"说着大脚就把大头帽子上的三根鸡毛摘下来。 这时鸡毛鸭赶到了,他从大脚手上夺回鸡毛,说;"自己也在干坏事,怎么还好意思罚别人?" 大脚和大头目瞪口呆的看着鸡毛鸭把这三根鸡毛插回到屁股上,摇摇摆摆的走掉了。


回目录